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5726.
在中国有一个特点,你说了、你干了政府不愿意你干的事情,他把你抓起来,就像刘曙一样,因为她公布的数字是让环保部门很难堪,是土壤镉污染,他们发表的是标准的700多倍的这个数字让环保部门很为难……
杨春林,黑龙江佳木斯市下岗工人,积极从事土地维权活动,因提出“不要奥运要人权”而闻名。当局为此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他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中国一面锁国一面说要别人自由贸易,一面打压思想自由,一面说要外国尊重中国价值。这种“中国价值”亦即“凡我例外”的双重标准,不但令人大开眼界,更对这种价值产生来自心底的厌恶。自然只会令中国人臭名远播,成为地球人共同讨厌的流氓。
毛不是个守信用的人。政权尚未到手,他说软话;打下江山以后,嗓门粗了,概念随之而变,水落石出了。他的石头是:“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国家和党正在合成一体。如干脆改国名为“党国”,岂不万事大吉?
朝鲜半岛无核化是一个长期的老大难问题,金家王朝视拥有核武器为生命线,发誓赌咒绝不做利比亚第二。所以朝鲜以弃核谈判为筹码,反反复复骗取国际社会巨大财物援助,一旦拿到手很快变脸继续核试。中共习近平对金三胖濒溃输血,使金三胖弃核大增变数和难度,甚至很可能功亏一篑。
千禧代的「段友」网络是一个超越血缘关系、因而是开放的社会网络,他们对自由的理解并非基于西方经验産生的政治理论,而是基于自身对自由的体验,是基于这种体验基础上的共同情感。中共当权者正借助复辟「血统论」来强化专制,这就令千禧代成为当权者史无前例面对的对手。
六四的失败不应被看作一种失败,而是一个新时代的真正开始。八九民运以一种举世瞩目的惨烈方式结束,从道义上讲让中共政府输掉了底裤,在这种道义的巨大冲击之下,六四之后,普世价值才真正在中国开始了大规模传播并具有了生存土壤。
人们也许会询问我所梦想的共和国到底是什么面貌。请允许我回答:我梦想的是一个独立、自信、民主、拥有繁荣的经济和社会公正的共和国,简言之,是服务 于个人并因此希望个人也来为其服务的富有人性的共和国。
回头看中共执政的历史,最一以贯之的,就是当权者不惜选择一切手段保住政权的政治意志。习近平的所谓底线思维,就是这种意志的最新表达。对这一表达最直白的翻译,就是为了保住中共政权的政治底线,他会不惜突破道德底线。
我看到老是擦眼泪,他说在监狱里不见阳光,可能是阳光刺激的。我开玩笑说,在老婆跟前流泪还行,可别在国保面前也这样啊!天勇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