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

“709”案被捕的维权律师王全璋被羁押900多天至今见不到律师,而在王宇被捕后曾担任其辩护律师的沈阳律师李昱函于2017年11月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遭逮捕,为此河北律师卢廷阁、天津律师马卫、山东律师祝圣武和北京律师黄汉中、王宇于1月4日上午,到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北京市律协,要求律协承担起维护王全璋、李昱函律师权益之职责,要求全国律协组成调查组到天津和沈阳进行调查,并给予维权。 律协应承担起维护王全璋、李昱函律师权益之职责 王宇律师 1月4日上午,河北卢廷阁律师、天津马卫律师、山东祝圣武律师和北京黄汉中律师、王宇律师来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青蓝大厦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要求律协承担起维护王全璋律师、...
维权律师是我们时代的英雄。就因为他们选择了做维权律师。有些人在法庭上英勇不屈豪情万丈,他们自然是英雄,是大英雄;有些人做妥协认错,有些人甚至违心地认罪,只要没有出卖别人,他们就仍不失为英雄。因为他们毕竟参加了维权事业,他们的正义感和道义勇气就已经远远超出众人。
在辞旧迎新之际,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发表新年献辞,称尽管2017年“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公权肆意违法、冤案接连不断,人权律师继续遭受迫害,但他们在2018年仍将一如既往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继续为那些冤屈者、良心犯辩护,以捍卫人权,促进公正。2018年是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0周年,他们呼吁当局履行承诺,尽快批准该公约,让每个中国人都能堂堂正正地做一回公民。 惟有坚持才对得起这个时代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年新年献辞 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当我们用这两句话开始2018年新年献辞的时候,朋友们可想而知我们的内心是一种何等的酸楚和悲凉。但是苦难愈深重,人权律师们愈加坚定...
这个寒冷的冬夜,我们却分明感到了些许暖意,因为我们大家在一起就有温暖。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一种力量可以抵御黑暗与严寒,能够战胜恐惧与绝望,那无疑就是爱,对爱的执守与信仰可以超越这一切!这一年,越来越多的人在觉醒,越来越多的生命个体在更新!我们分明感受到一个旧时代的终结,一个新时代正在降临!
我深知,这国的司法,已腐烂如斯,败坏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了。但还是让我深感震惊和愤怒,震惊于沈阳当局的肆无忌惮,愤怒于沈阳警方的有恃无恐。
像李苏滨、江天勇、李方平、高智晟、滕彪、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等这样的人权律师,每位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若不是太坚持正义与理想,生活都会十分富足。可是责任心让他们本能的选择了走正道,因此人生历尽沧桑、经磨历劫。
两年多来,李文足女士为营救丈夫遭遇了警察的各种威胁、骚扰、跟踪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巨大的压力下她展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仅控告一项就超过三百次。她持续不断地为丈夫、为709涉案人士、为更多的良心犯呼吁和行动,无数的人深受感动。
李柏光律师于2017年12月4日上午会见了被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的李昱函律师。李昱函告知李律师,她在看守所每天遭受折磨:别人一餐给两个馒头,她只给一个;重病发作不给药吃,要求叫医生,管教不理,还大骂叫她快点死;女牢头和女犯人折磨她,不给她温水,让她用冰冷的凉水洗澡,用各种人身攻击语言辱骂她,还把她买的蔬菜放在厕所地板上,故意在上面撒尿。 李昱函律师现年60岁,是709案被捕律师王宇的辩护人。2017年10月9日她被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谈事为名诱捕,后被刑事拘留,11月15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李昱函律师患有心律失常的阵发性快速房颤、冠心病、头外伤脑震荡(因维权被打造成的)...
曾任“709”案当事人辩护律师的沈阳律师李昱函,在失联1个多月后,于11月10日上午会见了律师。她告诉蔺其磊律师,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约她10月9日(当日是她60岁生日)到分局谈事,分局警察打车把她接到分局接待大厅对面的公交站后,过来四五个人强行粗暴地夺走她的背包,并将她双手背铐带进一辆面包车车里,现在手臂还有淤青痕迹。带到北市派出所后,她被警察在三个房间里来回拖拽近20分钟,去洗手间也不给打开背铐,并且被几个男的看着。她患有房颤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弥漫性胃炎等病。当日下午,蔺其磊律师到沈阳市和平区检察院,向检察官陈述了四点“依法不应该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师”的法律意见,...
已经三个月没有会见黄琦了。本来打算待阅完案卷材料之后去会见黄琦的,结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终等不到能够阅卷的一天。我相信绵阳市检察院是找的借口不让我阅卷,因为与四川省检察院一起审定案件,由于四川省检察院不是办案单位,而是上级单位,下级对上级,只需要就疑难复杂的问题进行请示,凭常识那不需要多少时间的。而从2017年9月下旬与绵阳市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约定阅卷时间起,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省检察院还没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绵阳,这不可能。但是我没有办法戳穿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迫使检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给我查阅复制。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决定给不给我阅卷,...

页面

订阅 律师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