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95.
2018年12月10日,刘正清律师到绵阳市看守所会见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得知:两名驻所检察官于2018年11月30日和12月3日三次见黄琦,要求他放弃幻想,主动认罪,否则判他10多年。12月4日、5日,绵阳中院法官和审判长先后到看守所与黄琦见面,要求他查阅案卷材料,被黄琦拒绝。黄琦说:“我只在法庭上、两位律师在场的时候充分的举证、质证、认证。”审判长告诉黄琦,他的保外就医申请未获批准。12月7日绵阳中院给他送达庭前会议《传票》。黄琦说他一定会抗争到底,并希望大家多关注因他的案件而遭迫害的各地朋友及目前失踪的他的母亲蒲文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同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
在《零八宪章》发布十周年之际,本刊重新刊登《零八宪章》全文,以纪念刘晓波等先行者毕生的追求和奋斗,并吁请所有负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积极投身到推动中国社会的变革中来,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
老布殊是美国现代史上一个典型的「力小而位尊」的总统。老布殊拒绝了后共产的俄国,却继续拥抱天安门屠杀之后的共产中国,此一双重误判,为西方留下今日普京和习近平双重的威胁。
中美关系会继续变糟,而这也并不必然和特朗普入主白宫有关系,因为目前在美国和欧洲,商界出现了一个真正的转变,那就是对于中国的态度变得敌对了。要知道在与中国的关系这个层面,他们曾经是最期待友好的对华关系的,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改变了。
习需要懂特朗普的做法,这是特朗普一贯的做法,他先会创造一个危机,后来会宣布危机解决了,但没有实质的变化。习如果聪明的话,没有必要过分地注意特朗普今天说什么话、明天说什么话、表现得友好还是表现得敌对,这些都是特朗普在他自己的脑袋里面玩的戏剧,对外面没有什么影响,你就安静地观察。
所谓的价值分歧,是当前美国和中国发生矛盾和冲突的一个主要根源,不是因为特朗普制造了中美之间的对抗性关系,而是中美两国在制度和价值观上的巨大差异,导致中美关系处在断裂的边界。中国许多自由知识分子把推动中国进一步变革的希望,寄托在特朗普给中国制造的压力上。实际上,美国当局是拿中国来吓唬美国人,让美国人有所害怕,而不是真正对中国宣战,中国对此要理解。
《“美国梦”焕发在中国》一文,无视中美两国社会政治制度及开放程度的极大差别,将中国昙花一现的二十余年向上流动,与美国长期向上流动过程中短暂出现的流动性下降比较,这种取其一点——少数人致富速度的比较,既失之于偏颇,得出的结论也近于谬误,无异于痴人解梦。
终极意义上,毋宁说人们担心的是,生物技术会让人类丧失人性——正是这种根本的特质不因世事斗转星移,支撑我们成为我们、决定我们未来走向何处。更糟糕的是,生物技术改变了人性,但我们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们失去了多么有价值的东西。
“只有在天足够黑的时候,你才能看到星星。”香港许多人还在为民主奋斗,并以非暴力的方式抵制北京日趋严厉的镇压行动。我们可能无法阻止威权主义的前进。但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至少减慢它的速度。
委内瑞拉等国的制宪教训证明,我们需要一种更为现实主义的宪法世界观。表面上看,对人性持怀疑态度的现实主义国家观似乎基础不够牢固,但那只是因为它排除了貌似稳定强大的绝对主义表象;恰好相反,这种宪法观因为更贴近人性现实而基础稳固,而其谨慎怀疑的态度则可帮助一个国家在立宪进程中避免无限权力的暗礁。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