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48.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近三十年来,天安门母亲群体一直是中国人民的良知,也是抗拒当局强制性失忆措施的最有代表性的象征。”多年来,中国人权一直支持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正义抗争,发表和翻译他们的声明、公开信和各种相关材料,使他们能够进入英语世界,扩大国际社会对他们诉求的认识,支持声援他们的合法要求。明年将是1989年民主运动三十周年。在此之际,中国人权促请国际社会坚持原则性立场,反对中国政府对真相、历史和人权的强暴,包括再次呼吁当局必须对“六四”镇压行为负责。
这些伤员大部分是小腿中弹的,小部分是大腿中弹的,后来的统计共有十八个伤员,经过X光照片发现大部分是粉碎性骨折,而且三分之二是开花弹,子弹碎片实在太多了,几十上百片,根本无法取出,只好进行清创处理。
“六四”惨案虽然已成为历史,带来的灾难并没有终结,伤口也难以愈合。 ——天安门母亲致习近平的 公开信 ,2018年6月1日 1989年,中国政府对全国的民主运动实施了血腥镇压,在北京杀害了成百上千的手无寸铁的平民,其他城市的抗议活动也遭到严厉打击。中国政府不仅一直卑鄙地否认屠杀的事实,而且声称把抗议活动说成民主运动是“歪曲事实真相”,将其定性为“政治动乱”,并坚称在当时采取及时果断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确的。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国内采取各种强迫遗忘措施,以抹去人们对“六四”的记忆:当局从来没有对镇压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学生、教师、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为承担责任;...
六四血腥镇压已经过去30年,许多往事已经淡忘了,但6月4日当天亲历的两个杀人场面却一直刻骨铭心,挥之不去。现在把它写出来,以纪念六四国殇日——中国现代史上那个令人心悸的日子。
这几日是“49年以后仅有的、短暂的新闻自由的盛大节日”,与之前新闻界发起对话有直接关系。他说,“政治领导人做了姿态,各个媒体从业人员也通过这个信号抓到机会,加以充分利用。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突破。”
2017年7月2日,居住在广州的江西维权人士刘少明被广州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3年。 刘少明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积极参加者,近年来除参与公民围观外,还关注珠三角劳工事务,帮助工人维权。2015年5月29日晚,刘少明从广州的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带走,两周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2016年4月15日其案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未作宣判。 刘少明的刑事判决书(影印件,共 9 页)
四川异议人士符海陆被控“寻衅滋事罪”案开庭前一天,其妻刘天艳发表文章说,符海陆被捕已1037天,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见不到丈夫,孩子见不到父亲,母亲见不到儿子。20多公里的距离,他们总是抱着希望去,带着失望归。他们和律师一次次地向法院、检察院、监察委员会投诉、抗议,等来的却是他们聘请的律师“被解聘”。 符海陆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长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陆因在网上公开自制海报“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以纪念1989年六四镇压事件27周年,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诉。...
我最想实现的愿望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面。先人有说:“苛政猛于虎”,任何一种苛政都会害人。“驯兽”是一种行业,是一种新兴行业。我坐牢就当是在休息,即使被他们杀害,我也觉得比起“六四”的死难者而言,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该做的做了,该说的也说了。
自从1989年的学生运动被镇压之后,当局一直把青年世代当作是潜在的威胁,试图通过各种控制和影响,让青年世代成为当局的支持者。但是,青年世代本身具有的一些特点,包括叛逆性,好奇心和自然生发的正义感,这些都不是洗脑可以完全消除的。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青年世代对当今的社会现实有强烈的不满。
孙辉,男,1970年出生宁夏石嘴山市,遇难时19岁,生前为北京大学化学系88级4班学生;89年6月4日8时左右于北京复兴门附近遇难;现骨灰存放于石嘴山家中。 1989年6月4日8时左右,孙辉骑自行车去寻找4日凌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而未归的班长和几位同学,当他行至复兴门附近时中弹,子弹从左腋窝穿过心脏由右腋窝射出,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倒在大街上。当时孙辉穿有印着“北京大学”字样的背心,字迹清晰鲜明。(事后他的一位老师说,如当天不穿此衣,也许会躲过这埸灾难)当时民众把尸体送到北京市儿童医院,医院根据孙辉的衣着及学生证打电话通知了北京大学,并把遗体送回到北大。当时北大学生情绪激奋,要求抬尸游行,...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