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9.
New!
2018年8月,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对中国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规定的义务进行定期审议。在与中国代表团进行互动对话( 第1天 、 第2天 )期间,委员会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中国被广泛报道的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关押100多万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穆斯林。 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在2018年9月发表的 结论性意见 中,要求中国在一年内提供资料,答复委员会提出的若干问题和建议,包括有关在新疆对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进行法外拘留的情况。2019年10月8日,中国政府提交了《中国政府关于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结论性意见后续行动的答复材料》(中文)。以下是答复材料原文和 中国人权...
New!
中国政府关于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 结论性意见后续行动的答复材料 来源: https://tbinternet.ohchr.org/_layouts/15/treatybodyexternal/Download.aspx?symbolno=CERD%2fC%2fCHN%2fCO%2f14-17%2fAdd.1&Lang=en 中文原文 中国人权英译文 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结论性意见中提到的问题,中方在向委员会提交的履约报告和主题清单答复材料中以及与委员会进行互动对话时已作出一定说明。中国政府现根据结论性意见有关后续行动的建议(第61段),就结论性意见第33段(b)、第42段(a)-(...
在我发言时,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各种风险愈来愈高。数十年后,当历史学家回顾过去时,我确信2019年相比2014年更是一个分水岭。我也希望历史学家能够庆贺美国国会选择站在香港人及其代表的人权和民主的一边。

在被拘留 37 天之后,五名女权人士李婷婷、 武嵘嵘、郑楚然、韦婷婷和王曼于2015年4月13日被以取保候审释放。

人权观察 和 大赦国际 发起、 中国人权 及其他70个非政府组织联署发表致谷歌的公开信,敦促谷歌放弃为中国市场开发审查版搜索引擎项目。 OPEN LETTER: RESPONSE TO GOOGLE on PROJECT DRAGONFLY, CHINA AND HUMAN RIGHTS To: Sundar Pichai,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Google Inc cc: Ben Gomes, Vice President of Search; Kent Walker,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Global Affairs;...
中共正把“冷战”演变成一种被称为“软实力”的隐形新“冷战”﹐其貌似无害实用心险恶。美国与美国的媒体必须坚守原则﹐坚守普世价值﹐高度警惕这种新型战争,必须保持自由的声音,继续对中共独裁政权施加压力﹐支持中国人民的民主运动。其最终也正是为了每一个美国人,为了我们执爱的美利坚的未来,以及全世界的自由与和平。
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傅聪大使今天在人权理事会第31次会议上的发言中,指责“西方国家以人权、人道为幌子推行新干涉主义”。他还警告人权理事会不要被用作“将人权问题政治化”的工具,以免重蹈其前身、信誉扫地的人权委员会的覆辙。(见于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的官方网页 ) 中国的指责是在人权理事会会议上对中国人权状况提出紧急关注后作出的。继上周12国政府罕见地联合发表的声明后,国际人权联盟和中国人权今天发出一份 非政府组织的声明 ,要求关注自2015年以来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12国政府的 联合声明 由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哈珀大使宣读,代表美国、爱尔兰、英国、澳大利亚、德国、荷兰、...

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将于11 月 17 日和 18 在日内瓦审议中国遵守《禁止酷刑公约 》的情况。这里是审议前中国对委员会问题单答复的部分节录。

中国人权 从可靠来源处获得有关维权律师 高智晟 2007年曾被当局绑架和遭受酷刑的情况。 高智晟因数次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公开信,批评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於2006年12月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将他置於严密的监控之下。 2007年11月,高智晟因写信给美国国会,谴责中国的人权状况,揭露国安警察对其本人和家属的迫害而被警方拘留数星期。 最近报道指出,高智晟於2009年2月4日早晨被10多名国安警察从他在陕西老家中强行带走,至今下落不明,音信全无。 中国人权获得了高智晟本人所写的他在2007年9月被当局绑架遭受酷刑折磨情况的中英文版本。中文原文题为《...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