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614.
中国在近代历史上,只要不向前走,就只好选择国粹。每到危机关头,总是进退失据。不是怂的像滩泥,就是硬得像根棍,只不过是根泥巴棍,结局是被打碎。少数的明白人,还总也得不到好,弄得不好,不是像郭嵩焘那样被弃用,就是像袁昶和许景澄那样丢了脑袋。中国的事儿,两个字:难办。
New!
中国政府关于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 结论性意见后续行动的答复材料 来源: https://tbinternet.ohchr.org/_layouts/15/treatybodyexternal/Download.aspx?symbolno=CERD%2fC%2fCHN%2fCO%2f14-17%2fAdd.1&Lang=en 中文原文 中国人权英译文 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结论性意见中提到的问题,中方在向委员会提交的履约报告和主题清单答复材料中以及与委员会进行互动对话时已作出一定说明。中国政府现根据结论性意见有关后续行动的建议(第61段),就结论性意见第33段(b)、第42段(a)-(...
2014 年 1 月 21 日下午,来自全国各地的公民聚集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外,举牌声援本周面临庭审的维权人士许志永、丁家喜和其他维权人士。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就《谈谈我认识的程渊》一文发表 声明 ,指该文严重不实,无视富能机构在公益事业的贡献,试图利用资金来源抹黑程渊和富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恶意将程渊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进行联系、嫁接和影射,严重侵害了程渊的名誉权。声明说,此文所有网帖均匿名并在同一时间段于众多境外网站发表,有理由相信这是同一黑手背后操纵的令人不齿的网络抹黑行为,目的很明显是试图利用舆论对程渊和其他当事人进行未审先判的网络抹黑和审判。施明磊敦促这位自称为程渊友人的发帖者自行删除所有网帖,停止侵权行为,并对程渊道歉。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
New!
为了回报黄琦的“滴水之恩”,这次旅游来到成都,我去探望黄琦和黄妈妈。见不到黄妈妈,更见不到黄琦,连存点钱以水分子之情回报他的大恩我都做不到。。。我只能祈求上帝保守黄琦赐福与他。
New!
现在,给局势降温至关重要。我们敦促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降低局势恶化的势头,并停止对现场抗议者使用任何致命武力。我们还敦促国际社会和我们一起向香港政府呼吁:减少使用国家暴力,并撤退在校园附近的防暴警察。
New!
中国人权 深切关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言人在2019年11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就香港问题发表的 声明 。该声明在承认“香港绝大多数民众一直在依法和平地行使集会自由权”的同时,谴责香港年轻抗议者诉诸“极端暴力”,“包括对警察施加暴力”;发言人还宣称:“当局在很大程度上尊重”抗议者“和平地行使其集会自由权”。 联合国人权官员声明的说法与事实严重矛盾。媒体报道和香港市民提供的大量记录显示,自6月中旬香港抗议者开始大规模和平示威以来,香港警方对抗议活动采取了持续和不断升级的暴力和过度武力。更令人不安的是,声明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香港政府一直拒绝解决日益加深的政治危机,...
2019年9月2日 程渊的姐姐程晓娟 在推特上贴出程渊哥哥程浩写的 《第二次传唤记》 ,讲述他因程渊一案再次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传唤的经过。8月29日晚警察拿着空白传唤证传唤程浩,经程浩质问后,警察在“被传唤人”栏填上程浩的名字,但传唤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传唤 ,警方讯问内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发帖为程渊呼吁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传唤事由和依据,但警方拒绝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绝进食一天,双方僵持超过20小时,最后程浩被警察抬出讯问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传唤证,被警察拒绝。 程渊 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New!
我不赞同香港“勇武派”的行为,但我赞赏香港“和理非”派与他们的不割席。香港人的血液里没有以思想、以行为、以阶级划清界限的毒素。如果习近平还是父亲,林郑月娥还是母亲,如果他们还是人,就应该与香港青年们对话,平息他们心中的怒火,不要再继续挑动大陆人去仇恨香港人这样卑鄙的勾当。
New!
五个多月来,警方暴行滔天,残害市民无数,表明特区当局已成杀人政权,完全失去统治的合法性,彻底颠覆法治所标榜的权力制衡和保障人权。所谓“止暴制乱”不但不能达成预期效果,更荒腔走板,成为暴力残民、破坏秩序的根源。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