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96.
尽管习近平为保专制煞费苦心,但“人算不如天算”:当今的中国,已经没有了毛共极权的内外条件,而习近平仍以“返祖”应对政权危机,这等于效法大禹的父亲鲧,以封堵的办法治理洪水,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刘晓波不是“圣人”,而是一个凡人。许多天安门事件的参与者在“六四”後逃出了中国,我也是其中之一,而刘晓波却遭到了监禁,并为六四翻案和零八宪章付出了生命。1993年後,正是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和刘霞,使刘晓波获得重生,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之无愧。
受害者跟着加害者走,一步一步地丧失人性,每次运动都是这样,岂止一个反右……我们既要从政治体制上追究历史的罪责,同时还要从人性的深层拷问民族、群体及个人的责任。
別人的青春岁月有酸甜苦辣、更有活力奔放,而耿格从13岁起的岁月,是以无止尽的羞辱和难堪开展的。
面对我们的抗议集会,中共应该获得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们不可能像在香港、澳门、台湾《红色娘子军》冲上舞台时如入无人之境,不可能像在美洲、欧洲、亚洲等演出时那样得心应手,这一次,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他们遇上了那么多的反对者对中共怒吼“不”!
在习近平治下,中央集权无度、个人集权无度,重大政策性权力操于“领导小组”和领导人之手,中共政体迅速失去了邓、江、胡时期的体制弹性。过度集权之后的习近平别说政治改革,连经济改革只怕也没条件、没机会了。就治绩而言,习近平之治当然没办法与胡温之治比优。
那些“什么社会”“什么社会”,都是自然形成之后,后人给它起的名字。只有“社会主义社会”是共产党在“旧社会”的“废墟”上,按照自己画的图纸建造起来的。可是二十世纪的实践结果证明:这条通往“共产主义天堂”的道路,恰恰是走向地狱的绝路。所以包括社会主义祖国苏联在内,走这条道路的人民都把它抛弃了。
南海仲裁是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所启动的强制性争端解决程序。菲中两国皆为该条约的缔约国,有法律义务执行仲裁裁决。不执行裁决结果,当然违反了国际法。强制仲裁是《公约》的一个创举,允许争端一方单方面起诉另一方。中国目前的做法实际上是破坏了海洋法争端解决机制,或将导致整个海洋法律体系的崩溃。
  •  View of the Victoria Harbour from the Victoria Peak. by MK2010
“关于香港的对话:迈向民主的未来” 中国人权的项目 香港正处于一个重大的历史关头。香港民众正面临着错综复杂的挑战:中国当局不断强力干涉香港事务,正威胁侵蚀着《基本法》和“一国两制”原则以及香港的核心价值和基本自由,并加剧了香港本地人和在港生活的大陆人之间的文化冲突。目前,香港的未来前途正在辩论和抗争之中,而年轻人在设想和塑造这一未来中正在发挥重要作用。 2016 年, 中国人权 启动了“关于香港的对话:迈向民主的未来”项目,旨在促进居住在香港的年轻本地人与大陆人之间的相互交流、理解与尊重。 在我们召集的系列对话过程中,参加对话者探讨了一系列的主题,包括身份认同和社会行动的影响、香港的核心价值...
吴淦在《开庭前声明》中写道:“我将被判有罪,不是因为我真的有罪,而是因为我不肯接受官方指定律师,不认罪,不上媒体配合宣传,揭露他们对我的酷刑和虐待。”“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裁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