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香港政情未来会怎样发展?有一批新人问政,自然会有新的思维与新的问政方式。然而目前立法会的结构性缺陷,例如功能界别的设置,非建制派始终无法取得多数,遑论进行根本性改革,所以不能忘记与街头抗争的结合,甚至采取一些有效手法给当政者较大的压力,力求有些微的进步。
奉劝那些阻止公民提出立法建议的相关人员,阻止行为已经涉嫌对公民监督建议制度的否定、已经涉嫌对法律实施的阻挠、已经涉嫌对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否定、已经涉嫌对党的领导地位的否定,所以已经涉嫌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于已经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相关人员,应当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在红色价值观占支配地位的社会,能够主动自觉地反思历史、告别红色价值观的人群只是少数,而相当多的社会成员却出于种种原因,默认了新旧各种版本的红色价值观。当下在时事认知方面的社会分化,实源于人们的价值观差异,中俄两国皆受制于此。
该《办法》引起了律师界的激烈震荡,连日来律师纷纷撰文或发表评论,谴责司法部这部新规。纵观这部新规悄无声息地出笼及其新增和修改的条款内容,我们认为这是一部违反规章制定程序,严重违背宪法、违背法律和国际法文件、违背国家和人民利益、违背科学的劣法,应当依法予以撤销。
患者杀医生的后果之一肯定是医疗资源的进一步减少,不必要的安保措施更多,患者负担更重。在一个背弃人类文明普世价值的丛林社会,谁来主导医改也无能为力。短时期来看,就如同虱子多了不咬,丛林社会还可以继续。长期来看,除了凤凰涅磐式的重生,中华民族很难有其他出路。
美国政府每年一度发布中国人权报告,让世界人民看清楚中国政府在危害人权、侵犯人权、限制自由方面做了哪些任人发指的残害生命的事件,让中国人看清中国流氓专制体制的邪恶的本质,让更多的中国人认识到自身权利受到侵犯而觉醒、并与专制政权抗争……
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还在继续,作恶者仍逍遥法外而且继续施暴,人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知而不言的沉默、冷漠,仍在成为暴行的共谋!这沉默和冷漠必将被历史所记录,人类也正在为此付出代价。让我们再次发出马丁·路德·金的警告:“我们看到真相却一言不发之时,便是我们走向死亡之日。”
值得关注的是,对中国明言要提高“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美国曾以“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决定全球经济规则”作为回应。如今,中国以一国原则欺凌台湾、香港,是建立在争夺国际秩序话语权基础上的,国际社会岂能继续纵容中国,坐视中国改写民主、人权的规则?
总之从《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比照原来条例的新变化中,我们看到当局对基督教、天主教、佛教、伊斯兰教等宗教的控制力越来越强,对基督教家庭教会、地下天主教和其他一切地下宗教的镇压更加地“有法可依”、打压处罚和控制约束更加地具体化、明晰化,家庭教会等地下宗教团体在法律上的生存空间已经丧失殆尽。
哪一个律师不想当庭胜诉,可当强权介入司法,法官成了执政党的奴仆时,律师的公民权利就成了抗争的底线,案件的博弈成了制度转型的博弈。少数律师英勇地站了出来,成了时代的弄潮儿,我们为他们点赞!虽现有恶法压顶,我们与他们一路同行。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