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水平低下的蔡奇在北京捅了一个政治上的大娄子,他自己没有半个字的自我检查,中央也没有一个人出来对其进行批评和纠正。如果要追究蔡奇的责任,势必就要涉及蔡奇一路高升的幕后推手,这样就会涉及最高领导人的威望。所以蔡奇是动不得的。任何追究蔡奇企图都会被视作对最高领导人政治权力的挑战。
四川省蓬安县失地农民陆大春向“党和政府各位领导人”发出公开建议书,要求责成蓬安县县委县政府,按照四川省政府关于征地的有关规定,办理被征地农民的农转非等手续,补发被征地农民所应有的社保金,解决他们最基本的生存难问题,以结束其无止境的艰难上访;要求为蓬安县征地拆迁执行情况成立专案组,查证蓬安历任县委书记在征地拆迁中所涉及插手土地和工程以及坑害被征地拆迁农民等重大违法犯罪行为。建议书控诉,蓬安县河舒镇尖峰社区三个社的400亩良田耕地被强征,而当地政府未按照补偿安置协议补偿安置被征地农民,导致422名失地农民如今面临“种地无田、上班无岗、社保无份、创业无钱、最基本生存难、长期上访、阻拦工程、...
根据国际惯例,凡是给患者输血感染艾滋病毒,都无一例外追究责任直至刑责。可是河南省不制裁河南血祸元凶,却把板子打在受害者身上。卖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几十万受害者无论怎么告状,没有一例打赢官司,而河南血祸责任人却被带病提拔赏给“顶戴花翎”。
湖南桃江县第四中学今年8月发现肺结核疫情,近日政府通报有“90例确诊,10例疑似”。受部分患病学生的家长邀请,八名广东律师自发组成“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律师服务团队”,依法代理维权。律师团在公告中说,该次疫情在国家卫计委高调介入后,似未得到有效控制,确诊病例还在增加;部分患病学生的医治处境并未得到明显改善,其中不乏因家境贫困无法住院治疗者;事件发生四个月之后,仍未见有关部门进行分级定性,究果查因并问责。律师团将根据查明的事实,依照现行的法律,及时向相关层级政府直至国务院提出代理意见和处理建议;将为患病学生提起行政诉讼、申请国家赔偿和提出刑事控告;亦会适时向国际红十字会和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机构,...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王范地先生因心脏衰竭于2017年12月8日上午9点51分去世,享年84岁。王范地先生是1989年“六四”镇压中遇难的北京月坛中学19岁高中学生王楠的父亲,28年来一直坚定不移地和群体一起走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寻求公平正义的道路上。
“功能”将各种城市和农村分为三六九等,经过计划年代的人应感觉似曾相识,本质上是新的城乡隔离。迄今为止,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靠歧视、隔离或压抑追求美好生活的自由而走向富强的,中国也不会例外。中国要获得健康发展,再也不能走城乡隔离的老路了。
中国的确成功建立了举世无双的独裁制度,大多数绝望的人口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为政府解释以及宣扬其成果,自己的苦况不敢怪政府,甚至把欺压者视为恩人,堪称全球「最成功」的独裁制度。
社会达尔文主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它把在自然界是中性的法则拿来掩盖由权力关系决定的过程,用结果肯定过程,抹杀基于权利和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和维护这个不平等的暴力、欺诈和压榨。它甚至跳过论证,直接告诉你现状就是论证,所以它本质上是为现实的权力关系辩护的逻辑。
月亮从南边的天空升起来,这是北京冬天少有的晴朗夜晚。而皎洁的月光之下,人们仓促而张皇地迁徙,像刚刚经历一场瘟疫、地震或战乱。广场上的车和人逐渐减少,愈发寂静,狭长的三层楼房A座公寓里,正面的几十个窗口,亮着的灯渐渐只剩下一个。这有些像历史电影中,犹太人被赶往奥斯维辛之后,空寂而破败的隔离区。
这不仅是对底层民众严重的次生灾害,有违起码的公平正义;更大危害在于,它会遮蔽政府责任,掩盖悲剧的真实原因,从而导致悲剧不断重演。任何一个有公共关怀、有责任心的公民,都决无可能容忍,必须旗帜鲜明地抨击和抵制。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