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66.
【陈光诚】山东临沂维权人士、盲人律师陈光诚因揭露一胎化政策执行过程中的暴行被当局判刑,2010年9月刑满释放后与妻子女儿被上百个政府雇佣人员囚禁在家,不能外出,不能就医,只能靠近80岁的老母种蔬菜度日。2011年9月以来,网友发起“自由光诚”活动,全国各地多种职业人士上百人分别多次试图到达他所在的东师古村进行探访,都被殴打抢劫。11月12日是陈光诚生日,各地发起各种活动,庆贺他的生日,上海约150人聚集为光诚祈福。
编 号 1 姓 名 蒋 捷 连 性 别 男 遇 难 年 龄 17 家 庭 所 在 地 北 京 市 生 前 单 位 职 业 中 国 人 民 大 学 附 中 高 二 四 班 学 生 遇 难 情 况 89.6.3.夜 10:30左 右 离 家 , 11点 多 戒 严 部 队 强 行 突 进 至 木 樨 地 , 在 复 外 大 街 29楼 前 长 花 坛 后 遭 枪 杀 , 子 弹 从 后 背 左 侧 穿 胸 而 过 ,伤 及 心 脏 , 送 市 儿 童 医 院 抢 救 无 效 身 亡 。 医 院 开 具 证 明 “ 来 院 前 已 死 亡 ” , 为 6.3夜 木 樨 地 地 区 第 一 批 遇...
湖南省耒阳市少妇梁孔莲被当局要求做生育结扎手术,术后感觉不适,5天后死于计划生育服务站。警方封锁现场,拒绝家属进入病房查看死者。笔者认为,梁孔莲是因为结扎手术引起的后遗症未能得到及时治疗而死亡的。
中国人权 受河南省27个家庭委托发表他们致媒体的一封公开信。公开信指控在平顶山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2中心医院将他们的家属诊治后致死或致残。 公开信指控解放军第152中心医院利用公众相信人民军队的心理,收取高额医疗费用,聘用无行医执照、不懂医术的所谓医师胡乱给病人诊治,并滥用无许可证的假冒伪劣药物,致使将多人从小病治成重病甚至治残或治死,而事后又伪造病历、竭力遮盖责任事故。 公开信中列举的27位病人的案例不过是冰山一角。由於地方政府不愿介入,国内媒体不愿报道,到底有多少病人有类似经历,无人知晓;而全国有多少类似的解放军医院存在类似的情况更是不得而知。 这些病人家属通过发表公开信的方式,...
2010年春,中国人权推出一个网上论坛——公民广场,为中国的维权人士、访民以及其他人士提供了一个平台,张贴公开信、声明、照片、法院和其他官方文件,在网上公开他们的案子。 2010年4月6日,公民广场上张贴的第一份呼吁就是下面这封河南27个家庭的公开信。他们指称解放军第152医院严重渎职和明目张胆的欺骗,导致了他们家庭成员的死亡或受严重伤害。公开信概述了他们家庭成员死亡和致残的情况。 这些案情令人震惊:一位29岁的青年因胃疼住院一夜被治死;一名15岁男孩因腿骨骨折被治成了智障;一名62岁妇女只因腰疼而被治死。其他一些人被告知得了癌症或其它严重疾病,被要求交数千元医疗费,...
5月1日新的《信访条例》实施前全国抓捕上访民众,拘禁、劳教和毒打将贫病交加的访民推入求生无路的绝境。 中国人权 收到国内知情人士的报告,在中国政府即将实施新的《信访条例》之前,北京、上海、东北等全国许多省市都发生了抓捕、关押、毒打上访民众的事件。4月27日中午,上海杜阳明、王丽卿、陈再丽等数十名上访民众,离开所居住的旅馆前往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但是行经北京前门一带时,突然被埋伏於此的100多名警察、7辆警车所包围。人数众多的警察粗暴地强制访民上了公交车,并将他们拉到一个名叫马家楼的地点关押。在他们之前,此一拘禁地点已经关押有各地访民600多人,主要是辽宁省、吉林省的民众,...
80多名上海访民在联名致国务院法制办的《行政复议申请书》中提出两项申请:一、依法确认《国务院信访条例》第35条等规定和部分信访文件具保护地方政府违法举措、无视受侵害民众利益之实,应予修正;二、请求依法确认国家信访局不依法履行《国务院信访条例》和联手地方政府打压维权者的行为违法。申请书指出,按照《国务院信访条例》第35条规定,信访人对地方政府的复核结论不服,无法再向更高的权利机关——国家信访局提起复核,这明显违背基本常识和法理程序,更成为地方政府违法行为的保护伞,成为将民众推向万劫不复之地的恶魔之剑。而国家信访局对地方政府和无任何执法权的侵权方的截访、殴打、...
之前中共不是邓小平一个人说话算数的。在“六四”以后确实是邓小平说了算,标志是陈云的一句话:我们这个党是以邓小平同志为头子的中国共产党。因为一开枪,共产党在老百姓心中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为了保全这个党,陈云承认邓小平这个头子。
最初,这项营救内地民运人士的计划一直被称为“地下通道”。司徒华的解释来自曹植的一首诗《野田黄雀行》。这首诗讲一只黄雀,被人捉去,但一个少年救了他,最后两句是“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
搞反腐败应该有个交代,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央的反腐败是真正的反腐败,不是假的反腐败;是全面的反腐败,不是选择性反腐败;不是我想反谁的腐败,谁就腐败;我不想反谁的腐败,我就把他保护起来,就不承认,不认账,装聋作哑。我觉得,如果这样做那是人性丧尽。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