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95.
极权国家一面以“秘密”的名义对外封锁一切被它视为“不方便”的真相,一面千方百计地打探每个国民的隐私,不只是为了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而且还想抓住他们的弱点和把柄,将之用做要挟、控制的手段,讹诈他们,把他们变为权力统治的顺从帮凶。
习说的是对的,前后三十年从党与国的关系,是延续的,统一的。被灌输的人,当然拿着灌输的内容,找党说话,可是党是骗人的,不同的场合骗不同的人,用左派语言骗左派,用右派语言骗右派,也就是有凌驾于左右之上的统一性或者权力政治。它有着长期一致的骗人逻辑,驾驭意识形态,而不是被意识形态所驾驭。
每一个人,包括现役或退役军人、包括警察甚至包括握有重权高高在上的官员,都应该思考一个问题:你的权益、尊严的最可靠保障在哪里?深层的醒悟,这才是军人们维权的真正意义所在。
近40年的改革历程证明,中共执政集团早就不是制度的教条主义者,只要有利于政权的生存,增加有效资源,在政治上随时可以调整路线、方向,甚至更换作为执政党同盟的社会基础(社会集团);在经济上更是灵活多变,对市场经济、私有经济、外国资本这些被共产主义教条排斥的事物,采取灵活务实的接纳态度,发展出了一套政府管控与市场经济高度结合的模式。
在红色价值观占支配地位的社会,能够主动自觉地反思历史、告别红色价值观的人群只是少数,而相当多的社会成员却出于种种原因,默认了新旧各种版本的红色价值观。当下在时事认知方面的社会分化,实源于人们的价值观差异,中俄两国皆受制于此。
野靖环、张善根等18名北京公民日前发出要作为独立参选人竞选区县人大代表的联合宣言后,受到居住地警方的特别“关照”:张善根被片警说是“捣乱”;野靖环被片警上门阻止接受日本记者的采访、出门受限制;杨凌云也受到片警的询问…… 下面是其中几名独立参选人讲述的与选举有关的遭遇。 张善根 大家好!我叫张善根。昨天上午9点多我的片警张警官到我家了,来问我选举的事。我说我要争当候选人。他生气地说:你别捣乱了!我一下子就急了:什么叫捣乱?这是宪法给我的权利!我有选举权也有被选举权,我一不反党、二不反政府,只是行使公民最基本的权利,怎么是捣乱?你这样我无法和你谈,你现在就出去,以后别来找我。10点,选民会开始。...
异议人士 于世文 的代理律师马连顺5月1日到看守所会见于世文时得知:为抗议郑州市管城区法院在其案件起诉到法院近15个月中,不问不审不判,却违背法定条件到最高法办理延期三次,于世文已从4月27日开始绝食,目前已很难写字。于世文身患血压高、血质稠、心脏病、抑郁症等疾病,到看守所后又发生过第二次中风,在这种情况下绝食,律师深感担忧。 背景资料: 于世文因组织“六四”公祭活动于2014年7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 ” 正式逮捕 。2015年4月22日于世文接到起诉书,次日于世文 发表狱中感言 ,说因为为六四实质性做出了一点努力而遭到起诉感到很荣幸。 于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运动中,...
由于缺少最起码的自由--首先是言论自由,我们曾经付出无比高昂无比惨重的代价。郑义的中国生态危机报告被封杀十余年这件事则提醒我们,这样高昂惨重的代价我们现在还在付。
无论从价值观的优劣对比还是技术手段来看,习近平基于确保“红色江山不变色”的政治欲望,要把网络自由封杀在国家主权的黑箱里,实在是螳臂挡车,痴人说梦。
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还在继续,作恶者仍逍遥法外而且继续施暴,人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知而不言的沉默、冷漠,仍在成为暴行的共谋!这沉默和冷漠必将被历史所记录,人类也正在为此付出代价。让我们再次发出马丁·路德·金的警告:“我们看到真相却一言不发之时,便是我们走向死亡之日。”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