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全国范围内的大抓捕还在继续。每一天都有坏消息传来。维权律师浦志强、刘士辉、唐荆陵、夏霖、余文生,民主维权人士袁新亭、王清营、圣观法师、谢文飞、杨崇、贾灵敏、郭玉闪、寇延丁,记者和学者高瑜、徐晓、铁流,纪录片制片人沈勇平,艺术家王臧、追魂、陈光,等等。 有人解释成政法系统滥用警力、警察权失控;有人解释成中央派系斗争,也有人解释成习近平为了稳固自身权力而采取的应急手段,这恐怕都不对。这一波对民间社会的大规模镇压,是从去年抓捕“西单四君子”开始的。2013年3月31日,袁冬、张宝成等四人在西单演讲,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当场被捕,正式揭开了当局镇压新公民运动和公民社会的序幕。不到两年的时间里,...
(一) 与 志永 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朝阳门附近的一家快餐店。由于堵车,我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打他电话,想告诉他我会晚到,他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到了约定的地点,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抬头,温和而略带腼腆的微笑。 乍见之下,他像是校园里的一名在读研究生,沉静如水,书卷气很浓。他一边专心于电脑上的文字,一边等我。他说,为了保证专心致志,他工作时不开手机。 我们一见如故,直接进入正题:下一步我们做什么?他提到几点:宪政研究、访民救助、法律援助。我告诉他,我已经在整理现行法律、法规与规章,找出其违宪之处,及下位法对上位法的违反、各种“法”的矛盾与冲突。他建议,由他、滕彪和我三人一起,做宪政研究,...
在本周连续开庭审理的数名维权人士的案件中,广州维权人士和企业家刘远东案今日审结,但未作宣判。刘远东被控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和“虚报注册资本”罪——后者与他建立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有关。 刘远东是“南方街头运动”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南方街头运动”由南方的一些活跃人士发起,呼吁大家对公共议题“从网路到广场”,在南方的闹市区、公园等公共场所举牌抗议、拍照并在网络发布,从而推动政治变革和实现社会正义。 2013 年 1 月 7 日,刘远东在声援南周员工抗议《新年献词》被当局删改的抗议活动中发表了演讲。 消息来源人士出席了今天在广东市天河区法院对刘远东的庭审。他说,刘远东看上去感觉瘦了很多,...
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对许志永的起诉书显示,要求“教育平权”和“财产公示”居然是构成指控新公民运动创办者许志永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要件。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起诉书 京一分检刑诉[2013]306号 被告人许志永,男,1973年3月2日出生于河南省民权县,汉族,身份号码:620102197303025316,研究生文化,北京邮电大学讲师……因涉嫌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于2013年7月16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刑事拘留,经本院批准,于同年8月2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 本案由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许志永涉嫌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中国代表团今天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各会员国对中国进行第二次普遍定期审议的最后发言时这样说,称:“中国的人权状况如何,最有发言权的是中国人民。”
新公民运动支持者、知名投资人王功权,9月13日被北京警方以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刑事拘留。声明说,继丁家喜、赵常青、许志永、郭飞雄等活跃人士被逮捕后,刑拘王功权标志着“萌芽中的公民社会正遭到全面镇压,中国社会正面临最危险的时候。”
文章表达了一位普通人对许志永的赞扬和推崇。文章说,当局抓捕许志永是愚蠢的,因为抓捕他让更多人知道了他和新公民运动。
许志永事件之 公民社会呼吁书 7月16日,“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博士在被非法软禁长达三个月之后,被北京市警方刑拘。而在此之前,警方已经刑拘或正式逮捕了“新公民运动”至少15名参与者。政府当局全面压制“新公民运动”的意图显而易见。 这是一起极其严重的事件。从远处说是对斯大林模式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延续,从近处说是对十年刚性维稳的延续,就当下说更是对习近平先生承诺的“全面实施宪法”的公开背弃。 反宪政潮流因舆论的顽强狙击已经退潮,但对公民社会的压制仍甚嚣尘上,而且直接动用国家机器,实施定点打击。许志永和他的伙伴们遭遇的厄运,是这方面的最新案例。 “新公民运动”...
【许志永】作为新公民运动参与者,作者抗议当局对许志永的软禁和刑拘,认为这是破坏法制、侵犯人权的行为;并表示跟许志永站在一起,继续推动新公民运动。
许志永等10名律师、媒体人、企业家就当局最近将至少7名公开要求政府官员财产公示的人士刑事拘留发表公开信,要求保障公民自由表达权利,立即释放这些被拘留人士。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