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那是香港最奔放的时代,放肆就是它的座右铭。维多利亚港前的大厦,每一块玻璃窗,仿佛都闪耀着传奇。大厦后的街巷内,多少江湖故事在发酵。一切都已离很远,一切都已过去很多年。我们与香港终于不告而别。
香港一直以来,即使在主权移交之后,是有法有天的。但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在1999年第一次解释《基本法》,天对法的规限就在减弱中。到最近全国人大常委会就一地两检的决定,可以说香港已正式进入了有法无天的时代。
我曾和许多人一样,认为中国在开启一个具有新观念、新价值和新文化的充满活力的时代,一个适合其超级大国地位的时代的同时,可能会稳步进入一个自信的、更加开放的状态。但当我在去年结束我在中国的工作时,我已不再这样指望了。
经过32年的发展,台湾议会文化渐趋成熟,香港却反而倒退。民主派之所以需要采取拉布、点人数等被动的抗争手段,乃是迫不得已。中共已透过他们挑选的特首和保皇党在港实行一党专政了!
主权移交二十年,香港的情况已经随著国际形势急转直下,和以往的「东方之珠」距离愈来愈远,邓小平当年曾经说过︰「中国人的说话是算数的」,然而真相就是,中国人说话从不算数,而香港变得愈来愈陌生。 台湾三名学者来香港的中文大学,出席《殖民香港︰由英殖时期到特区年代》的学术研讨会,曾任日本早稻田大学副教授、现为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的吴睿人,与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吴介民,两人竟被中共拒绝入境,这显示香港的出入境自由已经倒退到,不但社会运动者会禁入境,英国保守党的政治人物被禁入境,甚至连学者研究香港的政治议题,只要中共不喜欢,就会立即禁止入境,那么香港还余下多少的学术自由呢?...
与梁振英引入中共斗争政治、好勇斗狠而民怨沸腾相比,林郑不谈民主不谈港独、只谈经济只谈民生的策略更具欺骗性。所谓民生是最大政治只是中共帮闲文人所宣传的一套统治策略,连中共领导人也未敢如此自欺欺人。
在香港终审法院对是否允许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和罗冠聪就其判刑提出上诉举行听证会的前一天,两名联合国专家敦促法院 “遵照香港所应承担的国际人权法的义务”来审理他们的案件。 “我们担心,如果他们的案件维持原判,将会扼杀不同意见的表达、抗议的权利和人权捍卫者的整体工作。” 专家们在一份声明中说,“言论自由和和平集会的权利保护人们,特别是那些分享不同意见的人。” 今年 8月,黄、罗和另一位民主活动人士周永康在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成功地要求复核三人的判刑后被改判为6-8个月的监禁。他们三人因在2014年抗议中的活动最初被判社区服务。香港律政司坚称刑罚过轻,向上訴法庭提出复核。...
中国人权 翻译 ( 英文原文 ) 日内瓦(2017年11月6日)——一个联合国专家组敦促香港在11月7日开庭处理三名担任领导角色的民主活动人士就其刑事定罪提出的上诉许可申请时,履行其对人权的承诺。 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因在2014年香港支持民主的“占中”抗议活动中担任的领导角色于今年8月被判6-8个月不等的监禁。黄、罗后获准保释,等候上诉。 专家们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我们促请香港终审法院遵照香港所应承担的国际人权法的义务来审理黄、罗和周的案件。” “我们担心,如果他们的案件维持原判,将会扼杀不同意见的表达、抗议的权利和人权捍卫者的整体工作。” 他们补充说:“...
年轻人总是走在时代的前面,因为年轻人敏感。如果香港没有真普选,香港就没有光明的未来,年轻人就没有希望,中共这只庞大的红色恐龙,一步步渗入香港,挤压香港自由空间,年轻人们做的,并不是暴动,也不是颠覆,更不是革命,而是抗命,是抗争,是守护自己的自由空间。
如果人民都生活得很幸福,有充分的自由,不会随时被权力侵害,谁会去反对统治者呢?谁会去分裂国家呢?人民起来反对统治者是为了追求美好的生活,有充分的自由,不会随时被权力侵害,如果这最终导致了国家的分裂,那也只能是顺其自然。与其让整个国家的人都在专制的迫害下生活,还不如让一部分地方的人分出去享受自由美好,让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页面

订阅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