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就算张六毛死于重病,也确实犯罪,但为何不通知家人?为何长时间不让家人见遗体?为何警方希望擅自火化?从张六毛家属最后见到其遗体的情况看,张六毛死前遭受酷刑已经是铁证如山。
得知你被处刑七年,我的心在滴血。在一邮件组里,我写道:“痛苦到极点。她将在牢里呆到七十八岁,她能活着出来吗?一个在斯国一如既往地勇敢、坚毅、有担当、有远见的伟大女性,就这么被销声了?”
“只有在创造了使人人可以享有其公民和政治权利,正如享有其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一样的条件的情况下,才能实现自由人类享有公民及政治自由和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的理想。”
依法治国,律师是基础。依法治国说白了就是接受普世价值,主要由律师、法律人治国。法官、检察官从执业十年以上的优秀律师中产生,法官不是官,是政治中立者,否则永无公正的判决。可是,中国律师今天处于极其低下的地位。
唐先生当然是无罪的,指控他有罪,不过是因他和所有的良心犯一样,有一颗追求爱与真理的心。而我的这篇辩词所要探讨的,也正是爱与真理的“罪”性。
2015年7月9日凌晨,以王宇和包龙军律师夫妇被警方抓捕为起点,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全国范围内先后有十四位律师和多位民间人士被非法抓捕、秘密羁押、被官方媒体造势污名化,近300名律师和民间人士被警方强制约谈、非法传唤、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更有上述人士无数的无辜亲朋好友被骚扰、被拖累……
7月10日,和平再次遭遇强迫失踪——连同他的助理高月和赵威,连同他的弟弟李春富律师。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发生在他周围的这一切,但我相信和平“爱里没有惧怕”,他一定能平和面对,也盼望他早日回到他深爱的家人身边!
警察和律师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首先源于法律的设置。法律给了警察追剿罪犯的权利,给了律师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提出无罪或罪轻辩护的权利。现实中,警察眼中所有人都是罪犯,必全部缉拿之而后快;律师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两者或都内心以为自己在维护公平正义,两者对公平正义的理解或也有很大区别,矛盾势所难免。
在新的一期中国人权论坛“香港与中国大陆:共同的将来、争论的现在”中,我们很高兴地推出新的播客系列。这是在以往两期以香港为主题的讨论——“建设一个共同的未来”(2011年第4期)和“在风雨中坚守”(2014年第2期)的基础上,继续探讨现存的民间抗争与香港/中国大陆的民主前景两者之间的关系。
(收听播客) 中国人权导语 欢迎收听中国人权全新播客系列的第一期节目。作为开始,我们的第一个片段讨论了在目前这一重要的历史节点上香港人和大陆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去年在香港雨伞运动期间,十多万人走上街头提出真正普选和民主化的诉求。他们非凡的集体精神和创意吸引了广泛的国际关注。尽管在中国当局严格的网络审查之下,这一运动仍然引起大陆网友在网上表达支持。 从今年初开始,当局便对中国大陆活动人士不断打压,7月更是扩大为对律师和维权人士的规模空前的镇压。 在香港,虽然本地人和大陆人的文化冲突日益凸显,但是香港民众仍然站出来公开声援被关押的律师们,在在显示着香港和大陆的民主未来密不可分的联系。...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