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在问及中国问题之解的时候,许多朋友都回答我:强权就是答案,中国不可一日无强权。然而,我要说:强权不是答案!
就中国来讲,阻碍政治民主化的最基本因素,应该是执政党领导层的意愿和抉择,即他们不愿意改变现存制度(而失去权力或怕秋后算账)。当然,制度与政治文化等环境因素也严重框限中共领导层的思想与行为,使其不得或难以越雷池一步。
本来落实宪法就是实行宪政,而宪政和一党专政是不相容的。因为宪法至高无上,谁能组织政府,由选民决定。凭什么把一个党凌驾到宪法和国家之上?
时光飞逝,转瞬间贺婆婆已去世将近四十年,但她的音容相貌至今还萦回于我的梦中,把我带回那苦难的岁月。
后来谈起搜监这件事,王管教居然说:你要是能告了这件事,不让我们搜监了,我们都高兴。搜监这活儿又脏又烦,我们都不想干。领导就这么安排,制度就这么规定,我们也没办法。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美国宪法或许算不上一部契约,但它是建立在这个不言自明的契约思维基础上的,宪法就是体现契约思维的不断完善的文本。它本身是利益妥协的产物,并为通过利益妥协解决社会冲突的民主治理模式奠定了制度基础。
沈佩兰原来有着丰足的生活和幸福的家庭,拥有自己的养殖场,也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突如其来的强拆毁掉了她的一切,也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就像沈佩兰这样的女性人权捍卫者,她们遍布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有公权力侵害人权的事件发生,就会有她们的身影出现,因为,争取每一个人的基本人权,就是她们的使命。
香港政情未来会怎样发展?有一批新人问政,自然会有新的思维与新的问政方式。然而目前立法会的结构性缺陷,例如功能界别的设置,非建制派始终无法取得多数,遑论进行根本性改革,所以不能忘记与街头抗争的结合,甚至采取一些有效手法给当政者较大的压力,力求有些微的进步。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