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70.
在“六四”事件19周年即将来临之际,“ 天安门母亲 ”现公布两份关於1989年“六四”镇压事件中罹难者的死亡地点、死亡医院以及分布情况的示意地图。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中国当局在5月12日的四川地震后努力展现对人类生命的尊重和关切。 中国人权 呼吁中国政府采取早就应该采取的措施对‘六四’死难者及其家属给予补偿,展示对受难者生命的同样尊重。”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表示,列入这两张图示中的死难者是19年来他们寻访记录下来的,总数为188人,其中学生71人,但绝不是死难者的全部。丁子霖说,在他们的名单中,仍有13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少数死难者死亡地点和医院均不明,...
由1989年“六四”镇压的受害者家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在今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召开时发表一份声明,强调信息对影响大众看法的重要性,指出官方媒体歪曲“六四事件”真相,当局并将相关词语列为互联网的敏感词将其过滤掉,已使谎言逐渐变成了“事实”。她们敦促政府当局结束这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做法,在互联网和媒体中打破“六四”禁区,使历史真相大白於天下。“天安门母亲”群体委托 中国人权 发表这一声明的英译本。该声明的中文原文如下:
[English / 中文]
2019年12月28日,“天安门母亲群体”在京部分难属提前举行了2020年新春聚会活动。难属们回顾了2019年纪念“六四”惨案三十周年的活动情况,还特别提到尤维洁自提供家庭地址后几年来唯一一次收到香港市民给难属寄来圣诞卡之事。难属们表示,虽然随着岁月流逝,他们正在逐渐老去,但是信念不会改变,将继续坚守“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不会退缩。
中国一年一度的人大、政协“两会”召开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表公开信,要求解冻一笔被中国政府冻结了8年的“六四”人道捐款。 中国人权 受丁子霖等126位“六四”受难者和受难者亲属委托,於北京时间2月28日发布〈“天安门母亲”致十届四次全国人大暨全国政协的公开信〉(全文见附件)。在公开信中,“天安门母亲”要求“两会”代表敦促政府有关部门,立即无条件解冻8年前被北京国安局冻结的一笔“六四”人道捐款,并将其归还“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 公开信认为,冻结这笔捐款“完全非法,极不人道”。1998年10月,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以“侦查工作需要”为由,通知中国银行冻结了这笔为数11,620德国马克的“六四...
中国人权 强烈谴责中国政府封杀仅开通了数小时的 “天安门母亲网站” 。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指出:“当局在‘六四’19周年前夕采取这一封杀举动,凸显了中国政府继续坚持其一贯的强硬政策,拒绝‘天安门母亲’群体为寻求正义的努力,包括提出的政府同受难者及其家属直接进行对话等理性要求。”谭竞嫦强调:“如果当局对19年前的历史真相仍要加以掩盖,那么国际社会又怎能相信中国政府发布的包括四川地震在内的任何信息以及就国际人权和奥运作出的任何承诺呢?” “天安门母亲”是由“六四”受难者家属组成的群体。1989年6月3日到4日,中国军队对当年的民主运动进行了暴力镇压。“天安门母亲”群体每年致函中国领导人、...
荔蕻失去自由一百天了,说起来,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荔蕻不仅是身陷看守所,而且已经被正式批捕了,罪名以当初的“寻衅滋事”改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几个月来,友人不断失踪,我也自顾不暇,对于荔蕻的处境,却没有写下一篇文章,这件事,怎么也说不过去。 午夜时分,我常常想到失去自由的朋友,而荔蕻,是其中对我来说最为亲近的女性姐妹。她比我小两岁,年近五十六了;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需要钢板保护;而且她还高度近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左眼600度、右眼675度,摘了眼镜就跟瞎子一样”——但在看守所,护腰不能带进去,眼镜也必须摘下;亲爱的荔蕻,如何应付周遭模模糊糊的世界?...
艾米·加兹登 前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特别顾问,详细讲述了中美官方法律改革交流计划的由来以及过去10馀年来这一交流所发生的变化。 中国人权翻译 1997年至1998年的美中峰会:从人权到法治? 1997年美中峰会结束时,克林顿总统和江泽民主席在联合记者会上引以为傲地宣布两国将通过新的方式就双方共同关心的议题进行合作。之后,美方官员竭尽全力强调了这次峰会的历史重要性。8年前,美中元首级会晤因天安门镇压而中止。1992年,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克林顿曾严厉批评老布什总统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对中共政权实行的绥靖政策,他在当选总统几个星期前还发表了著名的“北京屠夫”的声明。但是,...
2016年1月29日上午9点半,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对维权人士唐荆陵、袁朝阳、王清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作出宣判,他们分别被判刑五年、三年半和两年半。唐荆陵及其辩护律师认为,唐荆陵宣扬“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行动不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言行未超越《宪法》规定的权利范畴;没有相关证据可以指证唐荆陵等人使用了造谣、诽谤或其他形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三人的律师均为他们做了无罪辩护。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穗中法刑一初字第167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唐荆陵,男,1971年10月28日出生,...
2011年11月,当中国税务当局以“偷税漏税”为由处罚艺术家兼活跃人士艾未未时,许多中国人认为这一指控是赤裸裸地企图封住他的口——近年来,艾未未作为社会和政治批评人士,带头做了许多事情,广受欢迎。 因此,毫不令人惊讶的是,全国各地每天都有中国人站出来为艾未未辩护,捐钱给他,用以偿付政府对其公司征收的巨额罚款。 艾未未是在2008年四川地震后越过从艺术到政治这条线的。当时数千儿童因所在校舍倒塌而丧命,显然是因为劣质的、被称为 “豆腐渣”的建筑。虽然政府对此置之不理,警方拒绝公布受害者人数和姓名,但是艾未未派出志愿者,挨家挨户搜集了一份名单。后来,他在自己的推特上列出了5,196个罹难儿童的名字...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