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70.
每到“世界人权日”,我的心情都因制度环境的恶劣而沮丧,我的故土仍然被肆意践踏人权的独裁政权所统治,在国际人权组织公布的年度世界各国人权状况的排名中,中国总是排入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行列,常常与朝鲜、缅甸等国为伍。但愿“世界人权日”早日成为历史!
和一般人常听到的争议与吵闹不同,所谓「遗忘六四」,不关心六四,以至反对「平反六四」的,不是年轻人;年纪愈大愈有「爱国情结」,就愈多人在是非黑白的判断上倾向中共;这些人盲目对中国乐观,包括连人权也乐观,因此要去说服的,并不是本土派、港独支持者,抑或年轻人,而是那些选择遗忘,选择亲共的老年人。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27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第七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习近平当上最高领导人之后,中国政府的极权主义变本加厉,中国走向了与零八宪章背道而驰的方向。宪章是否就是浪费时间?问题很尖锐,但我的回答是否定的。宪章运动是被压制下去了,但宪章的理念并没有死去。政府方面殚精竭虑在全国范围耗时耗钱地压制任何类似宪章理念的长期努力,就是民主价值观对统治阶层形成威胁的明证。
自1989年以来,斯诺夫人不仅明确表示站在中国人民的一边,而且坚持对中共的暴行进行批评,并坚定地支持6.4屠杀的受难者及活动人士。2000年6月,斯诺夫人从瑞士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屠杀11周年的烛光纪念晚会。“六四屠杀让我醒悟。”她谈到自己的变化。虽然她去世了,但她的精神和良知将激励我们所有的人。

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5月11日

“六四”25周年前夕,中国人权日前推出一项呼吁活动:“纪念‘六四’25周年:抵制强迫失忆,建设公正的未来”。

自 1989 年中国政府镇压民主运动、制造了举世震惊的“六四”惨案以来,中国人权一直对受难者个人和团体——特别是“天安门母亲”群体——提供支持,进行呼吁声援。“天安门母亲”由“六四”难属和幸存者组成,多年来坚持不懈地要求中国当局对暴力镇压手无寸铁的民众追究罪责。

这项纪念活动,是建立在中国人权已有的与“六四”有关的内容和活动的基础上,包括新闻稿、译文、多媒体产品以及参与的纪念活动等。

这个活动主要是推出《天安门母亲纪念“六四”25周年专辑》。“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从2013年10月开始去全国各地探访同命运的难属,“专辑”记述了他们的探访经历和难属讲述死难者惨遭横祸和其它回忆文章。

去年,在举行纪念“六四”24周年之后,“天安门母亲”难属问自己:

三十年转眼过去,但对于香港人,中共当年以军队血腥铲平一场民主运动确是忘也忘不了。历史过去了却并未成空,悲壮的民运已走出1989年的历史原点。三十年来,香港人不但从不间断为六四努力不懈守住真相,更活出那年那月那地那些热爱自由民主者的诚心挚意。
40年前的1978年,是中国发生大变革的一年。在这一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魏京生提出「第五个现代化」,就是「政治现代化」。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有人还要想当皇帝,中国就不能走出王朝循环,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没有光辉灿烂的明天。
长期以来,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民主与科学已成为五四精神的代名词,但是深入历史细节和后世学者的研究,不难发现,五四的精神内涵是“个人主义”。与其说五四倡导民主,实不如说,五四倡导“自由”——“个人自由”意义上的“自由”——更准确。
今年是89年“六四”屠城惨案三十周年。这对我们难属群体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年。三十年了,我们期望来自于政府有诚意的就屠城惨案的道歉,至今未果。“六四”惨案是我们每个人心中永远的伤痕。我想,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六四”惨案终将会在中国得到公道、公平正义的那一天。

页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