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Did you mean
1989
Total results: 357.
长期从事中国民运和人权活动的异议人士秦永敏因“颠覆国家政权罪”服刑12年后於今天从湖北省汉阳监狱刑满获释。1998年12月,在组建被当局禁止的独立政党中国民主党并试图登记该党湖北省党部之后,秦永敏被定罪。获释后,秦永敏仍将被剥夺政治权利3年。 秦永敏说,在他获释离开监狱时,狱警禁止他将其文稿、与家人的通信和1998年判刑时的判决书带走。秦永敏说:“我不答应,跟他们据理力争,他们拚命把东西从我手中抢走。我被他们几个人强行塞进警车,然后带到派出所。”
New!
一国两制,如同把食肉的狼和食草的羊关在一个笼子里,要么狼饿死,要么狼吃羊。除非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发生质的演变,否则这种“狼吃羊”的危机迟早是会到来的。今日香港局势不幸被作者言中了。
用六个字来概述改革开放的实质:卖地、举债、印钱。这是从根本上抛弃了马克思主义,否定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正当性。卖地、举债、印钱,造就了中国的经济的虚假繁荣。中国经济的致命问题是经济效益的低下,许多国有企业的经济效益甚至为负。最终的结果是:寅吃卯粮,债留中国,钱去他乡。
六四,无疑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公共事件,事关无辜者的冤魂和正义的伸张、民族的历史真相和未来前途,中国人和中国政府不可能永远沉默下去,必须对此有一个公开交代,交代来得越早越好。
最重要的是,香港人反对“送中条例”所表达的是对大陆司法制度的不信任,香港官员在修改“送中条例”中的表现,更是让香港人愤怒。从习近平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周强,早已公开反对司法独立,要向“司法独立亮剑”,而李家超公开说大陆的司法独立在世界是表现好的。这不是帮到忙吗?怎能不引起众怒?
梅兆赞 (Jonathan Mirsky),专门从事亚洲事务研究和报道的历史学家和记者,因报道天安门镇压事件获得1990年“年度英国国际记者”称号。他担任伦敦《泰晤士报》东亚编辑直到1998年。 慕亦仁 (Paul Mooney),美国自由撰稿人,自1985年以来一直报道关于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的消息。他曾任职于《新闻周刊》、《远东经济评论》和《南华早报》,自1994年以来一直居住在北京。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阿尔布尔於8月29日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5天的访问。她此次访问的重点是敦促中国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并促使中国根据这项公约的要求,在司法程序上做出改革。中国於1998年便签署了这一公约,但中国人大迄今未对公约审核通过。目前,世界上已有154个国家审核批准了这一公约。阿尔布尔在包括与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内的中方官员会晤中将讨论中国的劳改制度、滥用死刑、酷刑等问题。阿尔布尔在8月30日的亚太人权研讨会上发表了演讲,敦促中国和其它未签约国家批准人权公约,帮助打击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恶化的拐卖妇女和儿童的活动。
无惧判处重刑的镇压威慑,许良英等公民运动领袖顶风致函联合国(全文於后),要求敦促中国政府停止迫害王有才等人, 中国人权 对他们的呼吁全力支持,同时声明中国的人权必须锲而不舍才能确立,并要求美国停止拟议中的中美人权对话,国际社会继续推动联合国批评中国人权不良的议案。 中国政府近日悍然重判民主党发起人王有才、京津党部负责人徐文立、湖北党部成员秦永敏。显然,中国执政当局的目的,是要以重刑制造恐怖,镇慑社会,达到继续政治专制、消除日益高涨的人权民主呼声。然而,他们的盘算落空了,重刑并没有使社会惧怕、沉默。许良英、林牧、蒋培坤、丁子霖,四位在异议人士中享有很高声誉的知识分子,...
艾米·加兹登 前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特别顾问,详细讲述了中美官方法律改革交流计划的由来以及过去10馀年来这一交流所发生的变化。 中国人权翻译 1997年至1998年的美中峰会:从人权到法治? 1997年美中峰会结束时,克林顿总统和江泽民主席在联合记者会上引以为傲地宣布两国将通过新的方式就双方共同关心的议题进行合作。之后,美方官员竭尽全力强调了这次峰会的历史重要性。8年前,美中元首级会晤因天安门镇压而中止。1992年,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克林顿曾严厉批评老布什总统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对中共政权实行的绥靖政策,他在当选总统几个星期前还发表了著名的“北京屠夫”的声明。但是,...
中国人权 声明 中国人权 强烈谴责中国政府无理阻止本组织理事李晓蓉回国为母奔丧,并要求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根据保护人权工作者的国际公约关注此案。 7月13日,李晓蓉的母亲不幸在四川宜宾去世,李晓蓉和先生及两个孩子因此向中国驻华盛顿使馆申请签证回国送丧。负责签证的官员表示李晓蓉一家的签证要向国内请示批准。但是7月17日使馆负责签证的官员拒绝给予李晓蓉一家四口签证,并且拒绝说明不给签证的任何理由。养老送终是中国基本的孝道价值观,李晓蓉为了尽自己身为人子的孝心,竭尽所能向中国方面争取签证,但是始终得不到签证以及为何不给的理由。李晓蓉的亲属也在国内向公安和安全部门代为争取签证,得到的回答是“...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