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近三十年来,天安门母亲群体一直是中国人民的良知,也是抗拒当局强制性失忆措施的最有代表性的象征。”多年来,中国人权一直支持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正义抗争,发表和翻译他们的声明、公开信和各种相关材料,使他们能够进入英语世界,扩大国际社会对他们诉求的认识,支持声援他们的合法要求。明年将是1989年民主运动三十周年。在此之际,中国人权促请国际社会坚持原则性立场,反对中国政府对真相、历史和人权的强暴,包括再次呼吁当局必须对“六四”镇压行为负责。
在“六四”29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
站在时间的诅咒中/那个日子格外陌生/给我临终前的勇气/呕出一个时间的诅咒/五十年的辉煌/只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
毋庸讳言,在「六四」二十九年后的今天,中国的民主化前景似乎比过去更黯淡。在这样的时刻,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怀抱希望。一切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更没有理由灰心,更没有理由失望。我们要坚守希望。在人世间,希望就是最大的力量。
“六四”惨案虽然已成为历史,带来的灾难并没有终结,伤口也难以愈合。 ——天安门母亲致习近平的 公开信 ,2018年6月1日 1989年,中国政府对全国的民主运动实施了血腥镇压,在北京杀害了成百上千的手无寸铁的平民,其他城市的抗议活动也遭到严厉打击。中国政府不仅一直卑鄙地否认屠杀的事实,而且声称把抗议活动说成民主运动是“歪曲事实真相”,将其定性为“政治动乱”,并坚称在当时采取及时果断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确的。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国内采取各种强迫遗忘措施,以抹去人们对“六四”的记忆:当局从来没有对镇压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学生、教师、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为承担责任;...
这本诗集展示了当代汉语诗歌直面极权主义灾难时所能达到的深度与广度,是对二十五年的“地下写作”的一次彙总,必将啓发更年轻的一代诗人向更深更广的领域探索,也将成为未来的六四博物馆中一份不可或缺的史料。
几天后就是六四屠杀29周年,然而,在国内看不到任何有关“六四”的信息,每一个中国公民依然无法了解“六四”惨案发生的真相,经过29年政府对国民的封锁、有选择性地遗忘,好像中国首都北京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残暴和血腥。
在“六四” 29 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二十九周年。 1989年那个不平静的夏天,北京天安门广场枪声及坦克履带的隆隆声,打破了所有人的梦想,民众反官倒、反腐败、对民主自由的诉求,竟然换来了一场血雨腥风。 当局动用数十万全副武装的野战军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及广大市民,用一场血腥的大屠杀确保所谓的国家稳定和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 这是一场反人类的罪行,严重影响了我们国家的声誉。 一夜间,我们的亲人被枪杀在十里长街,从此巨大的伤痛伴随我们一生。“六四”惨案虽然已成为历史,带来的灾难并没有终结,...
如果一定要为自己找一个思想转变明显的点,我会选择十年前的大地震。那场撕心裂肺的悲剧和随后歌舞升平的奥运会,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无数尸骨堆积的血泪,连同雪灾、药品污染、金融危机、三聚氰胺构成了记忆中的裂变之年。如果说之前只是不满和质疑,那之后,只剩下永不回头的厌恶。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万万劳动者的“视同缴费工龄”,致其晚年因“工龄归零”而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之境。他们为此联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开其推行此政策的现行法律授权和法规依据的信息,但被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拒绝;2018年2月22日,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规定,接案后拖延不作为,致使本案无法上诉;联署代表从3月22日起通过北京诉讼热线多次向北京高级法院投诉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违法行为,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为此,他们向最高人民法院、...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