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互联网

舜,是中国传说历史中的人物,是五帝之一,也是我的名字。其实一开始父母给我的名字是“信”,一个日本电视剧“阿信的故事”里面的主角的名字——父母希望我可以像那个主角一样,遇到挫折不放弃,为人生目标独立奋斗;但由于“信”多用于女生,所以我爷爷就为我选了一个更有霸气的名字。 1990年出生在广州的我,处于一个经济与社会高速发展的年代。独生子女的我究竟成为一个小皇帝,还是像我父母希望的那样,为人生目标独立奋斗呢? 因为当时我爸是警察经常要出差,而且我妈也要去上班,所以我的幼儿园是“存托”,也就是夜晚不回家在幼儿园里过夜的幼儿园。其实我自己是很不愿意留在幼儿园过夜的,因为夜晚不能够见到爸妈。...
李承鹏 《你删除得了世界,删除不了尊严》 一文可到转载此文的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上阅读。 视频:李承鹏2013年1月13日在北京新书签售活动现场遭人扔菜刀。转自土豆网
时至2009年年初,中国官方已经摸索出一套完整的互联网内容监管机制,对外用“长城防火墙”(GFW)拦截中国境外网站的“不良信息”,对内利用政府工作人员的直接审查和互联网运营商的间接审查相结合的机制控制境内网站的“不良信息”。 1 中国互联网新闻网站、论坛及博客等网站内容已经完全受控。
十八大前中国政局观察(八)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今年是中国的龙年,民间传统认为龙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对执政的共产党来说果然如此。王立军一脚迈进美国领馆后,在北京政坛引起轩然大波,本来有望在十八大进入常委的薄熙来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当局为如何处理薄的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党内高层内斗激烈,陷入六四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之中。
纳尔特·维伦纽夫 由中国人权翻译 2010年3月18日,一个匿名的网络攻击者发出了一封“ 鱼叉式钓鱼 ”邮件,看上去像是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群发给各个组织和个人的。攻击者的邮件藉着中国人权的信誉,怂恿收件者去访问一个已被攻占且带有恶意代码的网站。这种代码是设计来让攻击者最终完全控制访问者的电脑的。现在,这些有针对性的恶意软件攻击已十分普遍,进一步扩大了民间组织所面临的威胁。 介绍 互联网审查只是“社会控制系统”中的一部分,用以限制和控制信息在中国的流动。审查与监视两者的结合,目的在於对自我审查行为产生影响,从而使大部分人不会主动去寻找被禁的信息,更不用说去寻找避开控制的办法了。...
罗杰·丁高戴恩 由中国人权翻译 一、用户多元化 二、本地适用 三、可持续性网络和软件开发 四、开放式设计 五、分布式结构 六、上网安全 七、不承诺能为整个互联网加密 八、快 九、软件和更新易获得 十、不把自己作为翻墙工具推销 当越来越多国家对使用互联网进行镇压时,世界各地的人们正转而寻找反审查软件,以使他们能够进入被屏蔽的网站。这类软件也被称为翻墙工具,是为了应付对网络自由的威胁才被创造出来的。这些工具拥有不同特点,具有不同程度的安全性能。对用户来说,了解使用这些软件的优缺点十分重要。
赛斯•肖恩 由中国人权翻译 许多互联网用户都知道,他们在上网做很重要的事情时,应该注意寻找浏览器上带有锁头的图标。有些用户也很清楚,那锁头的标志应该表明自己的通讯是“安全的”--保密的,并且在某种意义上是经过验证的。保护隐私权的倡导者们一向对增加使用网络加密表示欢迎;谷歌公司推出的以HTTPS自动加密的Gmail、谷歌文件和可选择的谷歌搜索就是在保护用户隐私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最好的正面例子,这一加密功能可使用户在使用这些服务时不会暴露个人隐私。 1 当用户在网站名前输入“https: //”(或自动发送到一个安全的网站)时,可以看到他们的浏览器上会显示出一颗安心锁,这表明加密功能已启动。...
由中国人权整理 101 (101 错误, HTTP 101): 一个标准的错误消息,表示浏览器与服务器无法通信。 403 (403禁止访问): 一个标准的错误信息,表示服务器不允许用户访问请求的资源。 404 (404 错误, HTTP 404): 一个标准的错误消息,表示浏览器能够与服务器通信,但找不到网址所指的文件。反审查软件 (俗: 翻墙软件): 任何可以绕过过滤或其他审查方法的软件。频宽: 在给定的一个时段可用以数据传递的资源。 软件后门 : 利用计算机远程访问但绕过正常的身份验证或管理控制而获取受限制信息、同时不被用户发现的一种方法。一个软件后门可能是一个在目标计算机上的独立程序(...
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发展战略有什么样的表述?目前至少有三种版本:对外宣传的版本,政府内部的版本和面向中国民众的官方版本。从这三种表述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真正的发展战略规划、国际宣传策略,以及政府当局想告诉自己人民的是什么。 对外宣传版本 对外宣传版本是2010年6月10日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以白皮书形式颁布的《中国互联网状况》白皮书,除了有中文原版外,还有官方英译文本。这份政策文件提出了三个关键点:(一)中国政府将继续加紧对互联网的控制,互联网作为国家重要基础设施,属於“主权管辖範围”;(二)中国“保证公民在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和公众了解、参与、听取和依法监督的权利” ;(三)...

页面

订阅 互联网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