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Did you mean
intern
Total results: 206.
香港言论自由和民主面临的挑战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 2014年12月3日在欧洲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的发言 谢谢主席女士,早上好。 非常感谢有机会在香港事态发展的重要关头发表意见,交换看法;也很荣幸与罗沃启先生和黄伟贤博士一起出席本次听证会。尽管我过去曾参加过委员会的会议,但这回是我首次作为香港人发言,为此感到十分骄傲和谦卑。我所在的组织中国人权,分别在香港(从1996年开始)和纽约设有办公室,从事人权工作已经超过25年,支持包括天安门母亲在内的中国民间社会推动变革的人士,推进人权的保障体制,特别是联合国的人权机制。最近,我们积极地参与了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审议中国落实《...
维权人士曹顺利的两名代理律师王宇和刘卫国向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发出8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分别就曹顺利在拘留期间的健康体检、病情记录、医生检查及用药、收押登记、费用支付、强制取保、护理人员、阻挠会见等八项内容要求派出所公开信息。 曹顺利从2013年9月开始被羁押,一直关押在朝阳区派出所;关押时她已身患多种疾病,关押中其病情恶化,于2014年2月被送到医院急救。2014年3月14日,曹顺利在北京解放军309医院不治辞世。 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申请人:刘卫国,山东泉舜律师事务所律师,曹顺利辩护人,手机:13518610665,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英雄山路218号 申请人:王宇,...
Simplified Chinese (237.77 KB)
Traditional Chinese (247.59 KB)
颁布机构: 
新闻出版总署

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4月28日

3月下旬、4月初发生的四名律师和多名公民在黑龙江省建三江被非法拘留案,凸显了律师和公民在法律改革实施中发挥的关键作用以及他们所面临的艰难处境。

自从2013 年 12 月下旬中国当局高调宣称正式废止劳教制度,全国各地的律师们一直在监督其执行情况,这是由于人们广泛担心恶名昭著的非法拘留制度可能继续以其它形式存在下去。劳教制度是 20 世纪 50 年代为惩罚“反革命分子”(包括后来的“右派”)而设立的,后来用于惩罚那些罪行轻微、不够判刑的人,如吸毒和卖淫者以及访民、维权人士和法轮功信徒。劳教决定由当地警方主导的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这使得警方可以不经审判程序就把一个人拘留长达三年,甚至还可再延长一年。

香港司法当局,不顾民意反对,起诉了十几位雨伞革命领袖,史称双学三子的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锒铛入狱,成为香港近代历史以来,第一批政治犯。如果他们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将是挪威的无上荣耀。我也真的看见了殉道者刘晓波的灵魂在这叁个年轻人身上复活,他们是我们的未来。
本文以日志方式对建三江的维权活动做了全程记录,记述了维权律师和公民社会维权人士及国际人权组织从四位维权律师和多位公民遭绑架开始所采取的救援行动和呼吁,以及官方对维权活动的打压。本文所提到的维权文本和行为方式可作为此后中国大型围观型维权活动的参考。 维权全程 24 天日志 ( 3.21 — 4.15 ) 3月21日 【官方】 抢手机、绑架关押 。 八点十五左右,一共五六辆车围在格林豪泰建三江店的门口,其中两辆车出来十多个警察察,殴打并绑架了吴东升、丁慧君、陈冬梅、孟繁荔、王燕欣、李桂芳、石孟文等被黑监狱关押者的家属,以及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王成4位代理律师,...
委内瑞拉等国的制宪教训证明,我们需要一种更为现实主义的宪法世界观。表面上看,对人性持怀疑态度的现实主义国家观似乎基础不够牢固,但那只是因为它排除了貌似稳定强大的绝对主义表象;恰好相反,这种宪法观因为更贴近人性现实而基础稳固,而其谨慎怀疑的态度则可帮助一个国家在立宪进程中避免无限权力的暗礁。
你们今天对我的审判就是在审制一个国家的良心!是在逆历史潮流,我再一次重申我无罪!好的社会需要有人先站出来,有人倡导才能带动起来,这就是我们公民一类人存在的价值。坐牢也是推动社会进步,中国进步必需所要付出的代价。
爱因斯坦永久放弃德国国籍72年后,德国决议将2005年命名为「爱因斯坦年」,并将爱因斯坦的政治信条刻在政府大楼上:「国家是为人民而设,而人不是为国家而存在。」72年后德国人终于明白:国家是人民的勤务员,而人民不应当是国家的奴隶。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只不过是两个大国之间在政治、经济制度方面进行的大范围冲突和对抗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不从制度层面解决问题,全面的对抗终将难以避免。美中之间对抗至少在三个层面相互交织:贸易和经济层面,制度层面和全球领导力竞争层面。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