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法治的完整性来自独立的司法和法院制度。这是公平审讯和程序公义的保证。在实施地方政府通过的法例时,同时确保国家机关根据国际法履行义务。独立的司法系统对公民权利的保障和保护,涵盖良好管治社会的多方面。
归根到底,该事故的罪魁祸首就是为了要创造“中国速度”向党献礼。领导为业绩,为邀功,拿工人生命如儿戏,当赌注去冒险蛮干,终至酿成大祸。
为当年(指1942年~1943年)日军修筑桂河桥和泰缅铁路的,主要是中国战俘——修泰缅铁路和桂河桥时,死了十万劳工,其中大部分是中国战俘……但桂河桥景区有英军墓、日军墓,却没有华军墓……梁山桥就萌生了修筑中国远征军华军墓的决心,以纪念死在桂河边的这些默默冤魂,并于2004年付诸实施。
作者按:在一个不能说真话的社会里,人们除争先恐后做党的驯服工具外,还必须戴着假面具生活。若像彭德怀元帅一样说真话为民鼓与呼,就会死无葬身之地,骨灰盒上的纸条上只能写“王川、男”三个字。毛时代是一个播种仇恨的病态社会,至今余毒未清,还在内外树敌,自己磨损自己。古人云:“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我记得那时候和平跟我说,如果说将来众位律师当中能出一位大律师,那一定是江天勇,那时候老江执业才五年。后来事实证明,从和平所里被逼出去的几位律师,都成了大律师(黎雄兵,李春富,江天勇)。你或许认为赚了大钱有了大名才叫大律师,我却认为守住良知的才叫大律师。
在读第二遍的时候我慢慢认识了,仅凭一个人的感情、个性绝不能抵抗庞大的专制体系,而需要依靠人性中更积极、更坚韧的元素,诸如爱、理想、信仰、正义、抱负,以及近乎神奇的意志力量。具有信仰的意志是打不垮的,更不能被消灭的。
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而中国通过出台《网络安全法》对互联网实施系统的管控,压制的不仅是公民的网络言论自由权和隐私权,更是对世界互联网自由、开放的基本原则的挑战。
作为宗教领袖,尊者达赖喇嘛本次成功访问蒙古,让数万期盼良久的蒙古信徒们终于可以见到尊者,其实是蒙古人民的一次胜利,蒙古是一个多党制的民主国家,蒙古人民有选票可以选举国会议员和总统,这一次蒙古政府不顾强大的外交压力,顺应民意,笔者对蒙古总统查希亚先生表示高度赞赏……
其实,中共近年的连串部署既然包藏撕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原则的祸心,港独言论、宣誓风波充其量是提早引爆其中的炸弹,并非制造炸弹。因此,指摘港独言论既无助发展民主,又不能煞停梁振英卖港媚共,与其如此,何不思考下香港民主的可行出路?何不尝试下不同的抗争途径?
面对死亡威胁,我不会气馁。八十多岁又是肝癌晚期,土都埋到脖颈,不怕死了。因有为受害者救死扶伤这个目标支撑,哪怕明天就死,现在也不改初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