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梁振英为达连任目的已是不择手段,肆意践踏香港立法、司法机构,肆意践踏民意,以满足某些中共官员的口味和要求。但天理昭昭,只要港人不放弃抗争,哪怕立法、司法一时受压,总有云开雾散之日,香港的民主、法治不会为梁振英陪葬,香港不会为梁振英陪葬。
只要有起码的政治常识,都不难得出一个共同结论:现行维稳体制只是堆砌不断升高的堰塞湖。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恢复人大的正常功能,不恢复媒体的正常职能,不恢复法院的独立审判职能,定会有更大危机不期而至。
是何建华以强势和强权先压迫弱者贾敬龙,伤害了贾的生存权和幸福权,才导致了贾敬龙的杀人行为,是何建华对贾敬龙作恶在先,非正义在先,贾敬龙只是被迫作恶在后,非正义在后。在这一前提下,以同样的灭命方式来处置贾敬龙就是不公平公正和非正义的了。
像南非一样,启动中国的“协商式革命”,开始中国社会有序的、和平民主正义转型,虽然不能保证中共的永久执政,但能确保权贵精英的安全和利益,绝对不会出现“千百万人头落地”的局面;同时又能真正让人民当家作主,落实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的马克思权力观,让国家走向长治久安的道路。何乐而不为呢!
在没有问责及监督的机制下,民间对中共自己发布的法律法规并不看好,更不会天真地以为中国的法治会有实质性的进步。中国的司法不独立,究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在一党统治之下,公权力完全凌驾于公民权利之上,而司法程序正义的缺失,导致公检法为了“党的利益”及政治需要人为制造大量的冤假错案。
如果说在过去三十多年计划生育起到过什么作用……最主要的作用只是制造了无数的家庭悲剧,伤害了无数妇女的身体,将大量的计生罚款从农村抽去到了城市加剧了城乡收入分化,并严重破坏了合理人口结构……
看看我们这个大群体的维权经历和结果就可以想象到贾敬龙个人根本无法得到法律的保护,最后走到杀人报复也算逼上梁山,司法和信访部门在重视群体事件的同时不应忽略个人冤情,被逼上梁山的108个冤情不就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群体吗?
尽管习近平一再高喊“人民的利益”,但在腐败的极权体制下,底层民众的贫困不可能得到解救……中国民众的生活将越来越难,贫困人口将不断膨胀,越来越多的人将失去“生存权”,更多的底层民众将会走向暴力,因活不下去而自杀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这种趋势不可避免。
我当即向组长指出,这个推荐方法是违法的,根据选举法规定,同一选区的选民都有权自由推荐其他选民,只要同一选区的十名以上选民联名推荐,就可以成为初步的候选人,每个选民都有推荐与被推荐的权利,不受选民小组的名额限制。
我曾被刑事拘留一个月,深知在那个连床和被褥都没有的地狱中,人的煎熬情形:痛苦失眠、缺医少药、沉重的劳役、牢头和流氓反社会分子的凌辱……但是对这些,秦永敏兄却从不提及,仿佛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芝麻小事。2015年夏,他就是以这种举重若轻的态度,泰然地再次跨进了牢门。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