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现代国家竞争的核心原则,不是简单比谁的兜里钱多,谁手里的武器高端,而是文明先进性的综合比拼。微观还是要看人的状态,人的发展、自由、自律、创造和权利档次、将决定竞争的成败。苏联当年试图搞不同的体制平台,但与美国文明存在代差。尽管苏联也曾频繁发力出招,最终却悲惨败下阵来。
特朗普不仅对美国来说是最具争议的总统,对中国,特别是对中国文化精英来说,也成为最具争议的美国总统。左右之争是现代政治演进的主要动力机制。特朗普对美国政治文化的一些宝贵传统,特别是尊重真相、尊重对手人格的传统,带来了颠覆性的威胁,令人深感失望。
中共当局的公安部近日公布了一个名曰《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虽然假惺惺地称作“征求意见稿”,实则是作秀骗人,已铁定按此办理了。中国历史上最黒暗的时期已迫在眉睫了!对当局如此大开历史倒车,颁行如此祸国殃民的恶法,-切有良知的中国人和有觉悟的公民,决不能再熟视无睹,保持沉黙,而必须大声对此说:不!
历史已经证明,并且终将让更多的人认识到,导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中国共产革命也是一场悲剧——中国历史的大悲剧。如何翻过历史的这一页,使中国在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上前进,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
社会主义改造一直在进行之中,并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新话。比如文化大革命有“破旧立新”,而今换成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换汤不换药。“破旧立新”的重要标志之一正是改名字。友人曾给我改的名,建议把“唯色”改成“唯一红色”。
中国模式既得益于自由主义的蜕变,也加剧了自由主义的蜕变。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的深度整合,中国极权主义体制与蜕变的自由主义精英的深度纠缠,意味着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各自的各种歪解,相互间有很大的支撑作用。这是我们今天不得不面对的复杂现实。
可以从远处看十年前金融海啸,概括起来,引发金融危机或风暴有三大因素:一是金融规模的空前扩张;二是违约和骗局充斥市场;三是利率变动在无意中造成资产价格的突发性反转。中国政府又开始走金融扩张的“回头路”,这只是推迟危机,在若干年后,由于货币发滥发和金融的疯狂扩张,由于现在过度的金融扩张政策,中国再也逃不过规模更加巨大的房地产和金融风暴。
身份政治已成为一个能解释当今许多全球事务的核心概念。左右两派都在搞身份政治,左派目前实行的身份政治最糟糕的事情是,它刺激了右翼身份政治的兴起。人们永远不会停止以身份的方式思考自己和社会。但人们的身份既不是固定的,也不一定是出生的。身份可用于划分,但也可用于融合。最终,这将成为当前民粹主义政治的补救办法。
美方的底线已定: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停止盗窃知识产权。这是一条公平的友好的对等的底线。形势比人强。形势迫使人们丢掉幻想。能够实现的选择,才是好的选择。坚持这条现实的公平的对等的底线不动摇,是中美两国共同的福音。
国企是人权的最大的侵犯者。国进民退的过程就是侵犯私有财产权的过程。反对国进民退就是捍卫私人的老百姓的财产权和经济自由。长久以后中国一定要走向市场经济的。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坐等实现市场经济的那一天。

页面

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