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山西疫苗事件距今天已经八年时间了,这八年,我经历了人生各种起落和变故。就像坐在一艘大船里,自己完全无力左右命运,只能跟着大船起起落落。然而,我们何尝不都在一艘大船里,看起来船决定着我们的命运。事实是:船里的每一个人,决定着船的命运。
从历史上看,在经济危机中受到损害的既有穷人也有富人,但不同阶层的人所受到的实际影响,却各有其特点。大体可以说,在经济危机中,富人在财产上的损失最大,穷人受到的冲击最强烈,而中产阶层最惶恐最焦虑。
我们的愤怒其实挺可笑,只对失效疫苗愤怒,只对黑心厂商愤怒,只是有选择的愤怒,我们对监管不愤怒,我们对审批不愤怒,我们对删帖不愤怒,我们不是不会愤怒,我们只是懦弱。请给我来一针岁月静好疫苗,我已不想愤怒不愿愤怒,因为愤怒的事不会停歇。请给那些想移民的人来一针爱国疫苗,别让他们跑了,留下来跟我一起建设祖国。
必须坦白承认,刘晓波绝非完人(这世界上哪有完人?);不仅不是完人,他的缺点实在是太多了——但我在这篇文章里不想谈这个问题,我只想纠正目前最流行的两种误解:一种是把他美化成神,另一种是把他丑化为魔,而这两种解读都是片面之论。
晓波先生的生前与身后的中国面临的课题仍然是如何在中国落实普世价值。没有敌人的晓波先生被敌人所害死的事实昭示着普世价值中国化的艰巨。那么今后如何完成晓波未竟的事业,就是一切纪念晓波活动时要回答的问题。
今年6月1日,我前往一个饭店与刘霞秘密见面。我感到她当时处于严重的恐惧与焦虑当中。她的焦虑是对于中国政府是否会允许她自由出国旅行休养心中没底。更让我担心的是,她好像不时被一种强烈的恐惧感袭击。她会搂住我的脖子,低声说她不能回答我的一些问题。这让我想起2012年12月28日我们推开保安冲到她家里看望她时的那种惊恐和焦虑。
维权的道路非常艰辛,你也是幸运的,有太多、太多的人们在关注你。我在为你努力的维权路上也并不孤独。非常感谢大家对余文生律师的关注与帮助。希望在困境中的你,千万要学会照顾好自己。我也会在为你努力维权中,尽力去照顾好咱们的孩子、父母。
争取人权自由是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这便是高智晟们在困境里仍不屈不挠地坚持着的伟大价值所在,这也是国际正义力量坚定地支持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伟大价值所在!
今天,咱们分开1095天了。咱们结婚六年,分开三年。全璋,为了你,我什么困难都不怕,你也要为了我,坚强的活下来啊!
(一) 据网上新闻披露,2018年6月1日,中国央行突然发布一则消息:人民币发行不再依靠美元,用次等企业债券支持人民币发行。这是央行第一次对无锚印钞的公开确认。 其实,中国早在几年前就己经开始无锚印钞了,这根本就不是新闻,全世界都知道,唯独中国老百姓不知道(他们生怕你知道!) 。中国过去的印钞,全是以美元(外储)为锚,来确定基础货币(主要是M2)的供应量,假如汇率是6,你有1美元,你可以印6元人民币,如果有100美元,你可以印600人民币,如果后来你手中的美元减少到50元,你就要回收300元人民币回来,否则就要发生通货膨胀,这就是以美元为锚印钞。 如果你还没明白,我再举另一个例子,...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