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6月19日,“新余三君子”案在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法院宣判。维权人士刘萍和魏忠平两人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6年半,李思华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
这个法庭是一个有着特殊深度的法庭。在这个法庭上,我要用我自己的叙述方式讲出我参加声援《南方周末》的街头抗争和政治集会的真实情况,我的初衷、核心考量、运作行动和平衡手法;讲出我推动以敦促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为主题的“八城快闪”街头宣传活动的基本思路和法律性事实。
“今日立春,苏州的法治进入了冬天。庭审外围现场警方草木皆兵风声鹤唳,封闭道路、抓捕公民,场面混乱……声援老兵范木根,保卫家园、保护妻儿,义不容辞。面对擅闯家门的行凶歹徒杀无赦!”
我向中共当局、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呼吁:如证据确凿,足以表明高瑜有罪,那就请光明磊落地向全世界宣布她的罪状,并予以宣判收监,让她服刑;如目前尚收集不到足够有力的证据,但又不愿意恢复她自由,那也请出于人道原则让她保外就医,予以监外监视居住。
江泽民说“使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可成果却被贪官转到国外去实现“美国梦”了;温家宝说“让中国人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可徐纯合在母亲和孩子面前被警方当场击毙;习近平说过“中国人共享‘人生出彩’的梦想成真的机会”——但徐纯合的“人生出彩”梦想只能到天堂去追寻。
墨西哥谚语:“他们试图把我们都埋了,但不知道我们其实是种子。”当局以为严厉打压可以吓退民众的维权热潮,其实他们的每一次打压,都种下了更多的怨愤,唤起更多的公民投入维权抗争。
在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他们被秘密关押,见不到律师,我不知道他们会遭遇怎样的酷刑和折磨,不知道他们是否挺得过来。最让他们牵挂的或许是儿子包蒙蒙出国读书的事。如果知道孩子出国梦碎,他们会不会肝肠寸断?如果知道孩子的坚强和成熟,他们是不是会感到些许安慰?
“赤壁三君子”案的最终判决不是我们律师所能左右得了的,但是公理自在人心。当局为保政权,不顾事实,肆意揉捏罪名,玩弄法律,将“赤壁三君子”治罪入狱。就此案判决,律师当然不会胜诉,但从另一角度上来讲我们却是赢家。
就算张六毛死于重病,也确实犯罪,但为何不通知家人?为何长时间不让家人见遗体?为何警方希望擅自火化?从张六毛家属最后见到其遗体的情况看,张六毛死前遭受酷刑已经是铁证如山。
得知你被处刑七年,我的心在滴血。在一邮件组里,我写道:“痛苦到极点。她将在牢里呆到七十八岁,她能活着出来吗?一个在斯国一如既往地勇敢、坚毅、有担当、有远见的伟大女性,就这么被销声了?”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