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882.
New!
——“港版国安法”终于出台,不仅正式宣判了港人自由的死刑,也把世界带入了堪比二战前夕的险境。习近平当然不会投降,一方面是因为他自认还有牌可打,但也有更深层的原因,就是他自认无路可退。在无牌可打的情况下,习近平无路可退这个因素正在成为中国和世界一个越来越重大的不安全因素。
New!
——黄之锋今天声明,退出众志,坚守香港。我想到的,是广东人的一个近现代特征:盛产革命家。今日中国的政治已走进死胡同,“改良与革命”激辩不已,“换人还是换制”挣扎不定,北京迫不及待要灭掉香港,已经彻底失去安全感了。前景无从预测,但是香港不会无声无息!
New!
——我们要感谢王全璋律师的勇敢和执着,他仍然在为人权事业而抗争。说出罪恶是实现正义的第一步。同时我想要再次强调,罪恶不仅在于它发生了,而且在于它每天重复地发生。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大地,无数的看守所、审讯室、监狱、劳改农场和黑监狱里,时时刻刻都在发生酷刑。
New!
——无论采用何种程序,无论法律内容如何,即将推行的香港《国家安全法》之合法性都遭到严重怀疑。制定此法律显然违反一九八四年《中英联合声明》与为了执行协议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一九九〇年通过的《香港基本法》。这部即将颁布的法律主要法外特征是在香港公开设立中国秘密警察办公室,而比起立法制度与司法制度的变化,这可能对香港社会造成更大的胁迫影响。
New!
——强权能夺去他们父子相处的5年,却不能夺去二人之间的连系。王全璋被抓走,也让儿子留下永久的阴影,“我离开房子的时候,我的孩子会非常担心会不会被抓走,时间长了,他会问他的妈妈,爸爸是不是被带走。”这样让王全璋很内疚。
New!
——2020年6月21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11年刑满出狱的日子。如果他不是在2017年7月13日逝世的话,这就是他获得自由的喜庆日子。人权活动家罗兰德·库纳将在这一天,用12个小时来朗读刘晓波的作品,表示:“晓波追求民主、人权的声音,不能因为他的离世,而消失在众人的沉默之中,我们要在柏林的中国使馆门前,让他的声音在公众界重新响起。”
New!
——自中共在上月宣布以后,我必须避险,不再各种国际连结工作;但我想活在白色恐怖之下,继续日常反抗,继续国际线,就是自己实践的抉择。在香港危急存亡之际,即使绝非易事,也要尝试肩担得起这个重任,在国安法正式来袭香港前的倒数日子,把握每个得来不易的机会,力挽狂澜。
New!
——习的基本逻辑就是,不能对港人抗争让步,否则就会危及他的政治权威。但现在看来,北京过高地估计了中国率先控制疫情带来的“有利形势”,低估了这场大瘟疫给世界带来的根本变化。
New!
——闯祸不认错,哪怕闯下弥天大祸也坚决不认错,是中共的传统。中共何尝承认过错误?对国际社会如此,对本国人民何尝不然!要求一个对本国人民不负责任的党,改掉对国际社会不负责任的传统,不是不可能,但是难,很难。
New!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栗战书的公开信 敦促放弃在香港引入国家安全立法 栗委员长︰ 我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下称︰全国人大)最近通过《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下称︰《决定》),计划直接为香港订立国家安全立法(下称︰《法例》)表达严重关切。我们敦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下称︰人大常委会)摒弃该项立法。 尽管《法例》的详细条文尚未公布,但该《决定》以及京港两地官员最近的评论均意味《法例》将威胁香港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我们尤其关注它对香港公民社会的影响。 根据《决定》,预计《法例》将禁止“分裂”、“颠覆”、“...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