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刘晓波 2005 国家由它的民众构成,民众是一个国家的主体,也是国家主权的来源和国家利益的拥有者。在一个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权力来自民众的授予,政府靠民众血汗养活,政府或执政党仅仅是国家的公仆而非国家的主人。政府必须真正地而不是口头地把民众当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当作民众公仆。所以,政府的首要职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务,无论是权力和国家财政,都必须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国家利益必须具体化为民众的利益,最终具体落实为个人的安全、财产、自由和民主等诸项法定权利。 总之,尊民爱民、特别是尊重和保障民众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评、甚至反对政府决策的权利,...
2010年2月5日 中国著名异议作家廖亦武受德国科隆文学节的邀请,准备动身前往德国从事文学交流活动。廖亦武多年来一直受到中国当局的监控,不准许他出境。这回公安部门又再次不准他出国。为此,廖亦武给德国总理默克尔夫人写了一封公开信,请求她的帮助。 亲爱的默克尔夫人: 遥远地问候。 我叫廖亦武,中国底层作家,前不久,我的第一本德文作品《Fräulein Hallo und der Bauernkaiser:Chinas Gesellschaft von unten》由FischerVerlag推出,由於深受读者和评论界推崇,卖得相当不错,FischerVerlag正打算推出我的第二本德文作品,...
刘晓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后毛时代的中共政权,虽然独裁依旧,但并不狂热,而是理智的独裁,越来越精於利益计算。特别是六四大屠杀后,任何努力都无法缓解中共意识形态的急遽衰落,加上跛足改革带来的惟利是图、普遍腐败和两极分化,更使政权的合法性危机雪上加霜,以至於,即便是独裁化民族主义的煽动,也无法真正凝聚民意民心。所以,中共维持政权的主要方式只能乞灵於经济高增长和利益收买。没落的帝制传统、腐朽的拜金主义和垂死的共产独裁相结合,演化为那种最坏的掠夺型资本主义和现行的灰色统治方式,极端机会主义的统治也使今日中共独裁呈现出模糊多面的特徵。
2000年1月13日 亲爱的胡子或秃头: 夜以继日地读你的《证词》,刘霞读得快,我读得慢。一目十行与逐字领会之间,你应该知道哪头更热吧。以后你再猪脑子,也该知道对谁应该坦荡,对谁应该暧昧了吧。 与你四年的牢狱相比,我的三次坐牢都称不上真正的灾难,第一次在秦城是单人牢房,除了一个人有时感到死寂外,生活上要比你好多了。第二次8个月在香山脚下的一个大院中,就更是特殊待遇了,除了没有自由,其它什么都有。第三次在大连教养院,也是独处一地。我这个监狱中的贵族无法面对你所遭受的一切,甚至都不敢声称自己三进三出地坐过牢。其实,在我们这个非人的地方,想有尊严只剩反抗一途,所以坐牢只是人的尊严的必不可少的部分,...
刘晓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2005年10月19日,中共国务院新闻办於发布了《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尽管这是中共掌权后发表的第一份关於民主建设的白皮书,但除了白皮书的公布本身之外,其内容毫无新意。 白皮书的核心内容是关於“国情论”、“党权论”和“中共英明论”的论证。
廖亦武 2010年3月 我竭尽了全力,很遗憾。我仍然抵达不了德国,抵达不了科隆文学节为我安排的朗读会现场。 我身心疲惫,但我还是要对大家说谢谢。 我特意给大家寄去我创作并演奏的歌与箫。你们已经听见了吧。 不是中国笛子,是中国洞箫。笛子是横着吹,洞箫是竖着吹,洞箫的身长是美洲印地安人骨笛和原始非洲人竖笛的两三倍,在古代,用来招集孤魂野鬼。 我在监狱内学会吹箫。我的师父是个84岁的老和尚。当我进去时,他已经在里面住了很多年。这个与世无争的僧人,犯的也是一种古老的罪——反革命会道门——会道门是存在於中国偏僻山区的秘密组织,源头可以上溯到几百年前的清朝,宗旨是反抗异族的政权——老和尚因受乡民的拥戴,...
刘晓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改革,由於中共在政治上的权力自私,也由於民间力量的分散,短期内还看不到足以任何改朝换代的政治力量,官权内部看不到戈尔巴乔夫或蒋经国式的开明力量,民间社会也无法聚积起足以抗衡官权的政治力量。所以,中国向现代自由社会的转型过程,必然是渐进的曲折的,时间的漫长也可能超出最保守时间估计。 同时,相对於中共政权的强势而言,民间社会仍然弱势,民间勇气不够及其心智还很不成熟,民间社会还处在最初的发育过程之中,因而也无法在短期内培育出足以替代中共政权的政治力量。在此情况下,中国政治体制及其现政权的改变,任何急功近利的计划、纲领乃至行动,...
2009年12月10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对刘晓波提起起诉当天,中国大陆165名《零八宪章》签署人在互联网上发表联署声明,表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一案件的组成部分,他们愿意与刘晓波同担刑罚。这一倡议立刻得到了《零八宪章》签名人的热烈响应,截至2009年12月28日,刘晓波的生日,也是刘晓波被判刑11年后的第3天,国内的签名人数已达520多人。 《零八宪章》网站 和 中国人权网站 刊登了到2009年12月28日为止的全部签名名单。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的网上签名活动一直在继续中,并获得越来越多的签名支持。以下是这一声明: 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我们作为和刘晓波先生一起共同起草或签署《零八宪章...
刘晓波 2007 [English / 英文] 震惊海内外的山西黑窑奴工案,从曝光之初到现在已经将近两个月了。但是,与海内外要求深层问责的滔滔舆论相比,也与从中央到地方的一系列批示、派员、道歉、数万警力的地毯式排查相比,更与山西官权“十天内解救所有奴工”的军令状相对照,山西黑窑奴工案的收场就显得过於敷衍了事。现在,广泛存在、长达十多年的黑窑奴工现象,已经被缩小为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一家黑窑;被送上审判台的罪犯不过是寥寥几人,起诉罪名也缩小为非法拘禁、强迫职工劳动、故意伤害等三项罪名,而非法使用童工、拐骗绑架和虐待儿童等罪名不见了。宣判结果:砖窑监工赵延兵被判死刑,...
[English / 英文] 1989年4月27日至6月4日 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返回北京参加“八九民运”,并参加绝食活动。 1989年6月6日至1991年1月 因“反革命罪”被羁押於北京秦城监狱。 1989年9月

页面

订阅 China Rights Forum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