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96.
9月4日立法会选举,太古城票站是香港其中一个人龙最长的票站。9月4日立法会选举投票率高达58%(其实依然远比邻近国家低),翌日结果尘埃落定。非建制派(党外)出乎意料地赢得35个分区直选议席中的19席(比上届多1席),得票率(不论胜负)55%(与上届相约),守住了直选议席过半,阻挡住共产党发动建制派议员修改议事规则以杜绝拉布的阴谋。 非建制派(党外)更一举保住了5席超区议席中的3席,得票率58%,以及取得传统功能组别30席(其中12席早已由建制派自动当选)当中选民基数较多的8席(教育、法律、会计、医学、卫生服务、建筑、社会福利、资讯科技),亦即取得全部功能组别35席中的11席(比上届多2席)。...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大多数时间,中国中产阶级在遭遇和当局的冲突时,大多数的中产阶级成员,都尽量避免挑战体制。他们会采取规劝的策略,声明他们对体制规则和政策的忠诚,只批评低层级官员的执行问题。在众多的调查中,中产阶层的受访者都对中国的威权体制表现出高度的支持。
党国体制下,“人民”这称号不过徒有其虚名,党民身份才是中国人真实的处境。旧社会不管有多少缺陷,那时的国民仍享有私有财产权和迁徙的自由。新社会做了党民,连这两项维持生存的基本条件都被剥夺殆尽。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沈元最终因治学命丧黄泉。文革中的1970年“一打三反”,年仅32岁的他被以所谓的投敌叛国“反革命罪”错误枪决,文革后才平反。这期间,和沈元同被枪决的北大同窗还有:中文系林昭,外语系顾文选,哲学系黄中奇,化学系张锡琨。
香港差,国家差,就这么简单。如果我们可以保持我们的核心价值,希望我们国家可以快点赶上来,那就不只是我们有自由,就十三亿人民都有自由啰。所以你们,现在,你们打的这场仗,不是为香港自己打的,你们是为十三亿人民打的!不可以放弃!民主必胜!
就目前而言,民族主义者主要是向外使劲而不是向内使劲。对外国政府表现出强硬态度,但面对本国政府或官员时,则表现十分软弱。对外国(如美国)侵犯人权问题十分关心、敏感,反应激烈,但对自己或身边的人受侮辱、受侵犯,则表现麻木,委曲求全。对日本某一本教科书篡改历史怒不可遏,但对自己所学的教科书和课堂上的谎言却坦然处之。
明白了原理与原因,其它一切由此可得明白。——亚里士多德 那个黎明的太阳来得早些,红太阳的触须才伸进风门,还来不及摸住谁的屁股,就听见喧哗声响,监狱长那长年累月无日不响的钥匙串撞击声,配合渐近的足步声,是囚犯的警报器。每当牢房岗亭的铁门“哗啦”喧动,这交响乐就能使犯人眼目圆睁,神情变异。几个光头脑袋伸到风门前轮流转动,巴掌大洞孔让双目盯去如演幻灯片。当牢门被打开的时候,黑暗也被挤到墙角。 1977年深秋是每间牢房犯人爆满的日子,在酷热而又臭气熏蒸的每间号房,早晚只供水一桶,除了饮用,剩的仅够洗碗。汗流浃背的犯人也无所谓,光溜溜相顾无言,毫无牵挂,方便而又自然,就象工友下班拥挤在集体浴室里。...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