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70.
孙辉,男,1970年出生宁夏石嘴山市,遇难时19岁,生前为北京大学化学系88级4班学生;89年6月4日8时左右于北京复兴门附近遇难;现骨灰存放于石嘴山家中。 1989年6月4日8时左右,孙辉骑自行车去寻找4日凌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而未归的班长和几位同学,当他行至复兴门附近时中弹,子弹从左腋窝穿过心脏由右腋窝射出,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倒在大街上。当时孙辉穿有印着“北京大学”字样的背心,字迹清晰鲜明。(事后他的一位老师说,如当天不穿此衣,也许会躲过这埸灾难)当时民众把尸体送到北京市儿童医院,医院根据孙辉的衣着及学生证打电话通知了北京大学,并把遗体送回到北大。当时北大学生情绪激奋,要求抬尸游行,...
“我们自己的子弟”里最后轮到习近平,他虽并非薄二哥骂的“刘阿斗”,却是一个心理上戟伤颇重的主儿,落了心病的人当皇帝,实非民族之幸。一幅张牙舞爪的国际牛二嘴脸,令海内外皆倒吸一口凉气,人们惊觉这就是当年的“重庆模式”,一个没有薄熙来的“红二代”政权,也是中共试图锁死中国的未来模式。
香港司法当局,不顾民意反对,起诉了十几位雨伞革命领袖,史称双学三子的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锒铛入狱,成为香港近代历史以来,第一批政治犯。如果他们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将是挪威的无上荣耀。我也真的看见了殉道者刘晓波的灵魂在这叁个年轻人身上复活,他们是我们的未来。
“六四”已经过去20年了。20年前,中华大地掀起了一场由学生、工人、知识分子和普通市民参与的声势浩大的“反腐败,要民主”运动。尽管中共高层内部曾对如何处理这场运动产生过分歧,但最终还是决定动用军队来镇压自己的人民。 20年来,当局对言论的强行控制已经导致了年轻一代对1989年春天所发生的事件一无所知。就连国际社会的领袖们现在都在敦促中国民众要“向前看”,忘记那些正是因为对昨天镇压的姑息而导致今天正在发生的侵犯人权的事实。 在这期《中国人权论坛》中,我们要呈现给您的是那些他们的人生因“六四”而永远改变的人们的故事,反映出呼唤正义、疗治历史伤痛的挑战依然未尽。文章的作者虽来自各行各业,...
谭作人,四川成都人,著名的环保维权人士和网络作家。因调查搜集四川地震中死于“豆腐渣”校舍的死难儿童名单,并在网上发表《 公民独立调查报告 》而闻名,亦因此触怒四川当局,而民众则称他是“四川好人”。
我们,8964参与者、亲历者、见证者、幸存者和国际支持者,在自由世界首都庄严集会,共同发表《中国8964三十周年纪念华盛顿宣言》。参与8964,是我们人生莫大的幸运和至高的荣耀。今天,我们以手抚膺,指天临地,道出我们郁积30年的心声。
2005年,赵紫阳终于获得了自由。但这个自由,是死亡赋予他的。而他曾任总书记的那个党,他曾任总理的那个政权,对他实行了终身软禁。这是何等样的──“中国特色的残忍”!这一死,这一坚持人道底线,坚持不让步出山,坚决拒绝检讨,拒绝自贬、自罪、自虐之死,这一不惜失去自身权位和自由而坚守尊严之死,突破了中共的政治传统,升华了赵先生的政治人格。
纪念司徒华先生 [1931年2月28日-2011年1月2日] “平反六四,争取民主,继续努力”, 是司徒华——华叔留给一起奋斗的同伴最后的话。 司徒华一生致力社会运动、为民主呐喊。1952年毕业於香港葛量洪师範学院,随后开始从事教育工作。70年代,他领导非学位教师罢课,成功争取合理薪酬;数年后,为争取中文的法定语文地位,发起第一次中文运动。80年代初,组织「纪念九一八民众大会」,领导香港教育界抗议日本篡改侵华史实。1985年获中央政府委任,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1989年“六四”镇压后,司徒华与李柱铭一同退出草委会,组织成立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