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70.
( 十一 )( 十二 )( 十四 ) 1989年6月5日中午,我躺在床上,先是几位校医突然进屋来给我注射针剂,几乎是同时,来人把我丈夫蒋叫了出去。见此情景,我心里已明白了八九分。过了一会儿,蒋回屋来对我说:“我们的儿子已经不在了。” 听到丈夫亲口告诉这个噩耗,连日来那不祥的预感得到了证实,我所有的期盼和幻想霎时间化为乌有。此时此刻的我反倒十分镇静,也未昏厥,只是头脑里一片空白,丧失了思维能力——似乎时间停止了,空气也凝固了。我说不出任何话语,只是呆呆地望着周围的人们。“丁子霖,你哭啊,哭啊,哭出来吧!”同事大声喊道。在众人的推拉和呼喊下,我终于哭出了声音;但由于大夫事先给我注射了镇静剂,...
New!
——路漫漫其悠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屈原流放楚地的吟唱,今日在许博士身上活现。他对推进中国民主转型深思熟虑,有通盘筹谋,且身体力行。他参与基层选举、发起教育平权、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等等,都是点滴积累中国变革力量,培植社会现代文明元素。
  • June Fourth Victoria Park 2016
New!
已经连续30年、每年都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六四”烛光悼念集会,今年第一次遭到香港当局的禁止;数十年来,纪念在1989年的民主运动中遭“六四”军事镇压的牺牲者的和平集会每年至少有数万人参加,有些年份参加者多达15万甚至20万人。 “作为在中国唯一能够大规模表达要求对手无寸铁的平民死亡问责和可以公开举行纪念活动的地方,香港一直是抵制专制党国的强制失忆和审查制度的希望之塔。”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禁令的发出之际正值香港的自治日益遭到严重打击,以及本应受香港法律和国际法保护的香港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受到破坏之时。” 6月1日,香港警方拒绝批准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悼念活动的申请,称集会“...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惨案31周年。我们不会忘记31年前的惨案。和平时期,中国政府出动标榜为“人民子弟兵”的国家军事力量,动用坦克、装甲车在十里长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门广场的路上,军队无视站在马路边上的人群随意开枪,甚至当学生撤出天安门广场在西单六部口,军队先喷射含有抑制人神经作用的毒瓦斯让人们失去意识并出动坦克碾压人群。这样惨无人道的血腥场面举世罕见,绝无仅有! 1989年的学生运动从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镇压,学生们始终保持着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与政府对话。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学生外,...
New!
——香港“回归”23年的历程,就是一步一步失去自由的沦陷过程。香港《国安法》一出,港人将被迫失去他们原来的生活方式。特写此文,祭奠行将消失的自由香港,提醒中国人永远记住英治香港承接大陆苦难的善举。
New!
——香港抗议六四屠杀的象征符号曾是华叔,三十年后集权制度终于沦陷香港,民间“揽抄”抗议很悲壮。今天黎智英誓言“牺牲”绝不撤离,不会像李嘉诚那样选择逃离,而是与香港共存亡,这将重塑香港抗议领袖的新一代符号。
New!
——有一批人始终怀揣八九信念,31年来痴痴以求,竟致大部分时间陷身牢狱。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运动传承在这片土地的灵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实的守墓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八九守灵人。谨向陈西、刘贤斌等八九守灵人致以崇高敬礼!
张忠顺,独立思想者,人权捍卫者,山东省烟台大学前教师。参加过1989年学生爱国民主运动,一直关注中国大陆的民主化进程。2001年毕业于复旦大学-香港大学IMBA。2001年开始任教于烟台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次年被聘为讲师。 2007年上半年,他在给烟台大学文经学院04、05级学生上《公共伦理学》的课堂上利用教室多媒体设备登陆境外网站,引用“重庆钉子户”事件的海外报道和1989年六四事件的视频作为教学材料,试图对中国大陆当下的伦理现状给出合理解释和深度探讨。 2007年暑假,他的学生将讲课内容告诉家长,家长告知山东省有关部门,有关部门责成烟台当地公安机关查处。2007年8月24日,...
中国人权编者按:本文为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陈建刚所作的他与身居湖南的维权人士谢文飞的越洋长谈记录。谢文飞从2013年至2014年,在全国8个省20多个城市参与了各种旨在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捍卫人权的活动,也因此,他数次被刑事拘留,其中第三次刑事拘留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半。他第四次被刑事拘留是今年4月30日,至今仍未获释;本文记录的长谈是在4月初。在谈话中,谢文飞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热爱共产党,甚至写过获奖长诗《党啊,你是我心中永恒的太阳》的被洗脑青年,在通过网络接触到真相后不断进行认真思考,从而转变成为追求言论自由、致力于为实现民主宪政的中国而抗争的人权捍卫者的经历。
2019年又有三位“六四”难属和一位伤残者因病去世,迄今为止共有59位难属和伤残者离世。看着这些被无辜打死的年轻生命,看着这几位为寻求正义和为亲人讨回公道而坚守三十年,耗尽生命、抱憾离世的老人们,敢问中国执政党和中国政府,对于1989年在首都北京发生的“六四”惨案还要沉默多久?!这一以政府行为,动用军队,蔑视生命,滥杀无辜,严重践踏人权的罪行什么时候才能依法昭示于天下?!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