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598.
New!
——审判案件的法官,他们在过程中明目张胆地去违法,这样的作法实在让人无法接受。这样的情形不只发生在我的案件上。既然中国在讲全面依法治国,那首先他们就不能滥用权力。他们不应该一方面扩大权力,一方面又公开宣称限制公权力。这是很可笑的事情。
New!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在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期间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余文生律师是北京人,却被关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两年多来,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传唤审讯三次。2020年5月,“两会”召开前夕,许艳家再次被警察在其楼下平房上岗。下文为许艳于今年“两会”开始日(5月21日)发出的被骚扰请求关注的信息。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被维稳上岗 余文生律师2.5年生死未卜、久拖不判;...
New!
我们曾经以为中国已经非常黑暗,现在才知道习氏中国更堕落、更黑暗。如今的习氏中国,透支几代人的生存资源,有了几个钱,以为自己可以自绝于西方文明另立规则。在这种狂妄自大中,武汉肺炎的疫情应付及愚蠢狂妄的战狼外交,让世界看清:有了中国因素,全球化难逃黑化命运。
New!
——香港警察以前是非常优秀文明的执法部队,但现在已沦为港共政权镇压机器,面目狰狞,残暴凶狠,形同德国纳粹党卫军。维持了30年的维园万点烛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压,但我们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会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维园,那就让我们在自己身在之处,燃起一枝烛光吧。
New!
——当前中共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已经立在危崖前,林郑政府呼风唤雨的日子也不长了,全为人父母者,都不能对林郑政府的险恶用心袖手旁观,我们要坚决抵制国民教育,拯救我们的孩子,永不退缩,永不放弃!
New!
随着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继续以令人棘手的凶猛之势席卷全球,许多媒体和团体编制了针对新冠病毒起源、轨迹和传播的英文的时间表。 中国人权选择了以下两份中文的时间表,它们汇集了中国政府、新闻界、科学界、社交媒体等发布的资料以及英文报道的资料,从国内受疫情影响的人的角度和读者对象是中国人的角度讲述了大流行病的故事。 其中一个时间表显然地将中国当局对疫情的认识追溯到2019年9月18日。我们认为,与中国政府的官方叙述和时间表相比,这些时间表更能帮助我们加深对中国人民在疫情期间的经历的了解。 武汉疫情时间线 《武汉疫情时间线》是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在多名人士的帮助下所做的。​...
New!
——“六四”三十一周年来临前夕,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发起“六四三十一年”公开信联署行动,呼吁年轻一代继承八九民运对民主价值的追求,同时表示不承认中国政府执政地位,强调人民有选择的权力。
New!
许志永 ,中国公民维权的领军活动人士,公盟创始人之一,“新公民运动”主要创始人和标志性人物,是中国司法史上“三博士建言”事件即“孙志刚事件”中建议全国人大废除《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提议者之一。北京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曾任北京邮电大学文法经济学院讲师,曾当选为北京市海淀区第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 2003年4月25日, 《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大学生孙志刚在广州收容站被殴打致死一案,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舆论矛头直接指向收容遣送制度。 5月14日, 许志永与俞江、滕彪一起就《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违宪审查的公民建议。6月18日国务院通过《...
New!
——国际社会因新冠疫情对中国索赔尽管具有法律上的可能性,但实际操作难度很大,成功的可能性较低。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办法对中国追责、索赔。国际索赔与中国的应对策略和国际社会对病毒源头以及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履职调查相关联。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