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48.
支持“六·四”学生民主运动中的普通市民、工人、职员、农民、甚至还有像我这样的民警,他们并不是“暴徒”,相反是名副其实的抗暴者。这是一份记忆,是一份良知,是一份对正义的追求,也是一份对残暴中共政权的客观记录。真理是需要不断重申的:忘却他们无异于泯灭良知,帮助他们就是在救赎自己。
“六四”抗暴英雄张燕生身患重度糖尿病,正等待去北大医院治疗。张燕生无业,自费买医疗保险。在此,我呼吁大家伸出援手,为张燕生的下一步治疗筹些费用,让30年前的抗暴英雄得到一些温暖。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六四已经成为尘封的记忆。而“天安门母亲”却从来没有停止抗争。她们要求中国政府平反六四,但是她们的声音如此微弱,多年来,他们的遗孀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和经济压力,独自把孩子养大。希望“能为三十年前在北京殉难的那些年轻的理想主义者点上一枝蜡烛,也为他们的亲人送去一份慰藉。”
之前中共不是邓小平一个人说话算数的。在“六四”以后确实是邓小平说了算,标志是陈云的一句话:我们这个党是以邓小平同志为头子的中国共产党。因为一开枪,共产党在老百姓心中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为了保全这个党,陈云承认邓小平这个头子。
我们,8964参与者、亲历者、见证者、幸存者和国际支持者,在自由世界首都庄严集会,共同发表《中国8964三十周年纪念华盛顿宣言》。参与8964,是我们人生莫大的幸运和至高的荣耀。今天,我们以手抚膺,指天临地,道出我们郁积30年的心声。
长期以来,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民主与科学已成为五四精神的代名词,但是深入历史细节和后世学者的研究,不难发现,五四的精神内涵是“个人主义”。与其说五四倡导民主,实不如说,五四倡导“自由”——“个人自由”意义上的“自由”——更准确。
中国人权 声明 中国人权 批评法国总统希拉克为取消欧盟对中国的武器禁运而对“6.4”发表的不当言论。 中国人权 对法国总统2004年10月7日有关对“6.4”的评论表示极大的关注。法国总统在要求欧盟立刻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时说,当时欧盟做决定的背景是1989年的天安门屠杀,但是那个事件已经是“另外的时代”的事了。希拉克总统还说,北京和巴黎已经“建立了一种典型的全球战略夥伴关系。” 希拉克的评论完全忽视了中国政府在国际法上的责任。中国政府已经签署并担保要通过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规定了人民的和平集会权,然而中国政府在1989年6月用武力残酷地镇压了人民的和平集会。...
曾经参加过八九民运的劳工维权人士 刘少明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今日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检方的指控完全是根据刘少明在网上和微信上发表的文章和言论作出的。庭审结束时,未作宣判。 曾是工人的刘少明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积极参加者,近年来积极投身于劳工维权和声援被捕维权人士的活动。2015年5月29日,他的文章《我到北京声援并参与“六四”民主运动经历》在海外网站上发表4天后被带走;该文记述了从1989年5月26日到6月4日期间他在天安门广场上的经历和所见所闻。 据吴魁明律师(刘少明的辩护律师之一)说,检方作为 起诉 证据的是刘少明撰写、发布的六篇文章(其中两篇是关于“六四”...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