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论自由

人权观察 和 大赦国际 发起、 中国人权 及其他70个非政府组织联署发表致谷歌的公开信,敦促谷歌放弃为中国市场开发审查版搜索引擎项目。 OPEN LETTER: RESPONSE TO GOOGLE on PROJECT DRAGONFLY, CHINA AND HUMAN RIGHTS To: Sundar Pichai,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Google Inc cc: Ben Gomes, Vice President of Search; Kent Walker,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Global Affairs;...
在当今,我,一个异议分子中的作家,只有拒绝使用中国产的智能手机,拒绝安装来自中国的电脑软件,在民主台湾和西方各国出版作品。更重要的是,不要退缩,不要沉默,继续为他人的自由而奋战吧,并在这种经常失败的奋战中,获取记录这个时代的激情。
思想定罪,历来都是专制独裁者“治人”的一大妙招。我们党国的法官更把这一思想,活学活用,发挥到了极致,我这二十多年马拉松式的申诉上访,跨世纪的据理力争,其目的,就是要永远坚持我对民主、自由、人权的信念,永不向专制低头,至于成败得失,则在所不计耳!
中国媒体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国际舆论也在唱和与反思。“西单民主墙”是这段历史中最重要的部分,不仅不应该被遗忘,而且应该作为历史的丰碑竖立起来,被怀念,被瞻仰,被继承,让它作为希望之光,照亮中国以及中国所影响的世界的未来。
今年是是西单民主墙40周年,标志着中国现代民主运动的开端。当今中国社会无孔不入的监控和政府对异见的全面打压让街头再现民主墙变得几乎不可能。即便如此,互联网上出现了另一面“民主墙”。
“只有在天足够黑的时候,你才能看到星星。”香港许多人还在为民主奋斗,并以非暴力的方式抵制北京日趋严厉的镇压行动。我们可能无法阻止威权主义的前进。但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至少减慢它的速度。
出狱后的郭泉与母亲 1 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人能为自己以及别人叫屈。此谓,不平则鸣。 2 语录这个词,并不是什么伟人的专利。从字义看,语录就是语言的辑录。由于党文化对自由思想的禁锢,语录成了伟人的专利。但是,中国古代有朱熹语录,王阳明语录等等。那么,平民百姓有自己的语录有错么。语录,这个在古代稀松平常的词,为什么在当代新时代却成了伟人的专利。将被颠倒的思想语言颠倒过来,社会就前进了。 3 去年在监狱得知杨苏萍同学在美国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中盛赞美国清新的空气,被少数极端分子诬陷为辱华言论。美国国土面积与中国相当,人口却只有中国的六分之一,空气清新理所当然。...
所谓的艺术归艺术,政治归政治这样的说法,就更不能登大雅之堂了。问题在于,最经常让政治介入艺术的,难道不是中国共产党吗?艺术要为政治服务,这可是中共文艺政策的核心主张。当大家把傅榆讲话风波上升到统独议题并为此面红耳赤的时候,我要提醒大家一句,更重要的,是言论自由的问题。
“哪有先生不说话”,这句话令人感动,感伤,也令人振奋。像许先生这样的敢于说话的人,在今天的中国还是很少,但是反抗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只要有这样的少数的存在,自由的火种就存在;只要火种还存在,星火燎原的可能性就存在。
值此八面来风时节,欲令天下无声,惟剩诺诺,何其愚妄,何其滑稽。毕竟,身役教书匠,如八十多年前适之先生所言:“哪有先生不说话?!”而说话就得让人听见,才能构成对话与交谈,让我们摆脱孤立的私性状态,获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

页面

订阅 言论自由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