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Did you mean
want
Total results: 15.
Simplified Chinese (207.5 KB)
Traditional Chinese (321.95 KB)
颁布机构: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中国人权 深切关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言人在2019年11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就香港问题发表的 声明 。该声明在承认“香港绝大多数民众一直在依法和平地行使集会自由权”的同时,谴责香港年轻抗议者诉诸“极端暴力”,“包括对警察施加暴力”;发言人还宣称:“当局在很大程度上尊重”抗议者“和平地行使其集会自由权”。 联合国人权官员声明的说法与事实严重矛盾。媒体报道和香港市民提供的大量记录显示,自6月中旬香港抗议者开始大规模和平示威以来,香港警方对抗议活动采取了持续和不断升级的暴力和过度武力。更令人不安的是,声明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香港政府一直拒绝解决日益加深的政治危机,...
9月17日,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与三名香港活动人士及一名美国安全专家一起在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行的备受瞩目和广泛报道的“香港的民愤之夏与美国的政策回应”听证会上作证。(点击阅读 谭竞嫦的证词 ) 听证会由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众议员麦戈文和联合主席、参议员鲁比奥主持,重点关注在香港持续进行了三个月的“反送中”抗议活动的核心问题;这些抗议活动已发展成为一场涉及数百万香港人的人民运动,并引起全世界关注:警察对抗议者的肆意暴行,日益加深的中国政府对香港自由的侵蚀,以及大陆当局未能兑现其允许香港进行真正普选的承诺。 与谭竞嫦一起作证的有: 黄之锋(2014年“雨伞运动”...
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已经对中国采取新的政策。美国向中国伸出了我们的手。我们希望,北京很快会以行动而不是言词作为回应,重新尊重美国。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建立在公平、对等和尊重我们主权的基础上之前,我们不会让步。
国际人权联盟(FIDH)在10月23日的大会上,一致通过一项紧急决议(由 中国人权 翻译的全文附后),以支持香港民众要求对香港特区政府问责和政治改革的抗议活动。国际人权联盟是由一百多个国家的192个人权组织成员组成的全球人权联盟,于10月21日至25日在台湾台北举行第40届大会。 该决议由 中国人权 与 台湾人权促进会 共同提出。 香港特区政府今年初在立法会提出引渡条例修订草案,引发香港社会各界参与的大规模示威。示威者最初要求撤回条例,因该条例可将居住在香港或经过香港的任何人引渡到中国大陆,而大陆的司法系统受制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缺乏独立性和法治保护。自 6 月初以来,...
中国的二等公民──大城市对流动人口的歧视性法律和制度

The focus of this report is the legal status of internal migrants in four of China's major cities, Beijing, Shanghai, Guangzhou, and Shenzhen. It describes the discriminatory laws and policies that make internal migrants second class citizens, essentially leaving 10 to 20 percent of the poorest residents of these cities virtually without rights. Since the poorest and most vulnerable among the rural-to-urban migrants are least able to circumvent the mechanisms of control, due to their lack of money and influence, and are most likely to be subject to official and popular discrimination, their experience is the report's principal subject matter.

Full Download (1.04 MB)
2010年9月30日,湖南著名刑事辩护律师杨金柱在互联网上贴出了题为《 敢问哪个至上,金柱律师将敦请王胜俊先生引咎辞职 》的文章。文中指控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公然违反自己制定的有关死刑证据的两个规定,无视樊奇杭被刑讯逼供的证据,於9月26日复核了被指为重庆犯罪团夥头目樊奇杭的死刑。杨金柱还宣布将於10月8日为此举行非暴力抗议活动。 尽管杨金柱知道公开采取这一行动可能遭到当局的报复,但他表示:“如果律师都不站出来说话,这个国家就没有希望。”
阿伦特一生都在努力尝试着把扩展的精神作为一个处方,用以预防因不假思索进而缺乏判断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她努力提醒人们要在政治生活中思考我们在干什么。即使过去是一堆碎片,我们也得按照某种秩序将这些碎片拼合起来,仍要利用这些碎片将我们的世界建设成一个充满意义的世界,而不至于沦为极权主义那种反政治的政治。
“五四”精神在现代中国是一股实实在在的历史潜力。只要政治压力稍松动,便会卷土重来。“六四”之后,“五四”精神已被彻底地镇压了下去。民主、法治、自由、人权等等普世价值都被视为是“西方的一套”,如果“搬到”中国来,便“非乱不可”。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