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uaxiaobao

辽阳工运领袖姚福信的家人,前不久接到姚福信病危的通知,姚福信的女儿姚丹立刻前往辽宁省凌源监狱探监。她说,她父亲当时是心脏病突发,经过抢救,现在病情比较稳定。姚丹说,她父亲在狱中的活动受到严密的监视和限制,没有与家人相聚和通信的自由,连上厕所都被严加看管。姚福信是2003年3月被捕的。当时辽阳市10多家工厂的上万名工人游行示威,抗议工厂领导腐败和工人生活没有保障。姚福信被工人选为请愿代表。随后,姚福信和肖云良、庞庆祥和王兆明等工人代表一起被捕。姚福信先被以“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拘留,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7年有期徒刑,并被剥夺政治权利3年。
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就8月31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阿尔布尔在北京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与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公室关於同意合作制定并执行技术合作项目的谅解备忘录》发表声明。“中国人权”支持这一举措,同时提请人权高专注意肩负的监督国际人权公约实施的使命,希望她关注在她访问期间北京发生的维权人士被侵权的事件。中国政府不应一方面签署技术合作的“备忘录”,一方面迫害维权人士。8月16日,在人权高专访华前,“中国人权”向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公室提交了一份有关问题和个案的文件,要求人权高专向中国政府发出清晰而强烈的讯息:技术合作只是促进人权的手段,而非目的;...
据总部设在德国的人权组织“世界维吾尔大会”消息,日前中国政府在新疆阿克苏地区逮捕了10名维吾尔人,他们被控犯有“分裂国家罪”,目前已被刑事拘留。这10个人所在的组织叫伊扎布特。中国当局查获该组织的章程,包括建立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的基本宪法和有关条款。该人权组织指出,中国当局在美国遭受 911恐怖袭击周年纪念日之前,利用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镇压维吾尔人。中国政府则声称,伊斯兰分离分子在新疆制造分裂活动。
8月18日,政府开展的“全国公安机关开门大接访”活动进入第三阶段,当局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级 “一把手”一定要亲自接访。《中央电视台》、《新华网》等媒体纷纷报道了北京市公安局长马振川亲自坐镇公安局2个小时,并接待了34位上访者。但在京的上访人士表示,电视上看到的那些获马局长接待的上访者,是预先安排好的一场秀,他们是走另一个门进去的。而有的访民在头晚就开始在公安局门口排队,全天排队人数最少有1,000人,但没有一个获得局长接见。
已被判刑入狱的自由撰稿人、前《当代商报》记者师涛的母亲,日前代表儿子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诉,请求法院依法启动审判监督再审程序,给师涛一个公平的裁决。同时,师涛的母亲发表了一封给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露易丝. 阿尔布尔女士的公开信,呼吁她在对中国访问中特别关注师涛的案子。师涛因向海外网站提供一份官方传达的在“六四”15周年时要求防范海外异议人士闯关回国的文件,於去年11月被拘捕。今年4月30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师涛10年有期徒刑。6月2日,师涛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法院维持原判。师涛的辩护律师莫少平在向湖南高院提交的二审意见书中,指法院在审理师涛的案子中在程序上存在重大瑕疵。
上周末,一批中国律师向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发出公开呼吁书,呼吁关注北京律师朱久虎被关押一案,保障律师合法执业权利。呼吁书说,5月26日,朱久虎被陕北靖边公安局以“非法集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名拘捕,帮助陕北油农打官司的其他律师也遭到骚扰恐吓,4位给朱久虎提供法律帮助的律师依法会见朱久虎的律师执业权也受到妨碍。呼吁书对这种妨碍律师执业的行为表示“坚决抗议”,并对律师执业环境恶化“深感忧虑”。全国律协是官方的组织,名义上保护律师的权益。参与发起和起草呼吁书的北京律师滕彪说,给全国律协写信让它来关注这件事,是要让大家看看这个协会到底能不能为律师说话。
自大兴矿难事件后,广东省当局近日下令“所有煤矿一律停产整顿”,大规模取缔不法煤矿。梅州、韶关、清远等100多家煤矿,被当地政府以证照不全为由封闭,拆除厂房工棚,炸封井洞,遣散人员。当地民众抵制强行炸封矿井,酿成流血冲突,造成5名民众和多名警察受伤。由於不少当地村民拥有煤矿股份,矿主更是投资巨大,而有关部门并没有相应的善后措施和补偿,导致民众血本无归,激化了政府与矿主及拥有股份村民间的矛盾。近日前往韶关市政府上访的业主和矿工已由原先的数百人增至数千人,希望当局改变“一刀切”的指令,给合法煤矿留下生存空间。
8月20日,素有“蓄电池之乡”之称的浙江省湖州巿长兴县的大批村民,围堵天能电池厂,抗议该厂造成严重污染,导致村内200多名儿童铅中毒,要求工厂停产或搬迁。约有1,000多名手执盾牌、头戴钢盔的防暴警察对付示威民众。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并殴打无辜的旁观者。约六七十人受伤入院。这是浙江省地方民众继今年4月、6月爆发的两次大规模反污染示威后又一次反污染抗议行动,是今年6月冲突的延续。
鉴於大陆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各地民众抗议示威不断,流血冲突此起彼伏,政府当局近日组建了装备有装甲车辆与直升机的特别警察部队,以应付局面。据消息人士披露:这些特警部队将分别驻扎於36个主要城市,在北京和上海两个地区部署的警力最多,还有一支驻扎在河南省郑州市。河南是中国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约有上亿人口,世界瞩目的艾滋病村就在该地区。河南发生的群体抗议事件多於其它地区,去年就发生了中牟地区大规模的回汉冲突。
为了迎接“十一”国庆节,从8月上旬开始,各地方政府清理访民的截访队伍陆续进京。“两办”、公安部、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及各地驻京办前停满了全国各地的截访警车和多达五六百人的截访人员。8月中旬,北京的城管和警察清除了北京铁路两旁访民搭的破棚子,一些访民只得涌进收费低廉的小旅店。但当局指令“上访村”周围的旅馆业,不许业主接待访民。访民之间盛传“为了拘捕访民,北京倒出了两个大监狱”的消息,即使如此,无路可走的访民不得不铤而走险,继续上访。

页面

订阅 Huaxiaobao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