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66.
王丹 在过去20年中,“六四”镇压对中国社会有什么持续影响?1989年学生民运领袖王丹认为,“六四”镇压宣告了一个政治恐怖时期的到来,它令中国人民躲避政治,因而使中国领导人得以在没有进行政治改革的情况下继续其经济改革。结果,贪腐猖獗——引发“八九”民运的一个主要原因— — 在2 0 年后继续侵蚀中国社会,并且威胁其稳定。虽然如此,但王丹对中国的未来还是持乐观的看法,他相信未来的中国将会是一个建立在繁荣、稳定、自由和社会公正上的、在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一员。 1989年发生的“六四事件”至今已经过去2 0 年了。虽然当今国内民众中有些人因害怕遭受政治迫害而不敢提及,或者已经将其淡忘,但是,...
1989年那场民主运动轰轰烈烈的场面和血腥屠杀的场面,是中老年以上的那几代人难以忘却的记忆。和平演变,当然是我们的最高理想。但是没有暴力斗争的严重后果作对照,人家凭什么让你把他们的特权演变掉呢?没有以命相搏的决心,流氓暴徒们会向人民让步吗?和平演变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没有不付出代价的和平演变。
Simplified Chinese (193.59 KB)
Traditional Chinese (288.48 KB)
颁布机构: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香港的例子表明,极权之下不可能存在真正自由的政治特区。但香港不是悲剧,而是希望。他们说,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他们说,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香港人已经展示了震撼人心的勇气和力量,他们仍在抗争,他们仍将持续战斗。
中国人权 从6月2日开始启动一个播客系列节目,内容是对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参与者的采访。这套播客节目是声音文件,可从 中国人权 网站下载,包括首次公之於众的对1989年“六四”天安门镇压事件的回忆,以及对民主运动和劳工运动在中国所面对的一系列挑战中所扮演角色的探讨。 1989年“六四”的暴力镇压已过去17年了,中国政府至今未对民间的一系列要求作出任何回应,这些要求包括进行全面调查,追究官方的责任,对受害者及其家属进行赔偿,及为“六四”正名等。由於中国政府进行不实宣传并控制资讯, 中国人权 启动“六四”播客系列正是为了保留对那段历史的纪录,并支持为促进中国的民主和更大开放所作出的努力。...
在“六四”事件19周年即将来临之际,“ 天安门母亲 ”现公布两份关於1989年“六四”镇压事件中罹难者的死亡地点、死亡医院以及分布情况的示意地图。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中国当局在5月12日的四川地震后努力展现对人类生命的尊重和关切。 中国人权 呼吁中国政府采取早就应该采取的措施对‘六四’死难者及其家属给予补偿,展示对受难者生命的同样尊重。”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表示,列入这两张图示中的死难者是19年来他们寻访记录下来的,总数为188人,其中学生71人,但绝不是死难者的全部。丁子霖说,在他们的名单中,仍有13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少数死难者死亡地点和医院均不明,...
在目前的世界格局中,中共始终把国际法规视为无物,而建立在民主和法治的体制框架基础之上的国际法规对中共的作为则似乎难以有效约束。大多数发达国家对中共都采取首鼠两端的立场,心中有不满,但不敢得罪,生怕失去商机。如果所有发达国家都如此,那中共就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们要在今天这个日子里,格外追忆为争取基本普世权利而走上街头的成千上万的和平示威者所展示的勇气和决心。我永远不会忘记在办公室打开电视机看到一位男子完全凭良知的力量只身拦挡一列队坦克的情景。那天,我正在马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同2000名学生在一起。我对他们说,那里所发生的绝不仅是一个周末的事件,而是一个时代的事件,一个终身难忘的事件。它要求人们给予道义和政治反响。 对所有争取自由的人而言,天安门广场迄今牵动良知。因此,美国和国际社会纪念数百位悲惨丧生的人,以及那些不畏强暴在中国各地参加示威的人所付出的沉重代价,其中包括他们的家人,包括天安门母亲(Tiananmen母亲)...
2019年元月12日,在京部分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新春聚会。2018年,群体成员有五位因病去世,迄今共有55位难属离世,但其他难属表示不会退缩,将坚持“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继续走下去,永远不会放弃!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