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何清涟 中国共产党从建政开始,就一直梦想成为能够影响世界的超级大国,为此不惜剥夺民众福祉以达到“富国强兵”的目的。近年以来,中国政府开始意识到除了 “军事装备”这种“硬实力”之外,还需要用“软实力”影响世界。率先提出这一主张的官方学者是郑必坚,他於2005年在《外交事务》发表《中国和平崛起》 1 一文,此文的详细观点被中国《人民日报》网站以《中国和平崛起新道路与中美关系》 2 为题发表,此后好几年内都一直是热门的中国话题。
巫敏 2009年10月9日 凌晨5点,飞机降落在法兰克福机场。时差使我异常疲倦。8小时的旅途中,我几乎没阖眼,一直在读有关中国出版方面的书。我这次到法兰克福,是受一家 出版杂志委托,报导法兰克福书展,写一些关於中国出版业的文章。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上最大的图书展销会。中国是今年书展的主宾国。中国政府对成功举办奥运 会仍记忆犹新,因此,他们把这次参展活动称为出席图书奥林匹克。中国不仅慷慨解囊贡献1500万美元,而且承诺派出2000名作家和出版商前往法兰克福参 展。在全球出版业衰退、书展万分萧条之时,举办者对此怎能不欢迎? 通常情况下我不报导书展,因为对我来说太枯燥。但这次不同,...
赵岩 中国人权: 据香港《凤凰周刊》年初报导,中国政府准备投入450亿元陆续打造能够把握国际话语权的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您在国际主流媒体做研究中国问题的研究人员,对此有何看法?
秦晖 对於在全球化过程中,中国处在什么地位,通常有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说中国的体制不适於全球化,在全球化过程中肯定出问题,即所谓的“中国崩溃论”; 还有一种比较积极的说法,认为全球化是对中国的改造,世界会用比较先进的规则改造中国,中国将会和世界接轨,首先讲的是和市场经济接轨,还有讲和民主制度 接轨,只是没有明确说。我有一个看法,现在来看,除了这两者,恐怕也有第三种选择和第三种可能。 这第三种可能,有没有可能是中国演变了国际规则,而不是世界演变了中国呢?当然,过去我们经常讲要解放全人类,要用社会主义的那套东西拯救世界上 2/3的苦难兄弟,现在当然不是这个意义上的转变了。我觉得有一种可能,...
张博树 为什么“软实力”一词在中国悄然走红? “软实力”本来是西方学者提出的一个概念。1990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撰文讨论“soft power”(软实力),他把这个新创的概念定义为“一个国家造就一种情势、使其他国家仿效该国倾向并界定其利益的能力;这一权力往往来自文化和意识形态吸引力、国际机制的规则和制度等资源。”后来他又将“软实力”更简练地概括为“通过吸引而非强制或者利诱的方式改变他方的行为,从而使己方得偿所愿的能力”。 1
中国的藏人之声 资料 唯色博客 (中文) 这个网站许多中文的藏人博客可供中文读者浏览 中国人权: 首先想请你谈谈你是怎样走上现在这条路的,并请介绍一下你所从事的工作。 德庆边巴: 我想开始得解释一下,当初去北京的目的是学中文和了解那个地方。之前,我曾研究西藏好多年,发现自己 并没有居住在那里及感觉受限制的特殊经历。现在,我得出一点,要想真正了解今天的西藏,你就必须知道中国是怎么回事儿。这是我的主要目标,我想如果在奥运 会前一个月我没有被驱逐出境——被要求离开——我会在那里呆更久一些。
黄翔 水 滴 是白天唯一的 风 景 梦 滴 清脆如黑夜的 铃 铛 淅淅沥沥的岁月 击 响 囚犯光头 之 磬 滴 穿 沉 郁 千囚同此 一 瞬 千梦同此 一 滴 1990年4月11日午夜於王武狱室 1991年1月14日修改
凯特·桑德斯(Kate Saunders) 在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中国是主宾国,不过官方代表团中的作家是有人盯着的。此外,中国馆展出的来自台湾的图书上贴了绿色标签,上面写着“本书中任何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内容一律不予承认” 。 非营利的西藏人权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 ,最初被禁止在书展上散发关於我们的文学沙龙的传单——上有介绍当代西藏作家作品的内容。书展的组织者告诉我们,在书展上散发可能导致“不同意见人士进行争论” 的传单,会威胁在展厅维持正常秩序。为此书展管理部门通知,“国际声援西藏运动” 在书展的所有活动都必须在该组织的摊位和其公开阅读活动中举行。但是,当德国媒体对此进行了报导后,...
《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1 杨继绳 这本书原打算名为“天堂之路”,后来我改为“墓碑”。“墓碑”有四重意思,一是为在1959年饿死的父亲立墓碑;二是为3600万饿死的中国人立墓 碑;第三,为造成大饥荒的制度立下一个墓碑;第四,在写这本书写到一半时,北京宣武医院在为我体检中发现有“病变”(甲胎蛋白呈阳性),於是我加快了写作 的速度,下决心把这本书写成,也算是为自己立一个墓碑──有幸复查时排除了病变,但写此书有很大的政治风险,如因此书而遭不测,也算是为理念而献身,自然 也就成了自己的一个墓碑。当然,主要还是前三种意思。
赵岩 赵岩对过去60年中国的媒体控制及新闻检查制度作了一个总体回顾。他的结论是,从1949年到1978年,中国新闻界放弃并失去了其自由;此后至今,为了未来实现媒体的独立和言论自由,他们从未停止过抗争。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按照中国传统文化的干支轮回来看,60年为一大轮回。这一大轮回中,历史到底有多少前进,又有多少后退?中国的「新闻自由」是前行了,还是原地踏步?——这正是本文所要探讨的问题。笔者认为,中国新闻60年大体可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949年建国到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新闻媒体沦为工具、喉舌的前30年。 一百年前,...

页面

订阅 China Rights Forum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