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64.
2011年11月,当中国税务当局以“偷税漏税”为由处罚艺术家兼活跃人士艾未未时,许多中国人认为这一指控是赤裸裸地企图封住他的口——近年来,艾未未作为社会和政治批评人士,带头做了许多事情,广受欢迎。 因此,毫不令人惊讶的是,全国各地每天都有中国人站出来为艾未未辩护,捐钱给他,用以偿付政府对其公司征收的巨额罚款。 艾未未是在2008年四川地震后越过从艺术到政治这条线的。当时数千儿童因所在校舍倒塌而丧命,显然是因为劣质的、被称为 “豆腐渣”的建筑。虽然政府对此置之不理,警方拒绝公布受害者人数和姓名,但是艾未未派出志愿者,挨家挨户搜集了一份名单。后来,他在自己的推特上列出了5,196个罹难儿童的名字...
近读《开放》四月号(电子版)上转载的陈少文《蛋击天安门毛像经过——八九真英雄湖南三壮士》(以下简称“陈文”)、封从德《我见证的砸毛像事件》(以下简称“封文”)。前者谈的是“三壮士”“毁毛像”的策划与实施经过;后者谈的是身处天安门广场漩涡中心的学运领袖对此事的处理,以及反省。由於它们提供的部分信息解开了笔者心中的一些疑团,有些记述也与笔者的目击不相符,作为八九民运的研究者和这个事件过程的亲历者,笔者想在此谈谈个人的见闻与研究心得。 关於“蛋击毛像”事件的其他记载 根据笔者的搜集,在过去十五年中,在国内官方的出版物中,关於这个事件的记载,有如下一些版本: 其一,是中共北京市委办公厅编纂的《...
对我做历史纪录的人来说,我只觉得必须抓紧时间去做。现在不做,以后就做不成。哪怕10年以后中国民主转型,再想做研究,当事人都不在了。我不管有多久,该做的我必须现在就去做,为历史留下纪录。
  •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全文:英文中文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简称《消除妇女歧视公约》)于1979年由联合国大会通过并以前所未有的进度于两年后正式生效。这一常被称为“女性权利法案”的公约对歧视妇女的行为进行了定义,并对缔约国终止这些歧视的义务制定了主要原则,例如:

早就应该要人看到,期待中共主导的政治体制改革,是不可能的。中共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这有各方面的原因,经济、政治、意识形态原因,国际政治原因。共党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愈来愈多成功的革命是非暴力的,而且非暴力完成的民主转型更容易巩固。所以我们是主张非暴力。
滕彪 一个政权的合法基础是什么?在没有人民的明确认可和政治参与下,它凭什么去统治?单是改进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就能为中国共产党解决其统治正当性的问题吗?其统治又可以维持多久? 维权律师滕彪就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认为《零八宪章》是中国民间社会发出的一个历史性政治文本,其所代表的政治正当性内涵,是当局无法回避的。 一 现存的制度是不是道德的?权力凭什么统治?我为什么服从?这是政治学的一个核心命题,也是作为政治动物的人类不停追问的问题。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就涉及到政治正当性(legitimacy)的概念,在评价身份认同、抗议运动、制度变迁、侵犯人权等现象时往往都离不开这个概念。...
本期《中国人权论坛》探讨了一个重要问题:香港和中国大陆在建设一个开放、民主、尊重人权的共同未来中能发挥什么作用。 香港拥有700万人口,中国大陆的人口是香港的将近200倍。面对这一共同挑战,双方秉承既一脉相传又多有不同的历史、政治和文化遗产。95%的香港人为汉族人,来自大陆,认同自己为中国人。但是,150年的英国统治也产生了西方常见的国际化人口。香港虽然从未民主化,但却是一个实行法治、人民享有其大陆同胞所没有的个人自由和基本权利的社会。总之,因其独特的多层身份,香港是一个思想和理想的自由港口。 1997年当香港回归中国统治的时候,中国政府保证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政策:...
2013年11月中旬,我和郭丽英到中国的中部地区河南、湖北、江西看望生活在那里的“六四”难属。 我们先到郑州看望生活在女儿身边的孙承康、于清夫妇。1989年,他们最小的儿子孙辉在北京遇难。 孙辉,遇难年龄19岁,北京大学化学系88级4班学生。1989年6月4日晨,孙辉骑车寻找被戒严部队冲散的同学,身穿红色的“北大”背心,下穿牛仔裤,于复兴门附近被射杀。 我们从北京坐高铁到郑州,两个多小时就到达。出了火车站,孙承康老伴于清和他们的女儿孙宁早已在站前等候我们的到来,见面时,大家都觉得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非常亲切地拥抱在一起。 路上,只要一提到孙辉,孙宁就禁不住流眼泪,可以看出,...
中国显然吸取了苏联崩溃的教训,把自己的经济体系和西方紧密地捆绑在一起,就像一个蚂蟥一样,不仅仅是停留在牛的表面,而且钻入了牛的血管之中。西方世界每年对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就相当于一头牛在给蚂蟥吸血。川普总统的贸易战不是不应该,而是已经太晚了,只能止血而已。如果要想像苏联那样让中国崩溃,需要一场冷战:冷战2.0。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