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因房屋遭强迁、土地动迁而上访、状告政府的上海维权人士韩忠明和前妻童莉雅,于9月22日开始被8名不明身份的外地人员在临时住处的楼道和大门口站岗,并被24小时贴身跟踪。2017年10月7日中午,韩忠明坐监控车辆外出办事访友后失踪,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家人报案,派出所以各种理由推诿,拒绝立案。近几年来,上海各区聘用外地无业人员做安保、特保和协警,一旦出事,政府即以“临时工”为由逃避职责,而公安则以没有证据或找不到人为由不予立案和追究。 上海聘外省人管控韩忠明,失踪后报警被拒立案 马亚莲 原上海黄浦区半淞园街道居民韩忠明和童莉雅,于十多年前房屋被强迁后走上维权路,在长期艰难困苦的生活重担和政府打压下...
原以为,呼吸着雾霾、喝着脏水毒水、得着怪病或受着怪病威胁的国人会义愤填膺,对揭露污染的年轻人热烈支持,至少深表理解、同情。错了,他们不愿意听到真相,热烈地群起反对!我看见了一种比癌症更可怕的精神疾病。我们先是被灌输、被强制、被意识形态、被习惯,渐渐变为自觉,最后渗透到心灵深处,化为我们强烈的感情。
中国政府高调宣称“金融去杠杆”,结果却“发现”杠杆最高的地方,恰恰是在正规金融系统之外、且很难被监管的影子银行系统,而这个影子银行系统恰恰是正规金融系统培养出来并授信的。
鉴于近年来屡屡发生狱中良心犯在被羁押期间不明原因的去逝,或者直到生命奄奄一息之时才被保外就医,民间有必要建立起问责机制,从追踪个案开始,调查、了解良心犯在监狱里的生存状况和身体健康状况,再也不能无视狱中良心犯们的健康和生命安危。
那一顿晚饭,虽然嚼的是像木渣一样的陈腊肉,喝的是苦涩的稀菜糊,但那是我一生吃过的最好吃的肉,喝过的最好喝的粥。事隔整整几十年了,父亲也离开我们很多年月了,但这件事我仍记忆犹新。我一想起那一顿饭,父亲那慈祥的面容就浮现在我眼前,禁不住流下泪来!
我知道将被重判,但我永远不会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及今天的选择而后悔。只为连累家人,只为自己做的太少,而愧疚自责。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栽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关于港独,它既不是中共或梁振英,更不是美国、英国或西方的“阴谋”所人为造成,当然也不全是(并且主要不是)中共反对香港民主化的蛮横政策或梁振英政府执政不当的错误所意外触发,而是香港长期以来特殊的历史遭遇、政治地位和文化氛围在当前特定的政治社会条件下的特殊产物。
鉴于2017年张军任职司法部部长以来,各地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采取约谈、威胁、恐吓、不给律师盖年审备案章、扣押律师执业证等方式对付那些拥有正义感的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公然破坏中国法治,余文生律师特建议最高检察院依法调查张军是否具有滥用职权的行为及责任。余文生律师在建议函中列举了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律师受到打压的10个案例。 刑事调查建议函 调查建议人:余文生,1967年11月11日出生,北京市人,律师,住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栋107室。 被建议调查人:张军,司法部部长。 调查事项:滥用职权 事实和理由: 2017年自张军任职司法部部长以来,全国各地司法行政机关继续采取对律师群体高压管控,...
因在网上发表言论,称毛泽东为“毛贼”、习近平为“包子”等而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的山东招远市网民王江峰,在其一审判决生效之日,收到法院《再审决定书》。“决定书”称法院院长发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启动再审程序,对案件进行重新审理。但是,担任本案再审审判长的招远法院副院长王春东却要求王江峰写认罪书及不再上访,并指派社会刑满释放人员王某某参与提审王江峰,要求王江峰“认罪”、“不委托律师”、“不上诉”、“不上访”;如果王江峰满足了这四条要求,就可以在再审审理时,将原审的两年刑期减为一年。为此,王江峰向招远市检察院提起对王春东的刑事控告,要求对王春东滥用职权进行刑事调查,...
这首诗是2010年刘霞写给狱中的刘晓波的;2017年7月14日,刘晓波死于肝癌的次日,此诗由刘霞的挚友在推特上贴出后在网上广为流传。 黑暗之路 刘 霞 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会离开我 独自走黑暗之路 我祈求再现那个瞬间 看看记忆中的画面 希望画面中的我 在惊恐发呆的时候 光芒绽放 可是我没有做到 只是紧紧地握住拳头 不让一点点力量从指尖流走 2010年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