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在我看来,建立在复杂的历史恩怨、扭曲的名实冲突、纠缠的现实利益、虚幻的未来前景之上的中美台、中美俄三角关系已经走到了一个濒临崩盘的时间节点上,或渐变,或突变,因为川普的莽撞,崩盘会来得更快些、更猛些。中国“崛起”的好运快要到头了,大变局之下,不论谁是赢家(也许没有赢家),但中国和台湾将成为最大的输家,这几乎是一定的。
选委会尽管仍然由大部分的劳工、商界所垄断,但专业界别才是指标。人才精英是香港的中流砥柱。选委会的选举结果,不仅影响下届特首的产生,而且也揭示了中产专业人士参与政治的趋向。
如今,我认为一个可取方案,就是泛民十大专业界别,每个界别的泛民选委,就着应该把票投给哪位最后能够成功入闸的候选人,还是投白票,进行业界内咨询和公投,用问卷调查或商讨日等方法,来决定该界别最终投票决定。
2013年第一次被判刑时,在法庭陈述中,孟晗曾说,“作为当代中国的一位老工人,连体面劳动的权利也被剥夺,我宁愿选择在监狱度过我的余生。”这句话,在孟晗于“12∙3”劳工案中再次被捕后,广为流传,一语成谶。
中国雾霾的话语演变,与其他事情的舆论生态一样。最初是集体的恐慌与愤怒,媒体迅速跟进呼吁的步伐,继而部分地声讨、部分地沉默,在无力之时便学会了淡然处之,转而寻求不治根本的救济方式,在戏谑段子和绝望沉默之下,化愤怒为麻木,最终选择了于丹老师的自我疗程。
作者按: 本文是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山重水复的中国”之第三部分,现再单独成文推出。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国内有专业性解读,但我以为都没有读出该书的要害之处,我所概括的“福山路径”,福山自己也未必认可,但这很可能就是中国目前正在展开的一条路径。
上海助选志愿者崔福芳、徐佩玲协助冯正虎竞选上海市杨浦区人民代表,在10月29日又一次遭到杨浦区公安局五角场派出所警察的违法拘禁,个别警察还恶意将扣押的二部手机浸泡在水里毁坏。崔福芳、徐佩玲依法于12月6日用邮政特快专递的方式向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2016年12月11日零时,WTO十五年贸易保护期到期,但中国没有能够获得国际一致认可的市场经济国地位,这预示着未来中国国际贸易将面临四处碰壁的窘况。而中国若想最终获得这一地位,除非落实其在2001年入世之初所作出的承诺,或者向WTO提起旷日持久的申诉。这两种方式,都是习近平的“中国梦”所不能承受之重。
在信息化时代,人们不那么容易被愚弄了。人们知道,没有众多的人仗义执言、奔走呼号,聂树斌还会无限期地被冤枉下去。在聂树斌被宣判无罪后,社会舆论没有献上廉价的掌声,而是聚焦继续追究政法委官员责任,思考冤案层出不尽的制度性原因。民众正在成熟起来。
截至2016年12月14日,戈觉平(奔博)夫妇被抓捕的第39天,倪金方、胡诚、邢佳被抓捕的第34天,六人被抓捕的第98天,此十一人仍被指定监视居住。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