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明白了原理与原因,其它一切由此可得明白。——亚里士多德 那个黎明的太阳来得早些,红太阳的触须才伸进风门,还来不及摸住谁的屁股,就听见喧哗声响,监狱长那长年累月无日不响的钥匙串撞击声,配合渐近的足步声,是囚犯的警报器。每当牢房岗亭的铁门“哗啦”喧动,这交响乐就能使犯人眼目圆睁,神情变异。几个光头脑袋伸到风门前轮流转动,巴掌大洞孔让双目盯去如演幻灯片。当牢门被打开的时候,黑暗也被挤到墙角。 1977年深秋是每间牢房犯人爆满的日子,在酷热而又臭气熏蒸的每间号房,早晚只供水一桶,除了饮用,剩的仅够洗碗。汗流浃背的犯人也无所谓,光溜溜相顾无言,毫无牵挂,方便而又自然,就象工友下班拥挤在集体浴室里。...
在我坐牢以后,有时候我们犯人坐在一起聊天,她们就问:“你干啥了嘛?年轻轻的。”我就说了。她们说:“你为什么要为别人做?你说了,你做了,那些农民能听到看到吗?你不是白说了。”我说:“不是白不白的问题,我凭我的良心衡量是对的还是错的。”
那间举行典礼的房间奢华亮堂,那些参与宣誓仪式的高官显贵个个衣冠楚楚。虽然没有宗教色彩,但场面之辉煌让人叹为观止。然而,谁又能保证,这些面如满月、意气风发、声如洪钟地宣过誓的新贵们,数年之后不会沦为中纪委反腐纪录片中那些神色惨淡、如丧考妣的阶下囚呢?
言论自由与否是文明社会与野蛮社会的分野,言论自由及其包含的传播自由是人权的核心,这早已是今日人群里的常识,压迫者、被压迫者孰不明白这点!扼死言论自由的唯一作用就是它是强盗政治的命脉,它能扼制出一个死的社会,却是喝血政治的活命要诀。
赵高最多是“自古以来”把眼前的鹿,说成是马,可不敢说鹿既可以是马,也可以是鹿。这种完全横蛮无理的态度,说明了中国连最基本的游戏规则也不遵守,年轻人根本不再想要“一国两制”或作为中国人。
鉴于贾敬龙犯罪确系非法拆迁所引起,被害人对于激化矛盾负有直接责任,存在明显的过错,同时,贾敬龙又存在自首的情节之事实,我认为本案不应判处贾敬龙死刑,更不应适用立即执行。
罗伯特·伯恩斯坦把自己传奇的一生概括为,将全部热情均倾注于两件事上:出版和人权事业。伯恩斯坦可能是以一己之力赞助过最多中国异议人士的美国人之一。“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这是我一生中非常非常美好的事情。我遇到的中国人,大多是异议人士。他们每个人就个人来说都是非常好的人。他们非常关心自己的国家,非常关心它的人权状况还未得到改善。”
借助这样毫无公心的人际网络来支持的个人集权,将会产生极其破坏性的激励导向。随着个人权力的集中,用人唯亲必然会发展为用人唯奴。因为基于个人关系网络的人才资源毕竟是有限的。而我们都知道,历史上政治大一统一旦走上用人唯奴的轨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如果人大“解释”《基本法》的权力是可以被扭曲地使用,这就会开了很坏的先例,我们牵涉公权的生活或商业权利都可以逐渐被夺走。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