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无论运动事业多么高尚,或者对手行为多么卑劣,仅靠自发的、临机而动的抗争,即使这些行动都能完好执行,也很难战胜对手。而如果制定计划确定如何系统地组织公民抵抗,以及如何让大众接受,去实现选定、聚焦的目标,这样运动就会获得推进的力量。
中共在大概率不能夺取政权的情况下夺取了政权,中共在大概率会崩溃的情况下没有崩溃,中共在大概率会向宪政转型的情况下没有转型。中共会向何处去?中国会向何处去?我期待在有生之年,能看到答案。
言论自由与否是文明社会与野蛮社会的分野,言论自由及其包含的传播自由是人权的核心,这早已是今日人群里的常识,压迫者、被压迫者孰不明白这点!扼死言论自由的唯一作用就是它是强盗政治的命脉,它能扼制出一个死的社会,却是喝血政治的活命要诀。
让更多的人明白非暴力抗争的有效性,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对权利的维护中,最后的结果将不言自明。无法预料中国政治变局将以什么方式展开,但非暴力抗争的作用终将显现。这需要人们耐心而扎实的努力,而不是对非暴力抗争的否定。
在问及中国问题之解的时候,许多朋友都回答我:强权就是答案,中国不可一日无强权。然而,我要说:强权不是答案!
就中国来讲,阻碍政治民主化的最基本因素,应该是执政党领导层的意愿和抉择,即他们不愿意改变现存制度(而失去权力或怕秋后算账)。当然,制度与政治文化等环境因素也严重框限中共领导层的思想与行为,使其不得或难以越雷池一步。
中国那些对美国资本主义恨之入骨的“左愤”们,对主张私有制,主张人权的民主自由人士常常漫骂围攻,声势铺天盖地。可你们支持过讨薪工人的罢工吗?富士康出现工人自杀,去砸过郭台铭的场子吗?声援过那些不愿土地被低价征收,却被武警包围起来的农民吗?
人们注意到,许多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情绪和情感要比在日常生活中远为夸张、激烈和极端。而且,大多数这类没有自我节制的情绪或情感都是负面的,故意要对他人造成伤害。 带有敌对、仇恨、鄙视、嫉恨情绪的言论经常诉诸尖酸刻薄、恶语伤人和愤世嫉俗的暴力语言,既是粗暴和粗鄙的,也是犬儒主义的。犬儒主义经常借助夸张的情绪宣泄,是一种被情绪性看法左右和摆布的生活态度——看穿一切、看透一切、绝对怀疑、对什么都不再相信,以及由此而来的极端功利主义、道德虚无主义、鄙视是非判断、假面扮相、说一套做一套、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 乔恩·埃尔斯特(Jon Elster)在《心灵的炼金术:理性与情感》一书里指出,“情绪”...
中国的历史庶几就是一部野蛮战胜文明史,从最早的炎黄之战,到商周之交;从秦政一统天下到宋元明清。那样的历史在清末民初是革命取代改良,然后是国共相残的草莽打败乡绅。这部历史演变到八十年代,则是那具叫做党天下的僵尸压死了摇篮中的改革。
中国房地产高烧不退,土地财政、银行信贷政策、投机炒作等,固然是重要原因,却不是根本原因。地主思维创造了超出有效需求N倍的房屋购买力,才是房地产“泡沫”迟迟不破的根本原因。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