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5726.
——香港警察以前是非常优秀文明的执法部队,但现在已沦为港共政权镇压机器,面目狰狞,残暴凶狠,形同德国纳粹党卫军。维持了30年的维园万点烛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压,但我们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会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维园,那就让我们在自己身在之处,燃起一枝烛光吧。

更新:2020年5月21日

2019年7月22日,中国民间公益机构“长沙富能”的三名工作人员程渊、刘大志、吴葛健雄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刑事拘留,8月26日被长沙市检察院以同一罪名批准逮捕。其案经多次延长侦查期限,当局至今未曾公开任何信息,家属为三人聘请的律师多次申请会见,均被当局拒绝。三人处于事实上被强迫失踪的状态,面临着被酷刑和刑讯逼供的危险。

2020年3月16日,六名代理律师分别收到长沙市国家安全局和各地司法局的口头通知,告知已被三人撤销委托。连吴葛健雄的父亲吴有水律师也被通知已被其儿子解除委托。当局强迫当事人解除委托的律师,意在指定官派律师进行秘密审判,但当局拒绝向家属透露指定律师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家属经多方查询,均无法得知是否有指定律师及其信息。

三人目前被关押于湖南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山月路300号,邮政编码410000。网友可以向该地址给他们寄送明信片表达关注。

“长沙富能”机构成立于2016年,主要关注残疾人权利以及弱势群体的权利。 程渊、刘大志和吴葛健雄在消除对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歧视,促进健康权和残疾人权利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惨案31周年。我们不会忘记31年前的惨案。和平时期,中国政府出动标榜为“人民子弟兵”的国家军事力量,动用坦克、装甲车在十里长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门广场的路上,军队无视站在马路边上的人群随意开枪,甚至当学生撤出天安门广场在西单六部口,军队先喷射含有抑制人神经作用的毒瓦斯让人们失去意识并出动坦克碾压人群。这样惨无人道的血腥场面举世罕见,绝无仅有! 1989年的学生运动从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镇压,学生们始终保持着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与政府对话。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学生外,...
——此次“港版国安法”出笼,不是习近平对疫情带来的国际困境的一种紧急应对,而是他具有“破釜沉舟”性质的个人宣示,这种宣示不仅是做给世界看的,更是做给国内看的,一方面表达了习近平“我将无我”、不惜“国将不国”的决心,也有一些非常现实的政治算计。
——唐吉田、刘巍二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人权律师,他们都是公民维权运动里的活跃人物。我们以及经历了那个热切时代的所有人们一道,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即使历经曲折但仍将不远。
陈家坪(原名陈勇),诗人、纪录片导演。因为拍摄有关许志永的纪录片,于2020年3月2日在北京被捕,并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一直未获许会见律师和家人。陈家坪的妻子救夫心切,不得不配合北京海淀公安的要求保持沉默,并写信劝说丈夫进行妥协,但当局却一直未兑现其承诺。2020年4月12日陈家坪50岁生日当天,陈家坪的妻子打破沉默,以公开信的形式告知外界陈家坪被捕的情况。 主要经历: 1997年参与编辑出版民刊《知识分子》。 1998年参与采访出版《沉沦的圣殿》。 2000年在北大在线新青年网站学术频道,主编中国学术城。 2003年创办犀锐新文化网站;拍摄纪录片《外来人口...
——中国人大今天推港版国安法。这个法跟国家安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中国强推港版国安法,是要向大陆盲众显示,执政党就是大家长,有权惩戒“坏小孩”;更重要的是,在国际为疫情追责的险境中,作一次豪赌,赌的是美国和西方不会放弃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会对港版国安法采取实际的遏制行动。
——六四已经在香港开始了。杀戮在悄悄蔓延。这个时代的武装镇压,采取的不会是坦克上街。这个时代的六四,是把一个主要镇压事件分散成无数个看似更小的事件。实际上,如果六四的模式是常规战,是主战场的硬碰硬,那么当代的镇压,模式就是恐怖主义,就是逐渐升级、分散化。
就在世界各国全力抗击世纪瘟疫之际,香港局势急遽恶化,中国当局借两会之机公布了“香港版国安法”。此前,当局已经打出一套组合拳,为该法造势扫清障碍。先是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出来放风,声称在香港回归后,“国家安全始终是突出短板”, “决不能让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风险口”。 [1] 接着,香港警方拘捕李柱铭、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们参加香港反送中运动游行集会。前些天,又在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选举中把亲民主派立法委员关在门外不许投票,让亲北京的李慧琼当选主席。至此,香港全面沦陷,“一国两制”寿终正寝。 中国之所以不顾脸面,悍然践踏香港法治体系,强行推出港版国安法,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精心筹划,...
——1.中国人大常委会无权将港版国安法列入基本法18条附件三;2.草案没有保证公布前做公众咨询,实为史无前例;3.中央安全部门在港设立机构含混不清;4.司法独立为香港基石,不应动摇。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