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亡国之君的下场都不怎么样,但崇祯尤其惨。但是,他的下场,跟他当初的选择,是有密切关系的。大厦将倾,有力者想要挽回,不是不可能。但是,恰好挽回者是崇祯皇帝朱由检这样年少轻狂之辈,他所做的,不是挽回,而是加速倾倒。
关心政治,乃至于参与政治,一种公民政治本身,是生而为人的人性,是启蒙了的国民的公民自觉,更是法律人天然的禀赋,而构成了法律从业者须臾不应忘怀的天职。现代治理是一种法律治理结构,而法律治理,是法律人的治理。
历史证明,这种看似宏大的经济体制导致了一系列病态的经济学现象:首先是体制的过渡干涉,导致企业大面积国有化,私人企业发育缓慢,其次是无所不在的官僚主义现象。最后是各种利益群团几乎绑架了国家。胡鞍钢会理所当然地输掉他的人生,正如我们也同样会走进一种不可抑制的大败局之中。
提升共同底线,就是降低对缺德行为的总体容忍度。如今,国人的共同底线是:不能容忍长生生物、武汉生物疫苗造假的缺德行为。现在,让我们来点头脑风暴,不妨试想这条底线会往上一步步提升。提升底线要靠谁?主要靠国人自己。思想的觉醒,观念的变化,问责意识和权利意识的增长。
维稳从政治领域的角度观察,在事实上能够形成的恰好是中共政权的非法性,同时,中共越来越规模化的维稳形态必将导致维稳序列的溃败,这是一种无限细分的衰败过程,意味着维稳的最后必然会变成除习近平之外所有的大陆人口将由执行维稳、观看维稳到被维稳。
从历史上看,在经济危机中受到损害的既有穷人也有富人,但不同阶层的人所受到的实际影响,却各有其特点。大体可以说,在经济危机中,富人在财产上的损失最大,穷人受到的冲击最强烈,而中产阶层最惶恐最焦虑。
近年来各类所谓社科项目之造神运动与领袖崇拜,反现代,逆潮流,匪夷所思,恬不知耻,丢人现眼,更不论矣!凡此种种,太作了,太过分了,而过犹不及,只会把我们带回那个人人觳觫苟存的酷烈人世也!话说完了,生死由命,而兴亡在天矣。
为了中华民族的真正进步,政府再也不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应以“人权进步为中心”。因为人权进步不仅可以带来真正有效率可持续的发展,而且可以使经济发展走在正确的路上,即走在为了增进大多数人幸福的路上。
对今天的中国政府而言,经济就是政治,经济还是服务于政治,它是为了保住政权才大力推动经济发展的。如果我们还不加紧推动政治改革,又如果经济形势恶化,许多民众不明就里,以为那都是市场经济之过,是西方帝国主义之过,反把真正的祸首当作救星,病急乱投医,在危机关头再一次拒绝正道又入歧途,事情就严重了。这种危险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必须坦白承认,刘晓波绝非完人(这世界上哪有完人?);不仅不是完人,他的缺点实在是太多了——但我在这篇文章里不想谈这个问题,我只想纠正目前最流行的两种误解:一种是把他美化成神,另一种是把他丑化为魔,而这两种解读都是片面之论。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