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

无锡的何凤珠怀孕6个月大的到星期二在天安门放礼炮,其后被无锡市公安局滨湖分局抓捕最后决定取保候审。 本文是无锡上访人士何凤珠直接发给 中国人权 的。文中讲述了她于2015年10月11日在天安门前放礼炮“上访”的原因:一是为了揭露无锡滨湖区政府偷拆房子、绑架抢劫、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对其全家造成的残害;二是为了法治的进步,为那些推进法治进步的人权律师呼吁。 我为何要在天安门前放礼炮及我所认识的王宇律师 这次去放礼炮就是被逼得没办法,10月11日差点把我打流产,报警后不出警,看到这种打压法律对于老百姓,毫无意义。我84岁奶奶周静文她的眼睛在滨湖区太湖街道书记许年平,...
刘晓原律师的孩子准备明年大学毕业后出国读研究生,在办理护照时被拒绝,说他参加了什么反动组织。这是遭当局打压的锋锐律师事务所的第三个律师的孩子被限制出境。 我的孩子也不能办护照出国留学 刘晓原律师 我孩子是南昌大学大四学生,准备明年大学毕业后去出国读研究生。九月中旬,通过国内正规的留学机构办理出国申请手续。按照留学机构的要求,必须在今年十一月之前办理好护照,以便在12月份向国外大学递交申请材料。孩子读大学时户口已转到南昌。10月8日,我的孩子去办理护照。办证部门说,公安机关户籍档案上的照片有些模糊,让他一个星期之后再来。今天(10月15日)下午,我的孩子如约来到南昌市公安局出入境接待大厅。...
如果说我以前竭力避免人权律师这个圈子,是因为李和平律师。我实在受不了自己的家门天天被警察守着,受不了丈夫在外地办案时被某个派出所抓了进去,受不了丈夫被套上黑头套绑走暴打。在709事件发生后,我想了解为什么这些律师成为人权律师?他们是怎样在外人看来满地黄金可捞的律师行业里,选择了不讨好,赚钱少,污蔑少不了的人权律师这条路? 接触人权律师五个月,我由衷地感慨:这群人权律师,是精英中的精英,律师中的良心! 那些个身价过亿的财阀,那些汲汲营营终于登上官场高位的高官,是世人眼中的精英,但是真正的精英却不是这样的!良心未泯的人才有机会成为精英。法治社会律师依法办案不稀奇,...
“七九抓捕事件”中被捕的刘四新博士和赵威女士的辩护人王磊和任全牛律师前往天津河西公安分局预审支队和河西分局要求会见其当事人,但被“踢皮球”,警察声称他们连办案人是谁都不知道。 刘四新赵威会见律师权利何时实现?! 今天是2015年9月17日上午,七九抓捕事件之刘四新博士的辩护人王磊律师和赵威女士的辩护人任全牛律师一起到天津河西公安分局预审支队(河西区看守所院内)要求见“办案人”赵旭副队长。在楼下大厅登记通报后,说赵队长在忙要我们等着。在等待过程中赵威辩护律师去了趟近旁看守所办理会见手续窗口又去询问查找“赵威”这一被关押人员的信息,要求会见,话刚落地里面警察就明确告知:“里面没这个人!”...
维权律师王全璋于7月10日“被失踪”,8月10日,李仲伟律师第三次到天津河西区看守所,和王全璋的妻儿一起寻找王全璋;在经过多番要求和争取后,终于得知王全璋已于8月4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个罪名刑事拘留,但却被拒绝会见王全璋。 王全璋律师被控涉嫌寻衅和煽颠 ——8月10日约见王全璋案办案人员碎记 王全璋,一个在北京执业的山东籍律师,多次跟我讲:做人权案件的律师,不能有任何不良嗜好,不能抽烟,不能喝酒,不能去娱乐场所。我虽认为有道理,但因抽烟没戒掉,表面上我还是不以为然,但他这话我记在心里了。 7.10后,王全璋失踪,为了找他,我曾两次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和河西看守所,但都无音信...
8月24日,距包龙军在首都机场与家人朋友失联第44天,律师几经查询后终于在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预审支队获知:包龙军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已被在指定地点监视居住;但接待律师的警官拒绝介绍包龙军涉案犯罪事实。律师严正指出办案机关在长达40多天时间里,没有依法通知包龙军家属,严重违反法律规定;警官向有关部门询问后回复说,已于7月13日向包龙军家属包玺寄送通知,但拒绝披露有关寄送细节。 包龙军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罪监视居住 家属未收到通知 8月24日,距包龙军在首都机场与家人朋友失联第44天,黄汉中、陈永福律师赶赴天津。 此前,从媒体报道得知,...
维权律师王宇的丈夫包龙军于2015年7月9日在送儿子到机场准备去澳洲留学时被天津警察带走,至今无音讯。2015年8月24日上午,陈永福、黄汉中两位律师前往天津市河西区看守所要求会见包龙军,接待警官查询后先问律师怎么知道人关在这里,然后却又说查无此人。 律师要求会见包龙军,看守所称“查无此人” 今天(2015.08.24)上午陈永福和黄汉中两位律师,从北京赶赴天津前往天津市河西区看守所会见包龙军,天津郑建慧大姐和河南一位大姐到车站接站并陪同。 在抵达看守所后,两位律师直接到看守所接待窗口递交手续,提出要求会见包龙军。 接待警官查询后先问律师怎么知道人关在这里,然后答复说查无此人,...
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各成员国和观察员国的常驻代表 尊敬的阁下, 我们迫切要求您的代表团在即将于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十届会议上就中国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打压人权捍卫者和维权律师乃至整个民间社会的行为,发表联合和单独声明。中国政府在加入该理事会时,曾承诺要尊重人权并维护联合国人权体系言行如一的道德标准,这些承诺与目前中国国内人权状况互相矛盾,相距甚远。 2015年上半年,中国人权状况急剧恶化。女权活跃人士们只是试图提高大众重视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骚扰问题就惨遭当局关押。中国当局发布的一系列公开征求意见的法律草案,更是扬言要进一步限制独立民间社会和言论、结社及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
刘正清律师:【刘远东案情况通报】本律师与天河看守所预约2015年8月20日(星期四)下午会见刘远东。我按时去该所办理会见手续,此次却与往常及别的律师办理会见不一样——值班员打开电脑一看就要打电话请示。我猜测最近象刘远东这样的所谓“敏感人物”上面是有交待的,他们肯定是受到了“特别的关注”。只要能让我正常会见,这也罢了!然而正式会见刘远东时,我象往常一样拟将其妻儿的生活照让他看,一拿出来,值班辅警嗅觉特别灵敏如狗闻屎般的兴奋,尖叫:“不许看相片”!隔着铁丝网的4、5警察似乎早有准备即刻扑向刘远东。不停地刁难刘远东,为了让会见顺利进行我息事宁人就将相片收起来。然而众奴才仍不罢休,...
转自吴魁明律师微信朋友圈 【刘正清通报隋牧青案情况】隋牧青律师于2015年7月10日23:40,被广州番禺区南村派出所以寻衅滋事名义带走。第二天即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具体在何处尚不知)。隋被抓之前曾在我处留有几份刑事授权委托书,嘱我他一旦被抓就要我作其代理律师,其被抓后我恰好在珠海为“华藏宗门”案整整开庭一个月,庭审结束后其妻仍希望我代理此案。于2015年8月13日(星期四)签署委托书给我申请会见。当天我持隋妻委托书及家属关系证明到广州市公安局值班室要求会见,该值班警察电话请示有关部门之后便要我到该局信访室办理。我到信访室说明来意之后,...

页面

订阅 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