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64.
四川异议人士符海陆被控“寻衅滋事罪”案开庭前一天,其妻刘天艳发表文章说,符海陆被捕已1037天,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见不到丈夫,孩子见不到父亲,母亲见不到儿子。20多公里的距离,他们总是抱着希望去,带着失望归。他们和律师一次次地向法院、检察院、监察委员会投诉、抗议,等来的却是他们聘请的律师“被解聘”。 符海陆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长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陆因在网上公开自制海报“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以纪念1989年六四镇压事件27周年,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诉。...
自从1989年的学生运动被镇压之后,当局一直把青年世代当作是潜在的威胁,试图通过各种控制和影响,让青年世代成为当局的支持者。但是,青年世代本身具有的一些特点,包括叛逆性,好奇心和自然生发的正义感,这些都不是洗脑可以完全消除的。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青年世代对当今的社会现实有强烈的不满。
孙辉,男,1970年出生宁夏石嘴山市,遇难时19岁,生前为北京大学化学系88级4班学生;89年6月4日8时左右于北京复兴门附近遇难;现骨灰存放于石嘴山家中。 1989年6月4日8时左右,孙辉骑自行车去寻找4日凌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而未归的班长和几位同学,当他行至复兴门附近时中弹,子弹从左腋窝穿过心脏由右腋窝射出,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倒在大街上。当时孙辉穿有印着“北京大学”字样的背心,字迹清晰鲜明。(事后他的一位老师说,如当天不穿此衣,也许会躲过这埸灾难)当时民众把尸体送到北京市儿童医院,医院根据孙辉的衣着及学生证打电话通知了北京大学,并把遗体送回到北大。当时北大学生情绪激奋,要求抬尸游行,...
40年前的1978年,是中国发生大变革的一年。在这一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魏京生提出「第五个现代化」,就是「政治现代化」。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有人还要想当皇帝,中国就不能走出王朝循环,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没有光辉灿烂的明天。
这是一场持久战。我对政权不抱希望,但是对香港民众怀有希望。我相信,当100万甚至三分之一的香港市民加入这场抗争,政府就无法视而不见。我们正在期待一个奇迹,将不可能变为可能。民众这次更多是自发行动,靠自己显示出民众的力量。香港人变得更为投入,愿意做出更多牺牲,我们民众的声音开始让政权感到惧怕。
一名在1989年“六四”镇压中被戒严部队开枪致残的无辜路人,17年来不仅未获政府的任何抚恤和照顾,最近更因参与一项维权绝食活动,遭当局黑社会式非法绑架,继而被地方政府切断所有生活来源,使其一家生活处於危机之中。 中国人权 从国内知情人士处获知,“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因声援高智晟律师的维权绝食活动,於2月15日晚被不明身份的人绑架,在失踪42天后的3月28日获释回家。据知情人士说,齐志勇是与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同一天获释的。但是,获释回家并不意味着苦难的终结,当局继续对齐志勇一家进行迫害。 知情人士告诉 中国人权 ,齐志勇获释回家当天,妻子路士英就告诉他,由於齐志勇参与绝食活动的“原因”,...
六四血腥镇压已经过去30年,许多往事已经淡忘了,但6月4日当天亲历的两个杀人场面却一直刻骨铭心,挥之不去。现在把它写出来,以纪念六四国殇日——中国现代史上那个令人心悸的日子。
这几日是“49年以后仅有的、短暂的新闻自由的盛大节日”,与之前新闻界发起对话有直接关系。他说,“政治领导人做了姿态,各个媒体从业人员也通过这个信号抓到机会,加以充分利用。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突破。”
1954年5月15日 出生于四川成都。 1972年—1975年 到四川省石棉县当下乡知青。 1975年—1978 年就读于四川医学院。 1978年—1989年 就职于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任外科医生。 1989年 因参加成都和北京的八九民主运动,被四川省政府通报批评。 1998年—1999年6月5日 与他人共同组建西部第一个民间环保组织——四川省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简称“绿色江河”),并发起“立碑长江源,救助母亲河”的倡议,引发了全国性的“长江热”和环保高潮。 2000年 因政府已经采纳的成都天府广场贝氏方案(由设计大师贝聿铭的两个儿子主持设计)会毁坏文化历史名城而发起抵制活动。所提“...
杨雨先生制作的纪录片《1989的女孩》终于杀青了。这个以三个“八九”二代女孩陈桥、杨倩怡、王芷怡在美学习生活为主线的纪录片,其实内含着太多的人生传奇和波澜壮阔。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