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216.
终于可以每月见你一次了,这对我而言比得到钻戒更宝贵!二老很挂念你,尤其是姥爷,力挺你呢!有人说起你的事时,他立刻提高音量和别人辩论起来,坚决支持你!北京的姐妹们都叫他“中国的好姥爷”!这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New!
——强权能夺去他们父子相处的5年,却不能夺去二人之间的连系。王全璋被抓走,也让儿子留下永久的阴影,“我离开房子的时候,我的孩子会非常担心会不会被抓走,时间长了,他会问他的妈妈,爸爸是不是被带走。”这样让王全璋很内疚。

最后更新于:2020年7月9日

709大抓捕迫害了300多名律师、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人士。下面的图表总结了他们被指控的罪名、刑期以及他们后续的状况(更新至2020年7月),排序以罪名严重程度和被羁押时间长短为标准。

离天勇出狱还有18天了,这些天我的心总是莫名其妙的乱跳,夜不能寐。奉劝河南第二监狱、河南的、北京的公检法不要继续作恶了,你们把江天勇害得够惨了,你们把709人及家属害得够惨了!收起你们的兽性,释放一点点人性,让江天勇活着出来。
慢慢地,我对全璋所做之事越来越多的了解,我为自己的顾虑和想法感到难过和自责!全璋只是坚守良知、追求正义,做了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做的事。他的坚持和言行是令人尊敬的!而我作为妻子,要为此感到骄傲!他入狱是被政府构陷,这不是我们的问题,这是政府的耻辱!
New!
为纪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陈建刚律师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办理谢阳律师一案的流水日志,日志记录了司法局和国保如何一步步威胁和控制办案律师,如何协迫当事人违心“认罪”,及如何迫使辩护律师退出辩护,揭露了中共当局用尽方法构陷入罪并阻碍律师辩护权的卑鄙手法。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办案日志》内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权律师大抓捕中办理谢阳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马上到了,这份日志是709当时的记录之一;③司法局、国保是如何控制、威胁一位办案律师,如何干扰律师办案;④谢阳案收场的真正原因,谢阳为什么会否认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刘正清律师搭档为谢阳律师辩护,...
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后,被羁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释放,只有王全璋律师音信全无——他不被允许会见家人和律师,外界不知其关押于何处、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有律师会见了他。本文即是刘卫国律师讲述其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会见王全璋及进行代理工作的情况。
今天,咱们分开1095天了。咱们结婚六年,分开三年。全璋,为了你,我什么困难都不怕,你也要为了我,坚强的活下来啊!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会见到律师,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刘卫国律师转告她王全璋说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而写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说,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身上没有伤,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得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文足说:“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
维权的道路非常艰辛,你也是幸运的,有太多、太多的人们在关注你。我在为你努力的维权路上也并不孤独。非常感谢大家对余文生律师的关注与帮助。希望在困境中的你,千万要学会照顾好自己。我也会在为你努力维权中,尽力去照顾好咱们的孩子、父母。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