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法学界对寻衅滋事构成一个“口袋罪”已经是共识,一些国家工作人员可以用这个口袋罪来剥夺公民的基本人身自由,它的后果是导致公权尤其是地方公权的严重滥用。
如果把国家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思想和言论就是他的脑子,警察权是他的胳膊大腿;胳膊大腿虽然粗壮有力,却不能代替脑子思考,更不可能判断思想和言论的对错。如果说一个胳膊指挥脑袋的人很危险,如此治国岂不是更危险?
通常来说,信息以公开为原则,以保密为例外。国家秘密只能成为免予信息公开的例外情形。因为信息一旦冠以“国家秘密”,可以阻却公众的知情权,也让“不当”获取或传播者,陷入被法律否定评价的危险。在阴影里形成的不当的“国家秘密”,让人担忧,它们会在晦暗的角落里限制公众权利,提出钳制思想的举措。更让那些愤而反抗的民众,陷入因泄“密”被追诉刑责的境地。
每次独裁者对良心犯的审判都会载入史册一样,2015年6月19日,千年古城广州会记住这一天,独裁者对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的非法审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某一天,历史与良知会对当下的施暴者予以正义的审判!
中国真正的问题在于权力的公共性严重缺失,民众对国家权力的参与和分享严重匮乏,社会对国家权力的控制和规范严重缺位。这才是中国国家权力现代化的真问题,也是特殊的难题。
控告人系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正在审理的杨茂东、孙德胜被指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指控明显不能成立)杨茂东的辩护律师。被控告人甘正培、梁夏生、郑昕、罗成、鲁肖非法剥夺辩护律师诉讼权利,非法拘禁(超期羁押)当事人,已经涉嫌严重的违法犯罪。
任何试图用某个公权力机构的监督来取代舆论压力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除了法官无法不予理睬从而损害审判独立外,也因为国家机构相互间的监督是可以蜕变为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防止这种蜕变最终还是需要虽然相对软弱但是却无处不在的公民的监督。
一个努力推动社会进步的公民因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而蒙冤受难时。那么,脚踏这片大地每个人对于这不公义的审判都背负着道德的枷锁,他们像蝴蝶一样不停地扇动翅膀,为了引起社会变革的飓风
人们常说中国“有宪法无宪政”,好像现行宪法付诸实施了,就会有宪政。但是,有此种宪法文本、此种立宪机构在,中国没有宪政的可能性。基於公民承认的政治合法性,和基於暴力流氓逻辑的“枪桿子里出政权”,根本无法相容。
法治社会不可能一蹴而就,司法权威不可能朝夕确立,但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命运。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也许注定会成为本轮司法改革中的垫脚石,然《论语》有云“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