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向强权说“不!”

以前总是抱怨日子过得太快,从7月10号起,每一分钟都在煎熬。家被搜查结束时,我想着再难受,也不会超过48小时。等足这个时间,我就请律师会见和平了。事情的发展超过我的预料,我这个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家属,觉得我知道的法律知识,统统不管用了。 我着急了,只好去天津找人。第一次我去天津,连公安局刑警队的门都迈不进去;去看守所查人的下落,也是一无所获。第二次是人失踪后的第八天,因为有律师随行,终于走进了公安分局的法制处。被告知人不在他们分局,让我们去禁毒支队看看。还好,在禁毒支队遇到了一个特别高大魁梧的警察,相对客气的态度把我们一干众人让到了会客室,关上门。我心里却突然不争气的紧张起来,...
和平被警方无手续带走后,我们从开始的等待警方给拘留文书,到48小时后的主动寻找。被告知都是“不知道”。再后来听说有律师的未成年孩子被警方带走,我再也无法镇定了。 把孩子们送进车站进站口,我的眼泪控制不住。儿子并不想走,我说如果你留在北京,我出外不能带着妹妹,把你跟妹妹放在一起,你们两个都未成年。坏人来了你可以打110,但如果是警察趁我不在家要把你们带走,110管不了。至少你离开北京,在老家有大人陪着。这话我也是安慰自己。 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到哪里真正能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呢?女儿被老家的狗吸引走了注意力,儿子已经15岁了,经历了四个小时的抄家过程,明显的沉默下去了。儿子被劝走了,我为了活跃气氛...
考拉,本名赵威,91年出生的姑娘,今年仅24岁,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新闻专业,大学开始就从事于公益活动。2014年10月起任著名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助手,从事法律维权工作,参加过“平冤大蓬车”、“江西高院门口律师捍卫阅卷权”等维权活动。 考拉于2015年7月10日被北京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并抄家,至今无任何拘留通知及手续,也不知道人被关在哪里,家人也无从探视。 我们认识的考拉正直善良、勤奋努力,她的志向是做个律师,能够去帮助在司法中得不到公平对待的弱势群体。她原本准备参加今年9月份的司法考试,但是现在已经失踪14天。 考拉的爸爸妈妈和朋友们都非常担心考拉,...
和平个头不高,才164cm.因为太辛苦 十年前头发就白了一半。一直染发,最近半年不再染了,戏谑说真相从"头"开始。 和平在我看来,是个思想型的人。因为他话不多,大多数时间在阅读,在思考。 我印象最深的是十多年前,他接了河南林州的一起杀人案的辩护。他急需要最高院的一个司法解释的册子,但是那时网路不发达,而第二天一早就要去林州。当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和平打电话给法律书店的老板,説服那位老板去开了书店的门。 和平的敬业,执着,不怕麻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每次提到他这件事我都佩服的不得了。常对儿子讲,你老爸就是因为坚持,认真,所以能做好。很多次,有小区的邻居知道他是律师 ,上门咨询 。...
贪官污吏,有特权的人们不会相信法律,也不会在乎律师是否存在。因为他们生是组织的人,死是组织的鬼。而平民百姓却愿意这个社会有序,有规矩。不管是经济纠纷、离婚案件,还是涉及到刑事侵害,以前或许都会去找关系、找后台,而现在人们大都首先想到的是求助律师。这是社会的进步,平民的觉醒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律师成了高风险职业,我的三位律师朱久虎、许志永和张星水,其中朱久虎、许志永都曾经被捕,朱久虎已经出来了,许志永还在监狱里,张星水信了佛教。现在看到杨金柱律师赴京的这段声明,确实担心他身陷囹圄,所以我想发个声明:我不会赞助杨金柱,但是我会赞助下一位给杨金柱辩护的律师,如果将来谁给他辩护,我会赞助十万元...
王宇律师代理我父亲(我丈夫)范木根的辩护,王宇律师坚持原则,她不怕压力,依法辩护,他们律师从没指使我(我的家人)做任何违法事情,我父亲范木根被一审判八年,我全家感谢王宇律师的一份努力。 特此声明 声明人:范木根之子范永海 范木根之妻顾盘珍 2015年7月18日 原文链接: http://xgmyd.com/archives/20096 | 新公民运动
亲爱的父亲母亲: 儿子在此给你们二位磕头了,儿子不孝。 我不但无法让你们安度晚年,不但不能让母亲享受-个完整的中医治疗的方案,反而把你们带到北京,给你们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你们或许通过官方的渠道了解到我们的情况,特别是我的情况。 无论那些被操纵的媒体把我们描述和刻画成多么可憎、可笑的人物,父亲母亲,请相信你的儿子,请相信你儿子的朋友们。 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 从事捍卫人权的工作,走上捍卫人权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来潮,隐秘的天性,内心的召唤,岁月的积累,...
隋牧青律师在担任我先生王清营(“唐袁王”唐荆陵、袁朝阳、王清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件辩护人时,隋牧青律师忠于司法正义,不畏强权,勇于为了当事人合法权益而抗争, 披露了很多当事人王清营在看守所遭受非法虐待的违法行为,也大胆发声为王清营争取基本人权。 6月19日广州中院庭审时,当有司在法院门口非法拘禁家属,限制家属旁听权利时,他在法庭上据理力争家属旁听权利,让我和唐荆陵太太得以进入法庭旁听。庭审过程中隋牧青律师保持冷静,由于法庭违反程序强行推进庭审,我们无奈之下解除辩护关系。案件侦查到审理,隋牧青律师一直要求我们遵守法律,不要做任何违法的事。我们全家都感谢他为当事人王清营所作的帮助。 特此声明...

页面

订阅 向强权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