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就目前而言,民族主义者主要是向外使劲而不是向内使劲。对外国政府表现出强硬态度,但面对本国政府或官员时,则表现十分软弱。对外国(如美国)侵犯人权问题十分关心、敏感,反应激烈,但对自己或身边的人受侮辱、受侵犯,则表现麻木,委曲求全。对日本某一本教科书篡改历史怒不可遏,但对自己所学的教科书和课堂上的谎言却坦然处之。
一场自然灾害,暴露着一个社会体制的病症,其症结还是在政治体制上,当下,唯有启动政治改革和实现宪政民主,才能最大程度地抵御洪魔,才能实现官民同心,民族复兴。
司法官员不守法,普通民众守法,坚持不懈地走访法院,向司法官员及法官普法,维护宪法法律的尊严与权威。
这是个一条罪名包罗万象的时代,不能说真话,不敢说真话,文字狱、各种奇葩的狱在这个时代应运而生,颠覆你的认知!一个手势,一段文字,一个图片,一切皆可“寻滋”,万事都能“颠覆”。手铐、牢门随时向你敞开着……
我试着写了很久,不知道怎样排列文字可以表达想法的同时还能减轻我的恐惧。我曾真心为中国政府和中国政策辩护过,那时我的阅历有限,把有些善意的外国批评当成对我自己尊严的挑战,最主要的是我相信我的政府和国民,相信我们一起可以改变……
“709大抓捕”与法治目标背道而驰,是危害法治而向极权主义统治倒退。按照联合国的定义,名副其实的法治至少包括三大原则。其一是法律至上的原则,所有个人和包括政党和国家在内的实体都受制于法律;其二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法律及执法程序对所有个人和实体都一视同仁,司法必须独立于立法和行政;其三是法律必须符合国际人权标准的原则,国家不能制定违反国际人权准则的法律。
黑夜漫漫,并非没有恐惧。然心中有爱,再大的恐惧也不会阻止我们前行的脚步。作为家人,我们希望合家团聚,不愿亲人遭遇牢狱之灾,不愿家人遭受牵连,然而,社会的进步需要前行者,亲人们为中国社会进步付出的代价,是家庭的苦难,也将是我们此生的荣光。
2016年美国大选中传统媒体的表现让人失望,它们忘记了社会瞭望者的职责,一力坚持的所谓“政治正确”不仅妨碍了其客观公正性,使这场大选陷入毫无意义的口水战,还使民众远离传统媒体,选择从替代媒体获取信息,将社交媒体作为自己的言论平台。
共产极权制度是新事物,在历史上并无先例。如果我们要在历史上寻找它的相似物,那不是君主制,而是僭主制。不少批评者每每把共产极权制度与古代的君主专制相提并论,把共产极权制度视为古代君主专制的复辟,以为那就是点到了要害,其实这种批评还不到位。从对僭主制的分析可以发现,共产极权制度和古希腊的僭主制更为相似。
当一个政权把你教育得使你不会对它的正确性有任何怀疑的可能时,你便开始怀疑起你自己。你被抓了,你根本没有想过抓错了,而是竭尽全力从心的角角落落翻出“反动思想”,从生活的饮食起居各个方面搜寻出“犯罪的事实”,以证明他们把你抓对了。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