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一直以来,组建反对党践行宪法赋予公民的结社权利,都是中共专制集团视为江山不保的最大隐忧,以反对党的形象公开活动,无疑挑战了中共集团执政的合法性,因此,毫不留情地镇压是中共的必然选择。
此次引起广泛关注的林祖銮事件,实则就是当局用污名化的罪名对其政治上的“敌人”进行政治迫害的一个典型案例而已。
五年乌坎故事,是村民誓死抗争、当局被迫接受的一个新的试验。今天,试验的结果昭然若揭:民主与专制势同水火,“一国”岂容“两制”?
值此中共建党九十五周年之际,我对您提出一个劝告:尽快到国家民政部,将中国共产党登记注册,让中国共产党成为一个合法组织。否则,在目前这个状态下,任何人都可以控告民政部部长渎职,因为他没有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力;中国共产党不可能靠党员缴纳的党费运转,一定得到国家财政的资金支持,这样,共产党岂不是黑帮了?
树庆,你被判了十年/十年啊,多么漫长的囚禁/想一想,年过半百的你/须发半白的你/沧桑瘦弱的你/还能否挨过这十年?
我们尝试过找媒体,但没有记者愿意触碰这个事件。我也尝试过法律途径,并多次到新会区人民法院起诉,但法院拒不立案……有天巧遇到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他详细询问并了解我们的遭遇后,表示愿意作为法律顾问帮助我们准备诉讼……2014年6月 21日,唐律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拘捕,2016年1月29日被广州中院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日子在不断的重複中麻木/时间在一片苍白中虚无/此刻,肉体仅仅是肉体/绝不是一颗绿色的树/此刻,灵魂就是灵魂/一只小鸟从我的胸中飞出
只要真相还被掩盖一天,只要中共还在因纪念六四而关押一人,中国社会纪念“六四”的民间抗争就不会停息,而中共当局自己,也不会从“六四”的恐惧中挣脱出来,就永远面临着历史的拷问和审判。
她不过是在为一位最为温和的律师李和平做助理;她只不过是跟随在法律文书和法律程序之间。这是文明的职业,却被当作战争来对待,而且有人对她进行中世纪的最为黑暗野蛮的战争。她被强行绑走投入黑牢,没有任何人能够得知她的消息,她只有面对无休无止的黑暗。
80多名上海访民在联名致国务院法制办的《行政复议申请书》中提出两项申请:一、依法确认《国务院信访条例》第35条等规定和部分信访文件具保护地方政府违法举措、无视受侵害民众利益之实,应予修正;二、请求依法确认国家信访局不依法履行《国务院信访条例》和联手地方政府打压维权者的行为违法。申请书指出,按照《国务院信访条例》第35条规定,信访人对地方政府的复核结论不服,无法再向更高的权利机关——国家信访局提起复核,这明显违背基本常识和法理程序,更成为地方政府违法行为的保护伞,成为将民众推向万劫不复之地的恶魔之剑。而国家信访局对地方政府和无任何执法权的侵权方的截访、殴打、...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